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海地地震亲历日记

2010年01月18日 19:39 来源于 财新网
离下班时间只有十分钟的时候,地面毫无征兆地开始剧烈摇摆。我迅速躲到了桌子底下,希望这小小的桌子能够抵挡落在它上面的两层楼的压力

  【财新网】(海伦•霍金)海伦•霍金(Helen Hawkings)今年36岁,英国中部德比人。她是国际机构乐施会(Oxfam)的工作人员,从2009年7月底开始驻海地从事飓风灾后重建工作。海地大地震时,她正在海地,亲历了地震惊心动魄的一幕,随后她和同事一起展开救援工作。

  1月12日

  这本来是我在办公室里平静的一天:电话会议、撰写报道以及跟在身旁打转的蚊子们做斗争。

  离下班时间只有十分钟的时候,地面毫无征兆地开始轻微晃动,而且很快变成剧烈摇摆。我感到脚下从没体验过的地面剧烈摇晃,我跑向门口,但还是没能出去。我迅速躲到了桌子底下,手抱着头,顶着桌子。希望这小小的桌子能够抵挡落在它上面的两层楼的压力。如果我被数以吨计的残骸压住,我将何以逃生?难道这就是我的结局了吗?

  很快,剧烈晃动停止了,我蒙上了一层灰尘。我在办公室的瓦砾中爬行,终于成功地逃到街道上的安全地带。震惊的人们纷纷从建筑物里出来,有些带着哭腔,有一些已经受了伤,还有些很沉默。有一组人正在点算人头,发现少了一个人,他已经被埋在了瓦砾下。伙伴们把失去意识的他拉了出来,他被负责人送到最近的医院,但是最后他还是没有活下来。有些医院早已经倒塌了,家园、学校、办公室——赖以存身的许多建筑都隐藏了巨大的危险。

  街道上到处可见被丢弃的汽车,道路上到处是坍塌的墙、建筑物、电线杆、压碎的车辆,已经无法通行。我们走了很久的路回家,路上没说只言片语,有人跪地祈祷,有人大声哭、歇斯底里,这仿佛是一场梦。我们兜了一大圈,其间绕过一个加油站,它已经爆炸但仍然发出令人不快的噪声。有一群人在一座倒塌的建筑前大声哭号,从墙上已经断裂的牌标上看出这应该是一所大学。

  在紧急情况下,通讯往往不易接通。电话网络不是损坏了就是占线——你没有办法知道自己的朋友亲人是否无恙。我无法让我的家人知道自己还活着,只期望他们在明天之前别知道地震的消息。我们不知道破坏最严重的地方在哪,也不知道这个国家的其它地方在做些什么。

  1月13日

  昨天晚上我们深夜回到家,在花园里找到地方睡觉,或者说是尝试着睡觉。这块空间看上去在震中没受到多少倒塌瓦砾的侵袭,在震后没准它会被余震进一步摧残。我躺在美丽而沉重的夜幕下,星星点点,能感到余震整夜断断续续地发生。歌唱声、鼓掌声和大吼声让我一晚上没有合眼,这一定是当地教堂的歌唱,还有一些迷茫的小青年发出怒吼来让全世界知道自己还活着!

  今天早上,我们在苍凉的日光中走回办公室。我们经过了街尽头倒塌的医院;经过了一个抱着他死去的孩子的男人,大声重复说着自己深爱的孩子就在怀里,根本不知道该往哪里去;经过了许多人们,他们拿着简易担架、门板、毯子或者是手边能找到的什么东西把深爱的人扛着送往医疗点。

  地震死亡的人数很难给以粗略的统计,据说地震有里氏7.3级。我们在路上来来回回六次,每一次都会多出一些尸体,僵硬地摆在路上。有些蒙上了一层灰尘,就像是这座城市被蒙上的灰尘。我想知道他们的家人知道他们已经遇难了吗?

