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世界 > 要闻 > 正文

伊朗单日新增确诊逾千人 华人留守“倒灌”步步惊心

2020年03月06日 21:25 来源于 财新网
可以听文章啦!
目前在伊朗的国人回国,是由民间自主报名、在中国驻伊朗大使馆协助下洽商开通的包机。也有部分中国人选择留下来共渡时艰
据伊朗卫生部在当地时间3月6日下午消息,伊朗境内的新冠肺炎确诊病例当日再次出现激增。截至3月6日中午,一日内共新增1234例,刷新了此前单日新增800多例的纪录,使伊朗全国累计确诊病例升至4747例。图/新华社

  【财新网】(记者 王自励 吴红毓然)据伊朗卫生部在当地时间3月6日下午消息,伊朗境内的新冠肺炎确诊病例当日再次出现激增。截至3月6日中午,一日内共新增1234例,刷新了此前单日新增800多例的纪录,使伊朗全国累计确诊病例升至4747例。其中,伊朗新增死亡病例17例,累计死亡人数达124例。

  伊朗3月6日发布的这一单日确诊和死亡病例增幅,不但成为该国疫情暴发以来最高的一天,增速也超过了同期的意大利和韩国。

  伊朗卫生部发言人贾汉普尔(Kianoush Jahanpour)还透露,目前新冠病毒感染已蔓延到伊朗全国的31个省。

  此前在3月5日,伊朗当局已宣布将设立检查站,限制民众在主要城市之间的旅行,以阻止疫情进一步蔓延。同时,伊朗还决定关闭国内所有学校及大学,直到伊朗历的年末,即公历3月20日。

  另据伊朗官方的伊斯兰共和国通讯社(IRNA)报道,伊朗资深外交官、曾担任伊朗外交部长顾问的侯赛因·谢赫伊斯兰(Hossein Sheikholeslam),已于3月5日晚些时候因感染新冠病毒去世。

  此前,伊朗境内已有一名副总统、卫生部副部长和23名议会成员等确诊感染了新冠病毒。其中,已知去世的包括伊朗前任驻梵蒂冈和埃及大使Hadi Khosroshahi,以及伊朗最高领袖的顾问、“确定国家利益委员会”成员Seyed Mohammad Mirmohammadi。这两人都是年过七旬的高龄者。

  最新感染并宣告去世的谢赫伊斯兰现年68岁。生前担任伊朗议会议长拉里贾尼(Ali Larijani)负责国际事务的助理,此前还曾任伊朗外交部长扎里夫的资深顾问,以及伊朗驻叙利亚大使。

  但谢赫伊斯兰最为人关注的,是曾在1979年作为一名追随伊朗宗教领袖霍梅尼的激进学生,参与冲入美国驻伊朗大使馆、扣押馆内美方外交人员的“伊朗人质危机”事件。在伊朗官方通讯社的报道中,他被称作“一位经验丰富的革命外交家”。

  在谢赫伊斯兰之前,伊朗的11位副总统之一、负责妇女和家庭事务的副总统玛苏梅·埃卜特卡尔(Masoumeh Ebtekar)也于2月27日宣布感染了新冠病毒。她也曾在当年劫持美国人质事件中,担任主谋的伊朗激进大学生团体的英语发言人,而为西方世界所知,并留下相对负面的形象。

包机如何回国

  在伊朗疫情发酵之下,中国境内已出现多起伊朗“倒灌”病例。截至3月6日中午,来自伊朗的境外输入病例已有北京2例、宁夏3例、甘肃11例、上海4例。其中,甘肃新增的11起伊朗输入病例,为滞留伊朗华人乘商业包机由伊朗返回兰州导致。

  甘肃省卫健委3月5日晚间披露,3月2日20时至3月5日20时,共有311人乘商业包机由伊朗到达兰州,他们现在均已全部隔离。而确诊患者已在省级定点医院隔离治疗;与确诊者密切接触的病例中,有38人在省级定点医院隔离留观,262人在集中隔离点隔离,并在进一步进行医学检测检查。

  浙江外国语学院环地中海研究院院长马晓霖告诉财新记者,在伊朗疫情愈发严峻的情况下,各国将自己的侨民从伊朗先接回去,既能一定程度上减轻伊朗的防疫负担,同时有利于减少在疫情恐慌之下,个人无组织地从伊朗撤离,导致的疫情回流现象和扩散隐忧。

