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世界 > 要闻 > 正文

尼日利亚工贸部长:非洲如何向经济特区模式取经

2018年09月11日 10:18 来源于 财新网
可以听文章啦!
埃内拉马说,尼日利亚的对华战略围绕着基础设施、人才发展以及数字化等合作展开,这可能是尼中双方最有可能的合作对接点,并与中国的特长和对非战略相适应
莱基(Lekki)半岛是尼日利亚的经济重镇拉各斯发展最快的新区之一,商场、高档住宅等配套设施正在快速兴起,中非莱基自由贸易区也坐落此处。莱基自贸区总体规划30平方公里,以能源贸易、制造业及仓储物流业为主导。图为莱基半岛正在建设的一座炼油厂。图/视觉中国

  【财新网】(记者 张子竹)从西非产油大国尼日利亚的经济重镇拉各斯向东南部驱车40分钟左右,一座拥有5公里海岸线的莱基(Lekki)半岛呈现眼前。这里是拉各斯发展最快的新区之一,商场、高档住宅等配套设施正在快速兴起。

  中非莱基自由贸易区也坐落此处。莱基自贸区总体规划30平方公里,以能源贸易、制造业及仓储物流业为主导, 2006年由中国铁建中非发展基金中国土木工程集团南京江宁经济技术开发总公司组建成立的中非莱基投资有限公司,与尼日利亚的拉各斯州政府和其设立的莱基全球投资有限公司共同投资建设。2018年3月,由中国港湾工程承建的莱基深水港项目在自贸区开工。项目建成后,将促进工业园发展,提升当地港口货运能力。

  莱基自贸区是中国和尼日利亚经济合作不断深化的一个侧面。作为非洲人口和经济第一大国,尼日利亚有1.84亿人口,占西非总人口的47%。2006至2016年间,尼日利亚GDP增长平均在5.7%左右,至2016年GDP达到4047亿美元。 同一时期,中国与尼日利亚贸易总额达到106.57亿美元,成为尼日利亚第三大贸易伙伴。除了基础设施建设,中国也积极在能源、钢铁加工、制造业、农业等领域与尼日利亚寻求合作机会。

微信图片_20180911111255_副本

莱基自由贸易区的规划图。图/财新记者 张子竹

  在2018年中非合作论坛北京峰会期间,尼日利亚联邦工业贸易与投资部长奥凯舒库·埃内拉马(Okechukwu Enelamah)接受了财新记者的专访。埃内拉马自2015年11月起担任尼日利亚的工贸与投资部长,此前他有长达27年的私人部门工作经验,领域横跨金融、咨询、审计和私募基金。

Okechukwu-Enelamah

尼日利亚联邦工业贸易与投资部长奥凯舒库·埃内拉马(Okechukwu Enelamah)。

  埃内拉马强调,除了保持高层的良好关系之外,尼日利亚政府希望与中国的合作是战略性的。“中非合作论坛就是一种战略──中国对非洲的战略。我们也有自己的战略”。埃内拉马说,尼日利亚的对华战略围绕着基础设施、人才发展以及数字化等合作展开,这可能是尼中双方最有可能的合作对接点,并与中国的特长和对非战略相适应。

  与许多资源型国家一样,尼日利亚迫切渴望产业多元化发展。目前,尼日利亚探明原油储量高达374亿桶,位居非洲第二,世界第八。石油输出国家组织(OPEC)数据显示,2017年,尼日利亚总出口值达到466亿美元,其中仅石油出口就达到386亿美元,约占该国总出口额83%,石油价格对尼日利亚经济产生着主导影响。

  但同时,尼日利亚的石油下游产业薄弱,面临资本不足、技术支持缺失、维护不善等诸多问题,炼化效率不佳。如何减弱对原油出口的依赖,尼日利亚经济面临的现实挑战。

  尼日利亚要如何实现产业多元化?埃内拉马以设立经济特区为例指出,尼日利亚希望与中国公司一道,生产更多有附加价值的产品。他透露,许多行业领先的中国公司已经与尼日利亚贸工部门表示,要在尼日利亚开设工厂,延长产业链,打造一个非洲货物来源集中地。他同时表示,一些中国公司正准备向外输出工作机会。尼日利亚希望成为这一形势下的受益者之一。

  在本届中非合作论坛举行期间,华为刚刚与尼日利亚银河主干有限公司签署了尼日利亚国家信息通信技术基础设施项目(NICTIB II)第二期合作协议,项目价值3.28亿美元。华为还承诺公司每年为1万名尼日利亚人才提供信息技术培训。

