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世界要闻正文

中日“隐元潮”逐步升温

2017年01月24日 16:05 来源于 财新网
可以听文章啦!
习近平主席提及隐元僧师后,两国民众再寻找隐元隆琦东渡的深远意味
兴福寺住持松尾法道,陈立雄拍摄

  【财新网】(特派记者 陈立雄发自长崎、东京)虽然中日关系处于停滞状态,但东海两岸的民众开始注视一名活在明末清初的高僧,愿以此人为契机深化两国文化交流。

  1654年,不顾海上危险,福建省福清出生的隐元隆琦为振兴禅宗前往当时日本惟一对外开放的日本西部城市长崎,随后在日本京都创立黄檗宗(黄檗宗是日本佛教的一个宗派,其规模仅次于临济宗和曹洞宗,名字源于唐代僧人黄檗希运和福建福清的黄檗山万福寺)度过余生,他带来的文化深深地渗透在日本习俗里。

  这次“隐元潮”部分归因于习近平主席在2015年5月发表的一番讲话。他提到,“在日本期间,隐元大师不仅传播了佛学经义,还带去了先进文化和科学技术,对日本江户时期经济社会发展产生了重要影响。”当天,在北京人民大会堂出席中日友好交流大会之际,习近平向约3000名日本访华团回顾,自己在福建省工作时,就知道隐元东渡日本的故事。迄今,习近平访问过福清万福寺三次。

  成功东渡后,隐元僧师第一年居住在长崎兴福寺——日本国内最早的黄檗禅宗唐寺院。“我数十年来的梦想实现了,”兴福寺住持松尾法道余兴未尽地对财新记者介绍,自己在去年1月应中方邀请首次踏上福清黄檗山万福寺。他的前任年轻时就有访问中国万福寺的想法,但因是盲人,这个愿望最终未能成真。

  松尾感叹,没想到,在短短一年余时间内在中国出现“隐元潮”,盼望着以此为契机今后能推动两国之间的佛教界交流。

  借长崎史谈会会长原田博二的话,兴福寺的所在是“知识分子的沙龙”。此地曾是一旅日华人的别墅,他后来捐赠这块地。明朝灭亡时,不少中国人为避免动乱到日本来——当时中国人占长崎人口六分之一。

  一方面,2015年上述习近平讲话的前夕,房地产开发商林文清建立“福清黄檗文化促进会”,旨在以讲座等方法传播隐元精神,并接待国内外客人。另一方面,以长崎为主,一些福建人开始探索黄檗宗有关的日本城市。作为最佳例子,2016年8月,由约200名中国僧人组成的“千人重走隐元路”文化交流团乘坐豪华客船赴长崎,在当地唐寺院与日本和尚们共同举行法事。

  中方“隐元潮”不止于此。去年9月,福清企业家曹德旺应万科董事局主席王石之邀,拜谒福清黄檗山后,决心重建万福寺,现已承诺捐资2.5亿元,拟在三年内完成寺院及周边产业园建设。解放初期,寺院遭大火,此地本来只剩垣残壁,等到上世纪90年代初才重建一次。

  中日佛教交流有望继续升温。这是亚洲太平洋观光社社长刘莉生持有的看法,改革开放后不久,寺院是当时外国人能参观的为数不多的景点之一。如今,寺庙要再次变成一个观光资源。有兴趣的日本人可以周游佛教历史丰富的地点诸如福建、江西和河北。长崎的潜力也不小,因为中国访日旅客先赴京都和东京旅游景点后,倾向于把目光放在日本地方城市,长崎又是历史上中日交流路线的起点。

  隐元在1592年出生,六岁时父亲外出不归,21岁时候寻父走遍江西、江苏和浙江,最终到普陀山,祈求观音保佑,产生了投入佛门的念头。1620年回到家乡,隐元入福清黄檗山禅寺剃发出家,接下来担任黄檗山万福寺住持,并重建寺庙,专注于黄檗山复兴大业。

  “拨尽洪波千万倾,拈花正脉向东开。”他留下这首诗并离开万福寺。1654年5月21日,不顾周围人反对,63岁高龄的隐元禅师带领约20位随从弟子,从泉州出海东渡,7月5日抵达长崎。隐元原准备只在日本逗留三年,在将军和天皇规劝之下,他于1659年在京都宇治以黄檗山万福寺为榜样顺利兴建万福寺。1673年,后水尾上皇赐“大光普照国师”之号,但次日隐元圆寂。

  在日本方面,虽然他影响巨大,但隐元知名度仍然限于佛教和茶道界。其实,在日本饭桌上常见的“インゲン(隐元)豆”(即中国的扁豆)是隐元带过来的。除此之外,隐元僧师在宗教、建筑、印刷和美术等多方面深刻影响江户日本。不仅如此,由隐元催生的事物还包含木鱼、明朝体和煎茶。

  有声音称,大部分日本人忘记隐元僧师的原因是黄檗文化在日本渗透程度之高,大家已习以为常。亦有分析认为,这个现象与明治政府态度有关。当时,新政府试图否定德川家保护的文化。1874年,黄檗宗因此一度被分类为“临济宗黄檗派”。

  不管如此,隐元遗留的中日纽带还是存在的。福清出身的在日中国人数量格外多。为出口劳务,许多福清人从上世纪80年代末至90年代初依靠在当地同乡人抵达日本。

  陈熹也不是例外。他在1987年访日留学,克服困难后开了一家贸易公司。在2016年11月,他开设“一般社团法人黄檗文化促进会”东京事务处,自己出钱呼吁日本人进一步了解黄檗文化。陈熹目前忙在准备出版介绍隐元的漫画,而从长远角度看,他期待2022年京都万福寺在时隔半个世纪把隐元遗体对外开放的那一年,能够暂时把隐元遗体展放在重建完的福清万福寺。

  推动中日文化交流并非是他如此投入的惟一动机。“从明代到清代,中国流失了很多(历史)资料,”他解释,“但这种资料还留在日本。我想一边发掘文化遗产,一边想要把它带回中国去,现在依然是一片空白。”

责任编辑:黄山 | 版面编辑:刘潇
文章很值,赞赏激励一下
赞 赏
2人已赞赏
赞赏是一种态度
  • 1
  • 3
  • 6
  • 12
  • 50
  • 108
其他金额
其他金额(元):
赞 赏
财新传媒版权所有。如需刊登转载请点击右侧按钮,提交相关信息。经确认即可刊登转载。
推广

财新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