  在本波疫情暴发前,中国在伊朗什叶派圣城、也是伊朗疫情始发地库姆市学习的中国留学生大约有700多人,他们主要是在当地学习宗教知识。此外,在伊斯法罕市、马什哈德市和戈尔甘市等宗教城市,也有中国留学生在当地学习宗教知识。在伊朗首都德黑兰和加滋温市,则有不少中国留学生在当地学习波斯语。

  由德黑兰飞回中国的首班包机之所以飞回兰州,主因是因为首批回国的146名中国公民中,主要居住在中国西北地区,包机上主要搭载的是在德黑兰和库姆两地的中国留学生。

  据财新记者获悉,上述包机由中国南方航空运营,南航将分批次前往伊朗接人。目前在伊朗的国人回国,是由民间自愿报名、在中国驻伊朗大使馆协助下洽商开通的包机。因此是采取自愿登记报名、费用自理的模式。首趟直飞包机的票价为人民币3728元。

  从伊朗飞回的第一架包机于3月4日从德黑兰飞抵兰州,接回了近150名滞留在库姆和德黑兰两地的中国留学生;第二架包机于3月5日抵达兰州,共接回163名中国公民。

  据财新记者了解,目前除中国外交部领事司以及中国驻伊朗大使馆之外,伊朗方面的伊朗签证申请中心和伊朗在中国投资设立的波达亿投资发展有限公司,均在协调包机事宜。

  据另一名目前仍滞留在德黑兰的中国能源类国企员工告诉财新记者,该公司曾在3月5日通知,要求该企业所属员工暂时留在当地,具体何时撤离则等候国内主管部门进一步通知。该员工推测,这一考量,可能是有鉴于中国国内的隔离资源有限所致。

  据这名能源类国企员工介绍,伊朗疫情暴发后,许多中国和伊朗之间的往来航班遭暂停。在此次回国包机开通之前,仅剩下伊朗的马汉航空仍在运营从曼谷和吉隆坡中转回中国的两条航线;以及由俄罗斯航空运营、从莫斯科中转回中国的一条航线仍在运营。

  该人士还说,由于此前从伊朗返回中国的班机乘客中,出现不少入境后开始发热、随后确诊感染新冠病毒的案例,因此许多在伊朗的中国人也因担心在机上遭到感染而选择暂时留在伊朗当地。

  一名已在3月4日乘坐首趟包机返回兰州的中国留学生则告诉财新记者,在伊朗疫情暴发四五天后,许多在伊朗的中国留学生出于担忧,陆续开始向中国驻伊朗大使馆留言、登记资料,希望能尽快乘包机回国。据她回忆,登记报名的人数有1000多人。在3月3日晚上于德黑兰机场准备登机时,机场内起初只有来搭包机的中国人,等中国人都完成值机后,才有搭乘其他航班的伊朗人陆续出现。

  在等候值机和正式登机前,都有身穿防护服的伊朗工作人员前来测量体温;若体温超过37度者会被反复测量,体温持续不低于37度者,则被安排提前值机,并与旁人分开就座。还有一位体温达37.6度的人,没有被允许登机。

  搭乘首班包机回国的留学生说,这架包机的后三排座位已被提前预留出来,充当隔离区,供体温检测较高的人乘坐。其他人入座时,也被要求同排的三个座位上只坐两个人,中间须空出一个位置,保持一定距离。

  在飞行近7小时后,这架搭载在伊中国留学生的包机终于在北京时间3月4日下午2点抵达兰州。

  这名中国留学生说,在下飞机前,所有乘客又在机上等候了4个小时,期间被要求填写在伊朗及回国后的住址、旅行史、与确诊新冠病人和野生动物的接触史等信息,但并未对乘客们量体温。

  此后,这一行146名中国公民才分批次、每8个人一批陆续下飞机。兰州当地也有穿着防护服的工作人员前来接机,负责将他们接往指定隔离点。

  据这名女性留学生描述,她被分到的隔离点是兰州新区一家新修的医院,事先已进行隔离防疫处理,“房间很大,摆了一张床,厕所、电视、Wi-Fi、生活用品等配备齐全,就是有点冷”。一行人一到医院,就接受了咽拭子测试、验血、拍片等,当时群体中尚未出现有症状者。

