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世界 > 要闻 > 正文

对话南非总统拉马福萨:这里没有新殖民主义

2018年09月05日 18:08 来源于 财新网 | 标签:列国大使带你纵观天下
可以听文章啦!
南非总统拉马福萨说,中非关系深植于历史,曾在殖民时期一起挣扎,并肩走过。现在非洲独立了,我们可以自由自主地选择自己的合作伙伴
2018年9月3日,北京,中非合作论坛北京峰会在人民大会堂开幕。南非总统拉马福萨在开幕式上发表讲话。图/财新世界说 余佩桦

  【财新网】(世界说 余佩桦 记者 陆文)9月4日晚间,为期两天的2018年中非论坛北京峰会闭幕。在代表南非卸下了过去六年来担任论坛非方共同主席国的职责之后,南非总统拉马福萨(Matamela Cyril Ramaphosa)驱车赶回三里屯的下榻酒店,接受了包括财新在内的媒体采访。这也是在2018年2月接任南非总统后,首次以总统身份访华的拉马福萨,在行程中惟一一次面对媒体的提问。

  “有些对(中非之间)这种平等的、拥有深度相互尊重的合作关系感到嫉妒的人说‘中国要在非洲搞新殖民主义了’。这里哪有什么新殖民主义?中非关系深植于历史,曾在殖民时期一起斗争,并肩走过。现在非洲独立了,我们可以自由自主地选择自己的合作伙伴。”在开场白中,拉马福萨如此说道, “中非关系已经步入黄金时代”。

  过去18年来,中非贸易额由2000年的100亿美元攀升至2017年的1697亿美元。反观,非洲与最大贸易伙伴欧盟的贸易额,则由2012年的3450亿欧元下滑至2017年的2640亿欧元;美国与非洲的贸易额则由2008年的1418亿美元跌至2017年的554亿美元。此消彼长间,中非关系渐趋紧密。

  拉马福萨指出,中非贸易间亟待解决结构性贸易逆差问题,而中国也同意为非洲的高附加值产品进一步开放市场。他说,“由此看出,中国不像某些人所说的,是要从非洲掠夺资源、输出原材料,而是真正愿意帮助、支持非洲国家发展工业化,实现经济增长。”

  9月3日,中国国家习近平在中非合作论坛北京峰会的主旨演说中承诺,在未来将向非洲提供的600亿美元支持中,就包括50亿美元的自非洲进口贸易融资专项资金。

  此外,中国还决定免除与中国有外交关系的非洲最不发达国家、重债穷国、内陆发展中国家、小岛屿发展中国家,截至2018年底到期未偿还政府间无息贷款债务。

  面对近一段时期以来,部分西方国家或智库指责中国提供的贷款和基础设施建设方案,令多个非洲国家陷入“债务危机”等论调,拉马福萨说:“与其说高高在上地批判这笔钱的意图,不如留下空间给援助对象国考虑如何最大程度地善用援助,看看钱应该具体用在哪些方面。”拉马福萨还补充说:“即使是全球最富有的国家也有贷款,关键是如何管理贷款,提高偿还能力。”

  他解释道,中国在2015年中非合作论坛约翰内斯堡峰会上承诺的600亿美元支持,主要是用在了投资基础设施建设和技术人才培养上,获得援助的非洲国家,基础设施建设和其他方面都得到了改善,也带动了整体经济的增长。因此,获得贷款援助的国家也增加了偿还能力。

  拉马福萨进一步指出,此次中国再宣布的600亿美元支持,将会根据不同国家的整体经济状况和债务偿还能力,具体分类成拨款、援助项目、贷款、投资等多种形式。

  谈到中国对非洲给予支持的方式时,拉马福萨亦回应了习近平提出的“五不”原则——“ 不干预非洲国家探索符合国情的发展道路,不干涉非洲内政,不把自己的意志强加于人,不在对非援助中附加任何政治条件,不在对非投资融资中谋取政治私利”。他说, “一旦干涉别国内政,所谓经济合作,就成了高姿态地、家长式地在向对方施予恩惠了”

