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世界要闻正文

英国大选虽落幕 尘埃未落定

2015年05月09日 11:56 来源于 财新网
保守党和苏格兰国家党成最大赢家,但无论是议题设置还是竞选手段,英国政治都呈现其怀旧保守的一面

  【财新网】(特约记者 宁卉)刚刚结束的英国大选,只有“不可预料”这一点,是所有人都预料到了的。一直被选情胶着引领的大选,出乎意料地迎来了保守党的大胜:首相卡梅伦(David Cameron)将继续执掌唐宁街10号。

  保守党以超过议会总席位650半数的331席,成为最大党。主要反对党工党获得232席,党首埃德米利班德随后引咎辞职。除保守党外,此次选举最大的赢家算是八个月前刚刚在苏格兰公投中铩羽而归的苏格兰国家党,斩获56席,成为议会中第三大党。在上一届与保守党组成联合政府的自由民主党遭到最惨痛的失败,仅获得8个席位,党魁、前副首相克雷格(Nick Clegg)随即辞职。近年兴起的右翼英国独立党(UKIP)仅获1席,党魁法拉奇(Nigel Farage)自己也落选,随即辞职。

  这次大选被认为“最不可预料”,其实大有来头,保守党虽然取得了大多数议席,英国的政治生态却未能尘埃落定,背后隐含着对“代议制民主”这个大命题的探讨。此外,英国内大选总是围绕内政展开,而此次结果由于涉及到未来英国欧盟地位的讨论,对于其他国家,尤其欧盟,亦有不小的影响。

  五颜六色的政党政治

  尽管整个竞选过程中,选民自然地认为首相会从保守党或工党产生,但他们讨论更热切的,却是英国大党政治的慢慢消却。

  从2010年自由民主党(橙色)的崛起,成为联合政府一员,到2012年英国独立党(紫色)在欧盟议会选举中大获全胜,再到2014年苏格兰独立公投收尾,苏格兰国家党(SNP,黄色)随之在苏格兰选民中地位的稳固,加之绿党(绿色)在年轻一代中的号召力——今天的英国政治生态,早已从原有的红(工党)、蓝(保守党)相间,变成了五颜六色的政治博弈。

  几个新兴政党都有稳定的观众:独立党党魁法拉奇用“移民”牌解释英国面临的所有问题,类似“前苏联国家带来艾滋病患者占据英国医疗资源”的观点,有效得传递到了他的支持者心中(往往是低收入的白人群体);而苏格兰国家党党魁斯特金(Nicola Sturgeon)在此次大选中是最大赢家。斯特金女性领导者的形象大受好评,又聪明地将“分离”二字在竞选活动中隐藏起来,获得苏格兰本土56个议席(总共59个议席)的支持。

  由此,胶着、僵局占据着所有民意调查的结论,工党与保守党的支持率在均34%上下浮动,也意味着两个大党都不能产生大多数议席。比起党魁们不算精彩的表现,一众评论者于是更热衷将五颜六色的政党组合在一起,预测可能的联合政府景象——但在保守党最后一刻的绝地反攻面前,联合政府的猜测已经没有用处了。

  可是政党博弈并不会消失。因为伴随着保守党获得大多数议席的,还有苏格兰国家党的全胜,在未来五年,代表政治中右光谱的保守党与中左且倾向联邦制的苏格兰国家党这两个冤家,将会在议会斗智斗勇。

  此外,自民党的滑铁卢,是否意味着中间路线的失败?民粹的言论,又会随着法拉奇的辞职而消失吗?大选不会结束英国政治生态变化的过程,只是曾经的两党制不可避免出现裂缝。值得观察的是,第三极力量的演变是否会如不久前的台湾和日本,昙花一现?

  僵硬的议题设置

  红蓝相持的局面多有变化,但稳稳占据各个党派竞选纲领的,仍然是英国传统的财政(与之相关的经济、医疗、住房、教育)、移民与欧盟问题。

  面临政府持续的财政赤字,两党都主张紧缩,但工党却不支持大额削减;成本巨大、行动缓慢的全国医疗服务体系(NHS)仍然面临改革难题;住房问题上,保守党主张支持年轻家庭购房、工党则主张新建住宅并征“豪宅税”;保守党与自民党在任期内将学费提升到9000英镑的政策惹恼了学生群体,工党忙不迭得号称会把学费降回6000磅。

