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世界 > 要闻 > 正文

朝鲜将隔离观察期延长为30天 美称愿助朝鲜应对新冠防疫

2020年02月14日 19:46 来源于 财新网
可以听文章啦!
国际援助组织担忧,受限于国际制裁、医疗卫生资源相对匮乏的朝鲜,或不具备充足手段应对一旦出现的疫情。但朝鲜尚未向外界通报任何新冠病例
2020年2月8日,针对全球新型冠状病毒,朝鲜进一步加大预防力度。平安北道卫生防疫所最大限度地利用宣传工具,提高居民的危机意识,积极采取切实可行的防疫措施,同时自力生产消毒药,彻底消毒群众聚集地点和摆设物品。图/朝鲜劳动新闻网站

  【财新网】(记者 王自励)尽管截至目前,朝鲜尚未向世界卫生组织通报任何新冠肺炎的确诊病例,但朝鲜国内的防疫工作、边境检查,以及对曾有国外旅行史人员的健康追踪已大规模展开。

  国际援助组织担忧,受限于国际制裁、医疗卫生资源相对匮乏的朝鲜,或不具备充足手段应对一旦出现的疫情。

  对于朝鲜可能遭受的疫情影响,美国国务院在2月13日的一份声明中表达了“深切关注”(deeply concerned)。

  这份以美国国务院发言人奥尔塔格斯(Morgan Ortagus)名义发布的声明称,考虑到朝鲜民众应对新冠疫情的“脆弱性”,美国“强烈支持并鼓励”美国和国际上的援助组织帮助朝鲜抗击疫情,还称“美国已准备好了迅速为这些组织的援助得到批准提供便利。”

  美方的上述表态,被认为回应了当日早些时候,国际志愿救援组织“红十字会与红新月会国际联合会”(IFRC)发出的呼吁。

  IFRC亚太地区主任卡斯特利亚诺斯(Xavier Castellanos)发布声明称,目前迫切需要个人卫生防护装备和病毒检测工具,以应对朝鲜可能爆发的疫情。他还呼吁应对IFRC组织驻朝鲜办事处的银行转账制裁予以豁免,还说这是一项“至关重要的挽救生命的干预措施”。

  声明称,“目前没有其他方式可以进行人道主义干预,我们必须现在就采取行动。”

  尽管过去两年间,朝鲜和美国举行了多轮对话,双边关系有所缓和。但在有限的人道援助项目之外,美国迄今未放松对朝鲜制裁的整体立场;在美方主导施压下,联合国安理会对朝鲜的制裁框架仍然维持。

  为遏制朝鲜的核导计划,联合国安理会自2006年起对朝鲜实施经济制裁,包括禁止与朝鲜的商业、贸易、金融交往等。

  此框架下,任何国家或国际组织只有得到联合国安理会对朝制裁委员会的批准,才能向朝鲜提供人道主义援助。

  但即便获得豁免,对朝鲜的人道救援行动仍面临诸多挑战,包括物资入境朝鲜时常延误、救援资金面临转账困难等。

  日前,安理会对朝制裁委员会曾表示,如果有需要,该委员会“随时准备好尽快考虑任何与预防和治疗新冠病毒相关的豁免请求”。

  这意味着,未来若朝鲜主动向国际社会请求防疫物资援助,相关的人道援助方案有望快速得到批准。

  但到目前为止,朝鲜仍以边境管制、加强群防动员为主要防疫思路。朝鲜卫生官员也已多次出面强调,该国境内尚未出现任何新冠肺炎的确诊病例。

  世界卫生组织(WHO)则在2月12日提供给媒体的声明中证实,朝鲜卫生部门尚未向其通报任何新冠病例。

  这份声明还称,应朝鲜保健省要求,WHO正向朝鲜提供实验室试剂和个人防护装备,包括护目镜、手套、口罩和防护服等。

  WHO说,其正在与包括朝鲜在内的所有成员国合作应对新冠疫情,为其提供指导方针和技术支持,以便及早发现病例、隔离和治疗确诊者、追踪接触者,并促进与风险相称的其他行动。WHO表示,“与其他国家一样,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正在采取措施保护人民的健康。”

  从朝鲜官方媒体的报道可看出,近来朝鲜的防疫措施和指挥体系已历经一波升级──从原本仅将防疫重点置于边界防控和对有出境史的人员进行筛查,扩大到朝鲜全境各地,并追踪筛查已入境的重点防控对象,加强公众宣传。

  除各道、各城市成立相应防疫指挥机关,朝鲜还围绕铁道系统建立了防疫体系,严防可能发生的病毒影响,通过交通动脉散播。(详见财新网“朝鲜升级新冠疫情防控态势 成立中央紧急防疫指挥部”)