  拉马福萨举例说,从南非人民对种族隔离体制进行斗争的年代开始,中国与南非的关系从来就是平等的、不干预对方的。“我们需要帮助,中国就给你帮助,但是中国不介入你们党内的事务,也不介入你们国家的事务。”,“对我们来说,这是和别人打交道最好的方式,所以我们接受这样(的援助)”。拉马福萨认为,习近平所提出的“五不”原则,非常符合中国对外一贯的政治观点,正如非国大和中国共产党之间革命性的关系一样。

  主张种族平权的非国大党在1994年经南非首次平等选举取得政权后,在1997年推动南非与中国建立外交关系,迄今约20年。回顾20年来的中南邦交,拉马福萨评价道:“中国与南非这20年外交关系相当正面,除了双边交流,两国更在国际多边组织合作。近期,中国也支持南非当选为联合国安理会的非常任理事国。”

  中国是南非最大贸易伙伴,两国贸易额逐年增加。但南非长期对中国有贸易逆差。南非贸工部长Rob Davies在9月3日对财新记者表示,中国和南非的贸易存在结构性赤字,南非出口的主要是初级农矿产品,进口的则是手机等高附加值产品,解决这种结构性赤字的关键在于非洲大陆的整体工业化。

  拉马福萨在访谈中称,南非政府与中国讨论了贸易逆差问题,结果“相当令人欣喜”。他说, “中国同意协助南非企业更容易地进入中国市场,以达到双赢的结果;中国是值得我们信任的朋友,中国不只希望自己好,也希望我们繁荣,这样的伙伴只有在中国能找到”。

qw

  当中国深化及拓宽与非洲的合作,从早期规模有限的贸易与投资,更多参与到非洲的安全与维和事务等领域时,拉马福萨对此说:“安全与和平对于整个非洲大陆都很重要。我们欢迎中国在其中发挥作用,与我们一同提升和平与安全,并深化这些合作。”

  他举例道,当非洲国家爆发埃博拉等疫病时,中国派遣人员前往协助,中国在非洲推出一系列援助、健康、安全等项目。“这些都破除了有些人对中国的误解,他们认为,中国到非洲只想获取资源与赚钱”。“当中国开始处理更多重要的问题,我认为中国不是改变了对非洲的政策,而是升级了对非洲的政策”。

  拉马福萨预测,下一步对非政策的重点,将是投资。“如今,中国不只贷款给非洲国家,也展开了更多投资。例如中国投资南非的汽车制造业,带来数十亿南非兰特的资金,创造了许多就业。有些人误解中国把资金带到非洲,是为了把更多中国劳工带入非洲;但我的经验是,他们是会派一些关键的管理者过来,但大多数员工都是南非本地人。”

  曾在南非黑人反抗白人专政时期担任重要工人运动领袖的拉马福萨,曾被视为新南非“国父”与政治转型后首位总统曼德拉的潜在“接班人”;拉马福萨在上世纪80年代创办全国矿工工会, 1991年成为反抗运动核心─非国大党(ANC)的总书记。他曾辅佐曼德拉与原白人专制政府进行转型谈判,并担任南非新宪法的起草委员会主席。

  然而在1997年之后,由于年龄太轻等原因在党内竞争中失利的拉马福萨,逐渐淡出政坛,转战商场,后成为南非最富有的人之一。

  拉马福萨在2001年创办的投资公司Shanduka集团曾控股麦当劳的南非子公司与可口可乐装瓶工厂,并持有南非重要矿业公司与金融机构的股份。2014年5月,被南非前总统祖马挑选担任南非副总统、重返政坛后,拉马福萨逐步退出他的商业王国,并于2015年5月辞去Shanduka集团主席职务,一年后完成出清手中的对 Shanduka的30%持股。

  2017年年底,拉马福萨出马竞选非国大党党主席职务,最后以微幅领先击败贪腐传闻缠身的时任总统祖马的前妻萨扎娜•德拉米尼•祖马。祖马一派失势后,2018年2月,祖马本人在党内同志的逼迫下提前辞去总统职务,由担任副总统的拉马福萨接任。

