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世界 > 要闻 > 正文

新冠疫情演变为“大流行” WHO定性为何姗姗来迟?

2020年03月13日 18:05 来源于 财新网
可以听文章啦!
根据联合国的分析,升级为全球大流行病,表明新冠病毒疫情已经在全球范围内广泛传播,但不意味着病毒本身更加致命了
此次WHO宣布大流行早在国际社会预期之中,更有不少声音认为WHO这次对宣布大流行的表态过于迟缓。图/视觉中国

  【财新网】(记者 陆文)3月11日,世界卫生组织(WHO)总干事谭德塞宣布,考虑到新冠病毒的传播及其严重性,以及对(一些国家)不作为的震惊,WHO评估新冠病毒疫情已具备“大流行(pandemic)”特征。此次WHO宣布大流行早在国际社会预期之中,更有不少声音认为WHO这次对宣布大流行的表态过于迟缓。

  全球大流行这种表述特指传染病在多个国家出现重大且持续的人传人状况,即疾病对全球人口造成持续威胁的状态。“大流行(pandemic)”与“流行病(epidemic)”的区别在于,流行病指一个小范围内有不寻常数量的人同时感染同一种疾病,而大流行则是流行病在全世界蔓延。

  最早在今年2月就有国际公共卫生专家提出新冠疫情将发展成“大流行”。2月12日,美国国安会医疗和生物防御准备事务的前主管Luciana Borio在参议院听证会上预测“新冠病毒可能在全球范围出现大流行”;2月28日,曾任美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CDC)主任及纽约市卫生局局长的Tom Frieden判断新冠病毒疫情将无可避免成为全球大流行。

  WHO在3月11日宣布大流行后,不少国际公共卫生专家批评为时过晚。美国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公共卫生学院副院长、流行病学资深终身教授张作风表示,新冠肺炎已经在全球六大洲出现病例,并且具备人传人和死亡率高的特征,WHO宣布“大流行”太晚。英国牛津大学流行病学家陈铮鸣则公开表示至少十天前就应宣布。香港大学公共卫生学院教授高本恩也提出,早至2月初就可判断难以控制住新冠疫情成为一场全球大流行,WHO本可以更早宣布。

  为什么WHO至3月11日才决定宣布新冠病毒疫情为“大流行”?在宣布大流行的前两周内疫情出现了怎样的转变?

  2月26日,中国境外报告的新增病例数量首次超过了中国境内,疫情扩散到了包括中国在内的34个国家。其中最严重的韩国、意大利和伊朗等国出现多起聚集性感染,新增确诊病例数量出现井喷式上升。

  当时韩国确诊1261例、死亡12例,已将传染病警报提高到“红色”最高等级,过去五天新增确诊病例数较之前飙升20倍,部分集中感染地区实施隔离封锁措施。意大利确诊322例、死亡11例,成为欧洲新冠肺炎疫情最严重的国家,12个市镇紧急“封城”。伊朗作为中东新冠病毒疫情的重灾区,确诊95例,死亡15例,是当时海外疫情中死亡病例最多的国家。

  在2月26日WHO针对新冠病毒疫情的例行记者会上,WHO总干事谭德塞总结了世卫─中国联合专家考察组在中国考察的情况,指出中国的疫情在1月23日到2月2日之间到达高峰并稳定下来,之后一直稳步下降,新冠病毒的基因序列也没有产生显著变异。专家组还估计中国采取的防疫措施有效地避免了大量确诊病例。

  谭德塞2月26日还表示,虽然中国境外报告的新增病例数量首次超过了中国境内,但目前有9个国家超过两个星期没有再上报新增确诊病例,有14个国家超过一个星期没有上报确诊病例,说明全球对新冠病毒的防疫还没有失控,因此“不应该太急于宣布大流行”。

  两天之后的28日,WHO将新冠肺炎疫情全球风险级别由此前的“高”上调为“非常高”。当时,中国境外已有51个国家和地区确诊共计4691例病例,其中包括67例死亡。韩国日新增571例,意大利日新增250例,伊朗日新增104例。然而,谭德塞称此时大多数病例仍可追溯到已知的接触者或病例群,“还没证据表明该病毒正在社区中自由传播”。

  WHO紧急卫生计划执行主任瑞安(Mike Ryan)则警告受影响各国将出现包括床位短缺在内的公共卫生资源不足,称世界各地的医院还没有做好应对新冠病毒暴发的准备,即使是在更发达国家的卫生系统也“还没有做好准备”。“我们已经在一些国家和相当发达的国家看到过,在上周病例数迅速增加的情况下,他们难以应付临床病例数。” 。