  尽管保守党与工党在欧盟问题上态度不一(卡梅伦为了弥合保守党内部裂痕,坚持了脱欧公投的提议),但英国与欧盟的不确定关系仍将继续。

  另一个锁定大选话语中心的是移民问题。独立党在此次议会选举中仅获1席,党魁法拉奇自己则输掉了在东南沿海南塞尼特(South Thanet)选区的选举。但比起在议会中的席位,锁定反移民的言论才是独立党的力量所在。

  蒂姆森(Russ Timpson)是南塞尼特区自民党的候选人。蒂姆森告诉财新记者:“自从法拉奇宣布在南塞尼特参选,媒体就络绎不绝地出现在这个选区,而记者们提出的第一个问题,就是移民。”

  不过,蒂姆森认为,独立党过于强调移民问题则掩盖了其他议题。“南塞尼特有很多地方议题,包括天然气开采可能造成的严重环境问题在内,却无人关注,”蒂姆森说。

  比起以往的竞选,英国约克大学政治系教授布勒(Jim Buller)说,“这次竞选感觉没有一点儿随机性、真实性,几个党魁的表现都非常僵硬,像是机器人一样的政治家。”

  “两个大党在政策上的区别也不如以前那么明显了。比起竞争政策,更像是在竞争谁看起来更有能力解决这些问题,”布勒说。

  内政无外交?

  美国的总统竞选季,往往会有热闹纷呈的外交政策辩论,但英国大选的语境大多聚焦在内政上,鲜有提及外交或英国的国际角色。连在历史上一贯作为外交政策发言人的保守党,今天也三缄其口,由得独立党的法拉奇拿利比亚问题大做文章;布莱尔时代卷入的伊拉克战争,也让工党到今天都不愿直面这段历史。

  这并不意味着此次大选的结果不会给国际舞台带来各种不可预计的影响。首当其冲的,便是卡梅伦的政策红线:一个他承诺在任何情况不会妥协的脱欧公投。这是他为了压制彼时独立党飙升至30%的支持率,在2013年就提出的主张,此次大选再次强调将在两年内实施公投,其背后的策略正是获取保守党内反欧势力的支持。

  以目前的结果看来,卡梅伦的策略成功了,这意味着他将在接下来两年内紧张地协商出一个决定英国在欧盟去留的方法,或者他可以把这个烫手的活儿丢给他的继任者(卡梅伦在一次采访中说自己不会竞选第三任,那就意味着他在第二任期内就会将职务交给保守党下一任党魁)。

  美国智库外交关系协会的会长哈斯(Richard Haass )评价说:“很难想象,英国离开欧洲会对世界面临的这么多问题带来任何帮助。”

  但若公投确实进行(目前英国对离开欧洲的民意对半开),它不仅将影响英国与欧洲的关系,还将返回到联合王国内部。左倾的苏格兰国家党是亲欧派的代表,若英国公投离开欧盟,可预料的下一步,就是苏格兰再次选择离开联合王国——而这次,他们也许就成功了。

  面临变化诸多的国际秩序——包括中国的兴起,新一届英国政府的外交政策也将不得不面临选择,而卡梅伦在开始此轮竞选前,似乎就已经选好了道路。

  马丁·雅克(Martin Jacques )是剑桥大学的高级学者,在他将研究方向转移至东亚,写出《当中国统治世界》(When China Rules the World)这样的畅销书之前,一直是英国内政的研究者。 雅克说,卡梅伦在今年3月加入由中国主导的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的决定,让他非常讶异,但这也让他确认了保守党对中国地位的认识。

  雅克说:“卡梅伦的举动隐藏着几层意思,先是意识到了英国的衰落,其次是缓慢得意识到了美国的衰落,再就是对中国崛起的意识。”

  竞选方式依然传统

  细数起来,这仅仅是社交媒体第二次介入大选——2009年美国总统奥巴马的竞选中,社交媒体大放异彩,给之后的各国选举分析都增加了一个社交媒体的维度。但是,直至今天,英国大选中社交媒体的角色还远远未能像美国那样做出关键贡献。

  且不说几位党魁,尤其争着入主唐宁街的两位没有在积极的使用脸书或推特(卡梅伦的团队里还有从奥巴马竞选队伍中挖来的Jim Messina),在实际中他们也鲜少和选民互动,发文多为官方话语,很难将社交媒体的长处发挥出来。