  但据另一名同行的男性留学生说,其所在的隔离点从3月5日早上就有几个人出现发烧症状,此后立即被送往定点医院。

留在伊朗捐物资

  自3月3日中国开通返回国内的包机后,在德黑兰大学念书的中国留学生拜腾原本也计划乘包机回国。但他临时得知有中国国内企业希望向伊朗的医院捐赠口罩、医疗设备等物资,于是决定留下来帮助协调和对接。

  “因为国内已经开始复工,生产力慢慢在往上升,所以可以给伊朗再做一批捐赠。”拜腾告诉财新记者,自己熟悉波斯语、又有相关志愿工作的经验,因此可以帮的上忙。“但当时,我身边的中国同学都走得差不多了,所以我想先留下来,把这些事情做完再回国。”

  拜腾说,伊朗在美国制裁下,经济状况一直不好,境内物资也并不充足。但他听说当中国遭遇疫情冲击后,“在我们国家最困难的时候,伊朗给中国先后捐了约200万个口罩。”

  在1月底中国疫情暴发最严重时,拜腾还曾与德黑兰大学中国学生会的多名校友一起,协助在中国的捐赠者从伊朗采购了一批医疗物资,运往武汉协和医院,包括3000件医用A级防护服、上万个口罩等。

  尽管当时伊朗境内尚未公布疫情,但伊朗当局对医用物资出口仍有限制。拜腾说,在反复解释和劝说下,伊朗边防治安部队以及德黑兰的海关负责人“被打动了”,运往武汉的这批人道救援物资才得到放行。

  回忆起当时的场景,拜腾最大的感慨是“人性无国界”。他说,面对30个箱子、接近1吨重的医疗物资,(伊朗)海关工作人员问他“如果未来新冠疫情在我们国家暴发,我们该怎么办?”

  拜腾说,他一听这话便想“完了,发不了这批货了。”但后来经过耐心的解释和说服,这支海关队伍最终决定放行这批货。

  拜腾认为,这批从伊朗运往中国的捐赠物资能被放行,也归功于中伊两国多年来的友好交往。

  “伊朗此前发生水灾、地震时,美国制裁不允许全球对伊朗给予人道援助。当时只有中国派来两架飞机运来一些物资。这些事情我一说,伊朗的边防部队与海关都知道。”

  等到伊朗疫情开始发酵后,拜腾又买了300个N95口罩、500双医用手套、2个测温枪和20个护目镜等捐给德黑兰国际机场的边检治安部队,以示对他们当初同意放行援华物资的感谢。

  拜腾说,眼下他选择继续留在伊朗,也是“出于一种报恩的想法”。

  他说,“在伊朗,医院和普通民众都没法买到口罩、酒精了。”目前主要的挑战在于,需要有航空公司能将物资运进伊朗,伊朗的医院也须向海关开具申请才能接收救援物资,同时还要防止物资流入黑市被非法高价卖出。”

  伊朗疫情告急后,在2月25日,中国驻伊朗大使馆代表中国政府和当地中资企业,向伊朗卫生和医疗教育部捐赠例25万只口罩。2月29日凌晨,由一行5人组成的中国红十字会志愿专家团也已抵达伊朗,并携带了中方援助伊朗的部分医疗物资。

  马晓霖认为,中国第一批向伊朗派出的5名志愿专家,可为伊朗医疗同行提供应急培训和指导,并将中国的新冠诊疗方案、应对疫情的经验和具体做法与伊朗分享,“至少可以跟他们讲中国是怎么做的,从行政管理、医疗层面需要什么装备、资源,如何释放产能,如何既防范疫情又保障生产,甚至怎么避免我们走过的弯路。”

  据中国红十字会官网发布,3月4日,中国红十字会志愿专家团队协同日前刚抵达伊朗的世界卫生组织专家组,一同赴伊朗德黑兰的两家医疗机构联合考察。

  在德黑兰的Masih Daneshvari医院,志愿专家团队重点考察了针对新冠病人设立的急症留观病房和重症监护病房(ICU),详细了解了对新冠患者的收治、救治情况,并与医院医护人员就诊疗方案进行深入交流。