  到了3月2日,新冠病毒疫情已经扩散到65个国家,在中国境外确诊的感染者已达8774人,其中128人死亡。

  此时,韩国每日新增数百病例,更一度在2月29日录得813例的单日增长,累计已报告了4200多起病例,其中22人死亡,这意味着韩国在中国境外的所有病例中占一半以上。谭德塞当时则表示,韩国的病例似乎主要来自五个已知集群的疑似病例,而不是大规模的社区传播,表明针对新冠病毒的防控措施正在奏效,在韩国的流行情况仍是可遏制的。

  谭德塞当时判断说,还没到称新冠病毒疫情为“大流行”的时候。因为迄今为止,在全球报告的88913例病例中,有90%都集中在中国,大部分还都只在一个省。海外疫情仍然集中在韩国、意大利、伊朗和日本,中国境外报告的所有病例有超过80%集中在这四个国家。

  谭德塞还强调,新冠病毒不是流感,遏制病毒是可行的,还有很多出现过感染病例的国家已遏制了病毒,在过去两周内没有新增病例。他补充说,如果有证据表明出现了“大流行”,世卫组织会毫不犹豫地使用这一定性。

  3月4日,中国境外的感染新冠病毒确诊病例数单日新增2223例,累计达到12669例,疫情遍布包括中国在内的77个国家。当日韩国、意大利、伊朗分别录得516例、466例、835例的日新增病例。

  此时,疫情在欧洲呈现出席卷之势。德国在3月4日晚间发布一天内录得新增病例超过100例,累计确诊334例感染新冠病毒的患者 。德国16个州中,仅剩一个州尚未发现病例;疫情最集中的区域是德国西部的北威州。

  德国卫生部长斯潘在同日表示,目前新冠病毒已成为一项“全球性的大流行病”,但德国的疫情尚未到达顶峰。这意味着未来德国的形势还将进一步严峻。

  此后,海外疫情迅速进一步升温,每日新增病例从3月4日上报的2000多例,逐日上升至9日上报的近4000例。谭德塞3月9日在日内瓦召开的例行记者会上表示,新冠疫情已在许多国家出现,如此多的人和国家如此迅速地受到影响,令人担忧。该疫情构成大流行的威胁“已经变得非常真实”。

  但他同时强调,虽然形势严峻,新冠疫情将是“历史上第一次可以控制的大流行。”他还表示,新冠疫情在全球范围内的传播并不均衡,不同国家受疫情影响不同,需要采取有针对性的应对措施。“现在要做的不是在遏制(containment)和缓解(mitigation)疫情传播中二选一,而是需要遏制和缓解同时进行。”

  3月11日,谭德塞终于宣布新冠病毒疫情为大流行,他表示这次是首次冠状病毒引发的大流行,而且是首次可以同时控制的大流行病,他呼吁“所有国家仍然可以改变这一大流行的进程”,同时他又谴责部分国家防疫“不作为”现象。

  根据联合国的分析,升级为全球大流行病,表明新冠病毒疫情已经在全球范围内广泛传播,但不意味着病毒本身更加致命了。据国际卫生专家分析,宣布“大流行”将进一步动摇目前已经脆弱的全球市场,导致更严格的旅行和贸易措施。

  谭德塞辩称,“大流行”不是一个轻易或粗心使用的词。 这个词如果被滥用,可能会引起不合理的恐惧,或者不合理地认为战斗已结束,从而导致不必要的痛苦和死亡。他说:“将当前情况描述为大流行,并不会改变世界卫生组织对新冠病毒构成威胁的评估。它不会改变世界卫生组织在做什么,也不会改变国家应该做什么。”

  他还说,一些国家已经证明该病毒可以被抑制和控制。现在,许多正在处理大型新冠肺炎集群或社区传播的国家所面临的挑战,不是他们是否可以(can)做同样的事情,而是他们是否会(will)做同样的事情。

  “如果国家在响应中发现、测试、治疗、隔离、追踪和动员其人民,那么少数带有新冠肺炎的国家可以防止这些病例成为集群进而阻止这些集群成为社区传播。即使是那些具有社区传播或大型集群的国家也可以扭转这种冠状病毒的趋势。”

  据WHO统计,截至3月11日,全球114个国家和地区共有11.8万病例,其中超过90%集中在四个国家/地区,其中两个国家(中国和韩国)的流行率显著下降。81个国家未报告任何病例,57个国家报告10例或更少。

  点击财新网交互H5“海外新冠疫情实时动态”了解更多。

  此文限时免费阅读。感谢热心读者订阅财新通,支持新闻人一线探求真相!成为财新通会员,畅读财新网

  更多报道详见:【专题】新冠肺炎防疫全纪录(实时更新中)

责任编辑:黄山 | 版面编辑:王影
推广

财新私房课
好课推荐
财新微信


热词推荐
黄坤明 易乾财富 武警部队 sdr alphago 货币政策 国家统计局数据库 e租宝 强奸罪 新凤霞 王传福 长江流域 李显龙 丰城电厂事故 英镑兑美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