  卡内培•海特公园(音译),这一个小小的公共空间里,数百人坐在地上。尿液和粪便的味道刺鼻,随着时间过去,尸体和排泄物的味道变得越来越难闻。

  超市要不倒塌,要不就被抢掠一空,或者怕在余震中倒塌而使得更多人遇难。我们能买到的惟一食物是街边几个妇女卖的倒胃口的水果。水的售价正在飙涨,食物和饮用水十分稀少,我想家里存储的食物仅够填一两天的肚子。人们正在寻找自己的亲人,或还依然处在震惊中。我很担忧未来的日子缺乏食物会引起骚乱,海地并不是这个地区的一个菜篮。

  我们参加了乐施会的一个会议,我们是一个弱小的组织,而且7名成员的家和其它一些容身之所已经毁了。海地人遵从了别睡在床上的奉告,余震可能会把人压死,大部分人都睡在街上。

  我们被组织起来前往不同的协商会议,收集海地现在的各种信息。我们建议这周没有参加工作的同事帮忙挖掘在废墟底下存活的人。

  我们组织了水、卫生设施和医疗卫生应急反应会议,同组织里的其它机构协商怎样救援。在紧急时,很多机构纷纷来援,我们需要在一起协商安排谁在哪里做什么。

  今晚地面移动地很频繁,我恶心想吐。今晚天气更冷了,下了一点小雨,这不是英格兰一月的那种冷,而是一种彻骨的寒冷。在午夜时分有一串吵闹声经过我们的房子,他们听说了海啸将来的传闻,正在往山上高处找寻栖声之地。今夜太子港要在星光下度过第二夜了。

  1月14日

  海地向来不是一个安全保卫做得好的国家,我听说当地那所庞大的监狱倒塌后,一些被压死的囚犯已经逃了出来。

  今天我们在最近训练紧急情况反应小组的社区里做了一个快速调查。我们看望了在开放地方呆着的人们,他们告诉了我们需求,不出意外,就是饮用水、食物、药和厕所。

  水、卫生设施和医疗卫生应急反应协调会议没有按照会议进行,但是在朝好的方向发展。好消息是,有几个私人供水公司正在给城市里的关键几个地方供水,这些公司会提供满满80卡车水。包括乐施会在内的国际组织要协调已有的储备,合理分配水源。这是一项艰巨的任务。

  不幸的是,我们应急的设备(为应付紧急情况而储存的材料)由于遭到地震袭击已经拿不到了,这对于明天要分配水的我们来说是一个不小的障碍,人们正饥渴难耐。

  今天最让人难过的场景不是两天前还是学校和家园的地方变成一片废墟,而是死去的人们的遗体。街上整齐地排列着十六具尸体,一整排没有任何毯子覆盖,只是一个放在另一个的上边。两具尸体摆放在街角,一个成年人面无表情地躺在一具弱小尸体下面。

  今天很多人用面巾和面具把脸蒙了起来,他们觉得这样能够让他们免遭尸体传播的疾病侵袭。红面巾尤其受欢迎,红色是最强的颜色,可以抵御疾病。确实霍乱病携带者的尸体会传播病菌,但只是经过曾经健康的人的尸体是不会传染的,人们常常把它和看到死去的遗体时的巨大悲痛联系起来。

  我们被告知有一家载着紧急物资的飞机明天将会到来,这是一个天大的好消息!

   1月15日

  今天用来准备分配水。我去过一个高尔夫球场,现在已经是一万人的家园了,那里有很多生病受伤的人。这正在找一个合适的地点来安放手提式水存储器。

  我对人们是怎样在鼻子下面抹着一把像高脂奶油样的白色乳状物走来走去很感兴趣,我想这对他们来说是很好的抵御栖身地臭味的甜味,事实上这是放在鼻子下能防细菌的牙膏!

  我们依旧睡在外面,还将在外面睡上一段时间,我不清楚自己在怀念什么,除了睡在自己床上,享受一顿烹制的美餐。我们明天将会迎来漫长但充满希望而高效的一整天,我们将一直设置分水点,分配清洁水。■

  (本刊实习记者 陈琴编译)

责任编辑:黄山 | 版面编辑:运维组
财新传媒版权所有。如需刊登转载请点击右侧按钮,提交相关信息。经确认即可刊登转载。
  • 收藏
  • 打印
  • 放大
  • 缩小
  • 苹果客户端
  • 安卓客户端
推广

财新微信

热词推荐:
越南 奥巴马 委内瑞拉经济 奥巴马 522% 征税 巴黎 谷歌 罚5亿 被挑朝鲜服务员的父母 阿里巴巴股价 普利策新闻奖获奖作品 英国签证中心 G7 贵州兴义交通事故 日本外相将访华 上海送奶车侧翻 易乾 程博明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