  接任总统后,反腐改革的成效将成为检验拉马福萨政见的“试金石”;而此前在祖马主政的九年中支持率不断下滑的非国大党,也将在2019年举行的总统大选中,面临1994年南非政治转型成功后最严峻的选举考验。

  当前,南非正在就一系列政府与国企的腐败行为展开调查,其中牵涉的最高层就是南非前总统祖马及其家族成员,与当地印度裔商业世家Gupta家族间存在利益勾结行为的指控。但祖马和Gupta家族均否认这些指控。

  拉马福萨上任后,更换了负责南非九成供电的能源国企Eskom、运输国企Transnet的董事会成员。

  在2018年2月的内阁改组中,拉马福萨撤换了南非财政部、公营企业部等10名内阁部长,在新内阁中纳入普遍受到投资人认可、曾被祖马罢黜的两名前财长Nhlanhla Nene和Pravin Gordhan,重新任命他们分别出任南非财政部长与公营企业部部长。

  但注重派系平衡的拉马福萨,在内阁中也纳入了"祖马派"人马,包括提名非国大党副主席David Mabuza出任副总统;而曾与他激烈角逐党主席职务的恩科萨扎娜•德拉米尼•祖马,则获任计划、监测与评估部长。在这波旨在重新维系党内团结的人事安排后,拉马福萨曾说“我宁愿做个‘弱总统’,也不愿见到一个分裂的非国大,我的使命是让非国大团结”。

  摆在新政府团队班子面前的,是南非国营企业和政府部门大面积陷入贪腐丑闻和前权交易的困境,和外商、投资人等对南非经商环境信心下滑的现实。

qw

  财新记者就此向曾有多年成功经商经验的拉马福萨问道:多年来,南非的外国投资者一直在利益集团绑架公权力的‘国家俘获式贪腐’(state capture)环境里经营,甚至已经适应了这种环境。南非新政府将如何一方面展开反腐改革,一方面使那些信奉“水至清则无鱼”、习惯“打通关节”的经商者,无须担忧政府办事效率的下滑?

  对此,拉马福萨回应说:“我不认为处理‘国家俘获式贪腐’会导致政府效率降低,我不相信这个。我们会依据法律来移除政府系统里涉及贪腐的人士。在这过程中,南非政府的效率才会提升。贪腐官员提供的不是政府效率,是窃盗、欺骗与不诚实的行为;当我们移除了他们,政府里将有更多诚实与愿意付出的人员,来服务南非人民。”

  鉴于他在1997年于党内竞争中输给南非前总统姆贝基,无缘直接接棒曼德拉,其后淡出一度政坛转而从商的个人历史,当他被财新记者问道“如果你21年前就成功直接接棒曼德拉,你会怎么治理南非?在你眼中,过去一段时间以来南非错过的最大的机会是什么?而现在,你要如何赢回时间、恢复人们对南非和非国大党的信心”这最后一个问题时,拉马福萨在数十分钟一贯沉着、稳重的发言后终于露出一点笑容。

  他先是“四两拨千金”地回应道:“21年前,那是很久以前了。我几乎都不记得当年的事情了。”紧接着他话锋一转说,“我只专注于现在。我们现在的重点就是根除贪腐。民调显示,南非人民对执政党的支持已逐渐恢复,很多之前离开非国大党的人都回来了。因为他们看得到,我们对付贪腐是认真的。贪腐对于一般人从来没有好处,贪腐影响了政府的服务效率与人民的权利”。

  他还说,“中国的例子显示的也是这个道理,当政府开始严肃处理贪腐,人民的支持就回来了。这个法则适用于世界各国。”

责任编辑:徐和谦 | 版面编辑:刘明晖
  • 此篇文章很值
  • 赞赏激励一下

首席赞赏官虚位以待

推广

财新私房课
好课推荐
财新微信

热词推荐
十三届三中全会 信用卡提现 平安众筹网 负面清单 强奸罪 华润银行 国家统计局数据库 总统辩论 金融危机 票据法 硬座 陈一新 从0到1 冀中星 极右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