  在德黑兰北部的社区公共卫生服务中心,中国的志愿专家团队详细询问了对新冠病人密切接触者或疑似病例的登记上报、信息管理分享、追踪管控等情况,同时分享了社区防控的措施经验。

  3月4日下午,中方志愿专家团队应邀与伊朗卫生部进行工作交流,结合中国《新型冠状病毒肺炎防控方案(第五版)》,重点突出“四早”和“联防联控”“群防群控”等防控策略,向伊方介绍了中国在新冠疫情防控方面的主要措施。同时,还依据中国《新型冠状病毒肺炎诊疗方案(试行第七版)》,向伊方介绍了使用恢复期患者血浆输注及相关的新冠治疗方案。

疫情下的伊朗生活

  全球新冠疫情最早在中国暴发,继而伊朗也发现病例,这使得当地华人在疫情期间也遭遇了一些别样对待。

  据前述的中国女性留学生描述,伊朗疫情暴发后,许多当地中国人不敢出门,因为如果戴口罩出门,“有伊朗人会用眼神看你,觉得你得了病,还可能会骂你”。

  前述在德黑兰的中企员工也向财新记者回忆,中国的疫情暴发后,伊朗当地合作方曾要求他和几名中国同事先到医院开具健康报告,否则不能进入作业现场,后经沟通告知对方自己近期没有中国旅行史,对方才作罢。

  据前述女性留学生形容,尽管伊朗首批出现在库姆的2个病例,在通报确诊时就已经死亡,但当时伊朗当局的疫情宣传仍轻描淡写,“当时新闻里说了一句,‘戴口罩有用是一句谣言,只要勤洗手就不要紧了’。”

  疫情大规模暴发后,德黑兰的餐馆准备了免水洗手液,但未暂停营业或限制人流。到目前为止,伊朗也没有全面要求停工,许多人照常上班,但伊朗已宣布全国学校停课、改由网上授课。

  在她看来,在伊朗政府起初的淡化宣传下,伊朗公众对疫情的重视程度普遍不高,“很多人觉得戴口罩没有用,觉得这个病也没有说的那么恐怖,感觉挺放松的”;疫情刚在伊朗发端时,在她所在的课堂上,除了5名中国留学生,其他人都没有戴口罩,“老师还问我们为什么要戴口罩。”但在疫情发酵不久,伊朗国内就再难买到口罩、消毒液等防护物资。

  她说,伊朗的医院即便平时去也总是人满为患;而在疫情暴发初期,当地医院看起来并没有额外防护措施。

  伊朗政府还曾在疫情期间宣布放假,以鼓励民众呆在家中、减少出行。但据她描述,有部分伊朗人反而利用这个特殊的假期,到伊朗北部地区旅游。如今,北部风景如画的吉兰省,已是伊朗疫情最重的区域之一。

  3月5日,疫情突出的伊斯法罕省及吉兰省已先后发布通知,在即将到来的波斯新年期间禁止外省或外国游客入境。伊朗卫生部长也在同日宣布,将在主要城市之间设立健康检查站,限制人们的旅行。

  一名来自库姆的伊朗籍导游则告诉财新记者,此前伊朗南部五个颇受游客青睐的岛屿——格什姆岛、霍尔木兹岛、基什岛、亨冈姆岛和拉腊克岛,均已下达封锁对外交通的措施,拒绝任何岛外访客,但仍允许当地居民在岛内自由活动。

  相关报道:甘肃新增17例境外输入新冠肺炎 累计境外输入28例

  点击财新网交互H5“海外新冠疫情实时动态”了解更多。

  此文限时免费阅读。感谢热心读者订阅财新通,支持新闻人一线探求真相!成为财新通会员,畅读财新网

  更多报道详见:【专题】新冠肺炎防疫全纪录(实时更新中)

责任编辑:徐和谦 | 版面编辑:杨胜忠
推广

财新私房课
好课推荐
财新微信


热词推荐
胡和平 网贷天使 熔断 交易商协会 中央委员 方洪波 好大一棵树 高澜股份 负面清单 洛克菲勒中心 王文涛 中央巡视组 收官 郭广昌 贸易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