  朝中社2月12日的报道则指出,为彻底切断病毒流入途径,朝鲜最高人民会议常任委员会已紧急通过决定,要求将朝鲜境内接受隔离人员的隔离期,从15天延长至30天;朝鲜的所有机关、部门,及常驻和逗留在朝鲜的外籍人士都必须遵守这项决定。朝鲜官方称,这样做的缘由是因为周边国家的新冠病毒感染者和死亡病例正在日益增加,且已有研究指出此类病毒的潜伏期最长可达24天。

  据IFRC在2月11日报告,近期朝鲜本国的红十字会已应朝鲜政府的要求,向朝鲜北部边境地区派遣了500名人员进行检疫工作。

  朝中社也在2月12日对朝鲜红十字会的防疫工作进行报道,称红十字会已启动灾难管理应对常务组,并安排志愿者前往现场和入户讲习。

  这篇朝鲜官媒报道称,在家户责任医生的合作下,朝鲜红十字会志愿者给居民们解释了传染病的危险性、扩散途径和发病症状等,并活跃开展同预防对策有关的卫生宣传工作,还积极参加在每户家庭找出发烧、咳嗽、流鼻涕、呼吸困难等疑似病人的检验检疫工作。

  志愿者还来到一些群众聚集的场所进行宣传活动,帮助人们掌握与传染病有关的医学常识,要求人们发扬互帮互带的美好风尚。

  此外,为配合全球防疫工作,朝鲜红十字会也在“积极抓好同各国红十字团体和国际组织的各种合作事宜”。

  在近期朝鲜官媒刊载的照片和发布的“科学预防新冠病毒肺炎”宣传片中,随处可见朝鲜各级机构人员、街头普通民众佩戴口罩,及学习防疫知识的场景。

  这些宣传资料还展示了穿戴卫生防护装备的朝鲜防疫人员对公交列车等公共设施进行消毒、为民众测量体温,以及朝鲜儿童排队洗手等画面。

  朝中社、《劳动新闻》的报道指出,平壤的多个服装工厂正每天生产数万只口罩;而在平壤以南的沙里院市(Sariwon),卫生防疫站也在“自行生产消毒剂,并负责向工厂、企业和社区单位供应,以预防新冠病毒的感染。”

  朝鲜医学研究院医学生物学研究所副所长李铁俊表示,该所正紧急生产“具预防及治疗效果的白细胞介素2注射剂、spleukin喷雾药”等,其他新型的抗病毒药物的研发工作也在推进。

  为了防范新冠疫情,朝鲜已于1月底主动提出并关闭了位于朝鲜开城的韩朝联络办公室,但仍与韩国方面保留了平壤-首尔间的直通电话及传真等联络渠道。

  韩国统一部则在2月3日提出,韩国政府认为韩朝有必要携手开展防疫工作,将根据双方防疫进展向朝方提议联手防控。

  有分析认为,鉴于当前朝美对话陷入困境,朝鲜又面临严峻的防疫挑战,此时正是韩国通过主动提出防疫合作以增进韩朝民族情感,从而实现按照韩方意愿推进和管控半岛和平的良好机遇。

  但也有观察指出,除非朝鲜主动提出请求,否则韩国将很难主动为其提供防控新冠疫情的援助。

  考虑到韩国国内的新冠病毒感染人数正在攀升,并出现了口罩等物资抢购现象,此时韩国民众将对援助朝鲜非常敏感。

  据韩国统一部记录,2003年SARS疫情期间,朝鲜曾允许国际援助进入该国帮助抗疫,包括提供医护物资和进行人员培训等。

  2009年H1N1流感席卷全球时,朝鲜还曾接受韩国保守派李明博政府的援助,包括可供数万人使用的抗病毒药物达菲和洗手液等物品;当时,朝鲜方面还对外公布了新义州和平壤地区出现的确诊病例。2015年韩国爆发MERS疫情后,韩国政府还曾在朝方要求下,通过当时韩朝共同运营的开城工业园区将体温检测设备租赁给朝鲜方面使用。

  此文限时免费阅读。感谢热心读者订阅财新通,支持新闻人一线探求真相!成为财新通会员,畅读财新网

  更多报道详见:【专题】新冠肺炎防疫全纪录(实时更新中)

责任编辑:徐和谦 | 版面编辑:李东昊
推广

财新私房课
好课推荐
财新微信


热词推荐
e租宝 交易商协会 香港经济 债转股 启东事件 社会抚养费 雷洋案尸检 全面深化改革 僭越 做市商 吴晓灵 网贷天使 数字货币 强奸罪 朱明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