  在与财新记者的对话中,埃内拉马多次提到“战略性”这个关键词语。

  尼日利亚投资促进委员会(Nigerian Investment Promotion Commission,NIPC)执行秘书长伊万蒂·萨迪库(Yewande Sadiku)在对 “战略性”的概念加以阐述时说:投资需要自主寻找,好的投资战略,要与具体的目标和行业发展计划相吻合。尼日利亚对于中国用经济特区来实现发展的模式有特殊兴趣,因为这一模式对于有针对性地锁定合作方向很有帮助。

  但萨迪库也提醒,政府间合作存在局限。吸引投资并不单指那些由政府支持的项目, “在很多国家,尤其是尼日利亚,我们希望私人部门可以成为发展的引擎。政府不能担保私人部门如何表现。”萨迪库表示,尼日利亚希望寻求与中国的合作,但是也需要考虑市场风险。

  接受财新记者采访的多名尼日利亚官员认为,经商环境是尼日利亚的核心竞争力之一。据2018年10月世界银行发布的《2018年营商环境报告》,在全球190个经济体中,尼日利亚的营商环境在启动商业活动、申报建筑许可、产权登记、贷款审批以及税收政策等方面有显着提升,名列2016─2017年全球范围内,经商环境上有快速进步的十大经济体之一。

  早在2000年的第一届中非合作论坛上,中国政府就宣布,会与非洲国家分享中国借经济特区吸引和管理投资的经验。

  但总体而言,非洲各国的经济特区发展至今仍难称十分成功,常见的发展瓶颈包括:选址偏僻、基建和公用设施服务落后、优惠政策执行力度弱、融资规划和运行实际产生分歧、人员技能培训缺失等。

  据负责自贸区管理的尼日利亚出口加工管理局(Nigeria Export Processing Zones Authority ,NEPZA)网站显示,目前尼日利亚有至少33个自由贸易区,正在运营中有12个,还有21个正在修建或还没启动建设。近年间随着工业化政策带动,更多自由贸易区、工业园区等正在尼日利亚各州遍地开花,其中较为人知的莱基自贸区、奥贡自贸区和卡拉巴自贸区等的兴建运营均依托中国资本。

  尼日利亚工业贸易与投资部长特别顾问费米·伊敦(Femi Edun)在接受财新记者采访时,列举了尼日利亚经济特区发展中总结的经验。

  他认为,发展经济特区不是房地产游戏,提高对投资者的性价比回报对项目成败十分重要;政府部门政府应该在前期就开始协调项目地政府、当地社群、发展商、联邦政府和入驻投资者的利益关系。具体到项目上,政府与园区开发商的关系比与承建商的关系更加重要;投资前期,可行性分析和总体规划应当做好,同时预估项目对坏境和社会影响,等等。

  “我们希望在中国渴望加强兴趣的领域上与中国合作,以加强我们的竞争力,制造更多出口产品输出到亚洲国家。” 埃内拉马说,“这是我们实现更加可持续、包容的工业化战略的正确道路。”

  由于地理区块阻隔和历史与地缘政治的遗留因素,非洲经济发展的另一大问题是非洲内部的区域一体化进程缓慢。

  据联合国贸发会议(UNCTAD)数据显示,2016年非洲国家之间互相贸易的总出口额,仅占非洲各国总出口量的18%左右,相较亚洲国家间的59%和欧洲国家间的69%,仍有很大差距。

  在被问到中国在非洲的投资,是否会导致非洲国家之间的竞争加剧时,埃内拉马认为,中国和非洲国家其实有很多协同和合作的空间。单一的非洲国家经济体量和中国无法匹配,因此中国面对的是非洲的集体利益,中非合作论坛上所宣布的600亿美元支持也是基于这样的基础。

  “当合作创造了一定规模的经济体量、产生了协同,它会提升你跟对方的议价能力,也能让对方有更多激励来与你合作”,埃内拉马说。“我认为中国会支持非洲大陆自由贸易协定、区域一体化的动议和非洲2063年发展议程等等,因为非洲会变成一个更有活力,更重要的市场。”

责任编辑:徐和谦 | 版面编辑:刘明晖
  • 此篇文章很值
  • 赞赏激励一下

首席赞赏官虚位以待

推广

财新私房课
好课推荐
财新微信

热词推荐
昆明火车站暴恐案 杨鲁豫 税务师 私募债 三个有利于 银监局 硬座 prl 长江流域 中国企业500强 僭越 埃博拉病毒 电e宝 无法控制 三年自然灾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