  寥寥可数的几个案例,发生在工党党魁米利班德身上。如果说那组“酷米利班德”(cool Ed Milliband)的图片只是引起了一阵嬉笑,米利班德与脱口秀主持人拉塞尔·布兰德(Russell Brand)在Youtube上的言语交锋,引发百万量的点击,则让传统媒体也关注着:后者一度号召年轻人不要投票,却在最后一刻向工党靠拢,鼓励年轻人将手里的票投给愿意倾听的米利班德。

  绿党的一个以“反当权”(Anti-establishment)为思路的Youtube视频也获得80多万的点击量,已经是竞选视频的佼佼者了。视频直指当权者皆为一类人,所针对的四个政党党魁都是中年白人外,除了法拉奇,视频中所指的克雷格、卡梅伦和米利班德都毕业于牛津大学,而后两位首相候选人还都来自牛津的“PPE”(哲学、政治和经济)班,是培育政界精英的传统学科。

  但对于发生全英650个议会选区,4000多位候选人,9000多个地方政府议席候选人而言,此次大选还是一件非常传统的事情。就像一份评论惊讶地指出,“英国的民主选举到今天还处在挨家挨户发传单的阶段。”

  迈肯尼(Craig Mackinlay)是南塞尼特选区保守党的候选人,在此次选举中胜出。当财新记者在该选区见到他时,离大选还有两天,他正手拿一份标注着地址、人名、政治倾向的表格——“这是我们有策略性地选择出来的选民,他们也许会被说动投票给保守党”——挨个敲门拜访。

  他说:“我已经连续10个月在敲家家户户的门了。”

  发传单、登门拜访、做广告牌、占据核心地位的电视辩论和传统媒体的主导分析——加上人工计票、现场唱票,刚刚结束的英国大选(除了最后的结果是网络直播)就像互联网还不存在。但是,民调结果与选举结果的巨大落差,还是让人心生疑问,竞选活动是否改变了选民的态度?到底是什么左右了最后的结果?

  历史上首位华裔议员

  来自香港的第二代移民,保守党议员候选人Alan Mak在英国南部沿海的哈文特(Havant)选区胜选,成为英国历史上首位华裔国会下议院议员。Alan Mak在英国约克长大,是一位律师和商人,加入保守党已经15年。他并没有中文名,也不会说中文。

  今天的英国有约50万华裔人口,占总人口的0.7%,是英国第三大少数族裔,但在近两个世纪的历史里,这是第一次有华裔进入下议院。

  英国华裔参选国会议员在2010年才出现,当时有8位候选人。此次参加大选的华裔候选人共有11位,其中5为来自保守党,唯有Alan Mak胜选。

  同样是保守党候选人,在曼彻斯特中心选区参选国会议员的王鑫刚则是入英国籍不过五年的第一代大陆移民,来自黑龙江哈尔滨。曼彻斯特是工党的票仓,在今年1月才成为保守党议员候选人的王鑫刚未能获胜。

  “(我参选)更多的是在向当地的华人宣传参与政治的热情。”王鑫刚在投行工作,生活在伦敦,已经是三个女儿的父亲,他告诉财新记者,“其实我非常惊讶,很多第一代大陆移民,要比第二代、第三代华裔在参与政治的热情度上更高。”

  另一位来自大陆的一代移民的候选人是29岁的何易(Edward Yi He),来自重庆,在威尔士南部的一个选区参选。

  华人社区对政党的实际作用更多得体现在边际选区上,几位保守党的华裔候选人出了在自己竞选的选区活动,也会组织去其他边际选区里,替自己的政党候选人拉华人手中的选票。

  王鑫刚说,鼓励华人参政的“保守党华人之友”办公室就设在保守党总部,在游说保守党增加对华裔候选人的重视上起到很大的作用。尽管今年有5位华裔候选人被指派到英国各地的选区参选,但几乎在事前就能肯定的是,只有Alan Mak能够胜出。

  因为只有哈文特选区是保守党的安全席位——在保守党安全席位上的国会议员往往会做到退休,而Alan Mak正是在上一任议员退休后被选出担任该选区的候选人。

责任编辑:黄山 | 版面编辑:黎慧玲
财新传媒版权所有。如需刊登转载请点击右侧按钮,提交相关信息。经确认即可刊登转载。
  • 收藏
  • 打印
  • 放大
  • 缩小
  • 苹果客户端
  • 安卓客户端
推广

财新微信

热词推荐:
索罗斯 普利策新闻奖 朝鲜 移民投资公司 黄蒂 纽约州初选结果 共和党 普利策奖 宜信 sunedison 陈奎 推特 汤爱军 俄罗斯 以色列 美防长突访伊拉克 杨崇勇 侧改革是什么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