财新传媒
世界 > 国际新闻 > 正文

穆加贝:一个人的胜利

2008年07月09日 10:42 来源于 caijing
津巴布韦的选举危机并未就此结束。相反,它不过刚开了个头      

津巴布韦的选举危机并未就此结束。相反,它不过刚开了个头
  
  
在津巴布韦反对党领导人茨瓦吉拉伊(Morgan Tsvangirai)宣布退出竞选后,84岁的现任总统穆加贝在6月27日举行的第二轮投票中,以85%的得票率,如愿谋得第五个总统任期——自1980年津巴布韦获得独立以来,穆加贝及其领导的非洲民族联盟-爱国阵线(津民盟)已统治津巴布韦长达28年之久。
  这是一次被西方社会称为“单人竞选”的投票,穆加贝是惟一的候选人。6月22日,就在第二轮投票即将举行前五天,反对党——争取民主变革运动(MDC)候选人茨瓦吉拉伊宣布退出竞选,理由是不愿让支持者冒着生命危险去投票。此前,有大量报道称,执政党对反对党的支持者进行各类恐吓和暴力行动,甚至威胁生命。
  津巴布韦总统大选于今年3月29日拉开帷幕。首轮投票结束后,官方迟迟没有公布选举结果。反对党单方面宣布“胜利”。在一个月后公布的结果中,茨瓦吉拉伊获得47.9%的选票,超过穆加贝43.2%的得票率。但由于没有一位候选人迈过50%的首轮当选门槛,所以进入次轮投票。
  在两轮投票中间,不时有报道传出,穆加贝政府对反对党的支持者进行恐吓和暴力行动。在茨瓦吉拉伊退出并选择荷兰大使馆作为庇护所后,西方社会纷纷呼吁津巴布韦延迟选举,以保证选举的公平。但穆加贝坚持按原计划于6月27日举行次轮投票。投票结果不出所料,穆加贝“高票”当选。在选举结果于6月29日公布后数小时,穆加贝宣誓就职。
  然而,津巴布韦的选举危机并未就此结束。相反,它刚开了个头。
  
“不倒的穆加贝”
  6月28日,次轮投票举行后一天,美国总统布什便发出号召,呼吁国际社会对津巴布韦施以武器禁运的惩罚措施,同时提议对穆加贝政府的官员拒发签证,限制其出境旅游。他还决定在7月9日的联合国安理会上,力促投票通过武器禁运等国际制裁措施。欧洲也在考虑相同的制裁措施,包括冻结津巴布韦官员在境外的资产等。
  穆加贝同西方交恶由来已久。在1987年的宪法改革形成个人权力的集中后,穆加贝身边便形成了一个以他为核心的内部权力圈子,主要成员包括内阁部长、议员、高层党员、警察和军队高层。这使他的名声逐渐从早年的“民族解放英雄”转变为后来的“独裁者”。
  不过,真正引发矛盾和冲突的,是穆加贝激进的土地改革政策。面对1990年选举的压力,穆加贝宣布将大约1300万英亩的土地——其中一半为白人农场主所有——分配给无地农民,而且除农场地面设施外,一律不予赔偿。此举引发了白人农场主的抗议,伤害了三分之一以农业为主营业务的上市公司,英国、美国、世界银行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也予以指责,进而引发国际援助资金的断流。
  另一方面,原被认为是惠民政策的土地改革,也在执行中扭曲为少数执政精英攫取个人财富的途径。据统计,独立伊始,凭借殖民地时期的特殊政策,4500名白人农场主占据全国75%的肥沃土地,而700万黑人仅占有25%的土地。土地改革,使得穆加贝执政的前十年,有大约5.2万个家庭、41.6万黑人获得650万英亩的前白人土地。但全国有8%的土地在此过程中落入少数精英手中,而一些追随穆加贝的老游击队员并没有享受到改革带来的好处。
  穆加贝同西方的紧张关系,随着时间的推移进一步加深。2000年,穆加贝政府组织了一次对新宪法的公投,新宪法允许政府无偿强制性征收土地。但公投结果以失败告终。这使反对党及其外国支持者一度欢欣雀跃,连呼“穆加贝时代结束”。但在2002年上一次总统大选中,穆加贝以56%的得票率,超过茨瓦吉拉伊42%的得票率,获得连任。反对党及欧美指责选举存在舞弊,对选举结果不予承认。之后,欧美开始对穆加贝及其支持者实行旅行和经商活动方面的制裁。
    连年的经济制裁,加上过于激进的土地征收政策,摧毁了津巴布韦生产效率最高、提供该国绝大部分农产品的现代化农场,而依靠传统农具、植根于重新安置地和村社土地的黑人农业,无法在短期内完成对现代化农场的替代。其直接后果,就是素有南部非洲“粮仓”之称的津巴布韦在2001年出现粮食短缺,土地耕种面积减少6%。联合国粮农组织和世界粮食署去年对津巴布韦的调查显示,津巴布韦1300万人口中,大约有210万人严重缺粮,到今年一季度可能达到410万人。
    到今年总统选举前,津国内出现高达百分之十万的惊人恶性通货膨胀率,民生凋敝,失业率奇高,穆加贝支持率式微;另一方面,反对党领袖茨瓦吉拉伊卷土重来,实力比之六年前大有进步。他吸取了上一次失利的教训,深入到穆加贝的选民基础——广大农村地区竞选拉选票,颇有成效。西方观察家因此再次预测,此番选民们“用脚投票”将统治了津巴布韦28年之久的穆加贝选下台的可能性大大增加。
    但穆加贝再次没有让它成为现实。虽然外界难以确切得知此次津巴布韦选举的真实状况,但以首轮投票的结果和之后发生的暴力行动来看,穆加贝将面临一场极富争议,也充满不确定性因素的对峙。
    法国外长库什内在7月1日接受法国电视2台采访时已经强硬地宣称,法国作为刚上任的欧盟理事会主席国,同欧盟一起,态度非常明确,即“如果(津巴布韦)不是由反对党领导人茨瓦吉拉伊领导,这个政府就是不合法的”。
  
局势何去何从   
  不过,有分析人士指出,穆加贝屈从西方压力的可能性微乎其微。布什政府进一步的制裁举动也难奏效。首先,包括美国在内的主要西方国家已经对津巴布韦实施有多项经济制裁;其次,布什对国际社会的号召很难获得多数非洲国家的支持,在联合国也很难形成一致的意见。上述人士认为,津巴布韦局势何去何从,受多种因素影响,其中由53个成员国组成的非洲联盟(AU,下称非盟)的态度相当重要。
  碰巧的是,穆加贝刚刚宣誓就职,第11届非盟首脑峰会即按计划于6月30日在埃及红海旅游胜地沙姆沙伊赫召开。这使本不在讨论议程上的津巴布韦政局,取代了今年非盟峰会的主题“实现水和卫生的千年发展目标”,成为首要议题,这届峰会也因此受到特别关注。
  非盟峰会召开前,曾有包括赞比亚、坦桑尼亚、肯尼亚在内的部分非盟国家领导人公开谴责穆加贝,南非前总统曼德拉也称津巴布韦领导人为“悲剧性的失败”。美欧因此对此次非盟峰会寄予厚望,希望非盟能联合向穆加贝施压,即使不能通过制裁穆加贝的决议,至少也能在道义上孤立后者。
  但令美欧失望的是,非盟在最后通过的宣言中,既未通过任何制裁决议,也没有对穆加贝当选总统的“合法性”提出挑战,而是同意“鼓励穆加贝总统和争取民主变革运动领导人茨瓦吉拉伊进行以推动和平、稳定为目标的对话”。此外,“支持津巴布韦成立一个联合政府的号召;支持南部非洲发展共同体(SADC)起主要的调解作用”。
  中国一位不愿具名的非洲问题研究员表示,非盟的态度在意料之中。因为在津巴布韦问题上,非盟以及包括津巴布韦在内的14国南部非洲发展共同体是左右为难的。一方面,他们对津巴布韦的局势及穆加贝的政策确有不满,持续下去对他们也会不利;但另一方面,他们也对西方在非洲事务上的表现一直有所不满。
  非盟委员会主席让·平(Jean Ping)在峰会上就提出,“国际社会不要过于干涉津巴布韦危机”,“应该由非洲人来解决问题,不要过多的干涉”。
  不过,对于非盟提出的成立一个联合政府的号召,无论是穆加贝本人,还是反对党领袖茨瓦吉拉伊,目前的表态都排除了这一可能性。
  津巴布韦当前的局势,令人联想起去年底发生的肯尼亚总统选举危机。后者引发的种族部落骚乱导致上千人死亡,后在国际社会、非盟及前联合国秘书长安南个人的介入斡旋下,反对党“橙色民主运动”领导人奥廷加与在任总统齐贝吉最终达成联合执政的协议。齐贝吉继续担任总统,奥廷加则出任总理。
  不过,在观察人士看来,津巴布韦和肯尼亚的局势固然有相似之处,但也有很大的不同。总部设在南非约翰内斯堡的非洲风险咨询公司(Africa Risk Consulting Ltd.)合伙人塔拉·奥康娜(Tara O'Connor)介绍,津巴布韦没有肯尼亚那样严重的种族部落冲突问题;肯尼亚历史上多有联合执政的先例,而津巴布韦多年来由穆加贝“一人专政”。“目前(津巴布韦)的政治形势太过紧张,以至于组成联合政府基本不可能。”奥康娜说,穆加贝和茨瓦吉拉伊之间的“对立痛苦”要远远大于齐贝吉和奥廷加之间的。
  奥康娜的个人判断是,组成联合政府没有可能,可能的情况是,津巴布韦陷入进一步的瘫痪。由茨瓦吉拉伊领导的争取民主变革运动,在今年3月29日与总统选举同时举行的议会选举中赢得多数席位,茨瓦吉拉伊可以通过议会这一平台对穆加贝的各种政策加以“合法的阻碍”。
  但奥康娜提醒,穆加贝是一个“极端聪明、有战略谋略的人”。“没有人应该低估他,他可能会做出让世界惊讶的事情。”█
  
记者黄山、王欢对此文亦有贡献

版面编辑:运维组
财新传媒版权所有。
如需刊登转载请点击右侧按钮,提交相关信息。经确认即可刊登转载。
推广

财新私房课
好课推荐
财新微信

热词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