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世界 > 要闻 > 正文

【精读2019】之一 国际篇:怨怼烽烟四起 全球负重前行

2019年12月26日 07:30 来源于 财新网
可以听文章啦!
以激切手段迅速回应民意波动的民粹政治路线,在进一步攻城掠地
2019年对国际政坛上的许多主政者们来说,都是备受考验的一年。究竟谁描绘的前景比较可能发生?答案则在每个人的手里。

  【财新网】(记者 徐和谦)2019年对国际政坛上的许多主政者们来说,都是备受考验的一年。从年初委内瑞拉爆发马杜罗政府与反对派领导人自立为“临时总统”的白热化政权争夺,迄今终局未定(详见:委内瑞拉再曝流产政变 原欲从央行夺枪打进总统府),再到同为拉美大国的智利,以首都地铁票价上涨为导火索,点燃了长年经济收益分配不均下的民怨积郁,最后竟使APEC领导人非正式峰会破天荒取消(详见:智利街头骚乱未息宣布取消APEC峰会27年来首见)。

  而在中东,萨达姆倒台、战后16年来踽踽前行的伊拉克,在政府贪腐、青年失业率高涨,邻国伊朗对其政坛渗透频仍的局面下,同样爆发了大规模示威,最后有超过400人在与军警的冲突中丧生,伊拉克总理也黯然下台。(详见:伊拉克抗议:逾400人丧生逼倒总理战后16年为何仍陷泥淖)。

  而在南亚的印度,印度总理莫迪虽然在上半年才以明显优势赢得连任选举(详见:女性投票创新高印度大选莫迪压倒性获胜),然而到了下半年,却接连陷入经济增长幅度明显衰退(详见:分析│印度经济增速连两季低于6%  “增长神话”为何骤然破灭)和争议性公民入籍法案引发印度国内穆斯林激烈抗争的冲突(详见:印度将按宗教划线审核邻国移民入籍 被指歧视穆斯林引发不安)。

  主政长达13年的玻利维亚第一位原住民出身的国家领导人、前总统莫拉莱斯,也在修宪争议、古柯农票仓“生锈”并失去军警的支持后,在中产阶级反对派层层进逼下,仓皇辞庙遁走墨西哥,留下一地唏嘘,暴露出该国阶层冲突叠加族裔张力的内在分歧。(详见:阶层冲突叠加族裔拉锯 政坛巨变下的玻利维亚走向何方) 。

  除了由人类挑起的争端,诸如亚马逊林火所引致的开发vs.环保大争论,更成为巴西总统博索纳罗和西方叫板的谈资(详见:亚马逊火情引欧洲领导人担忧 欲施压巴西遭反批“殖民心态”)。

  就算在未发生明显示威抗议之地,以激切手段迅速回应民意波动的民粹政治路线,也在进一步攻城掠地。

  纠缠在脱欧泥淖之中已超过3年的英国,在12月初的大选中给予此前扬言“不惜无协议脱欧”以换取欧盟让步的保守党首相约翰逊更大的民意授权,使2020年1月31日的英国脱欧终将实现(详见:英国保守党获改选大胜 脱欧前景明朗带动英镑大涨)。

  而在阿根廷,中右翼前总统马克里配合IMF纾困方案的紧缩政策遭选民扬弃,主张以开销促增长的左翼政府重新上台,不少人纷纷担心新任总统费尔南德斯恐将在其副手─也是该国前总统克里斯蒂娜的操纵下,重拾令市场担忧的经济政策(详见:阿根廷民粹左翼候选人击败现任总统   四年紧缩路线遭民意抛弃)。

  波兰的威权主义执政党─法律与公正党也再次获得民意背书,并把欧洲其他国家对波兰政府关于难民政策、社会文化和气候变化等议题上的种种非议,都化作民族主义式的选举筹码(详见:波兰保守威权执政党再获胜选  海外非议未损根基)。

  而在经济上最引人侧目的,莫过于将民族主义、历史问题、经贸对抗和区域安全隐忧同时点燃的日韩贸易战。(详见: 韩日外交争端能否“软着陆”文在寅推迟废约后和解氛围未现)。虽然韩国总统文在寅决定推迟废除和日本《韩日军事情报保护协定》的最终时限以寻求转圜,但这一波折已使美国在东北亚的安全布局出现震荡;而中国和俄罗斯联手提出局部解除对朝鲜制裁的联合国安理会决议草案,也使韩国一方面需协调配合美国对朝立场,又想维护半岛稳定的机遇窗口不被错过的两难尽显无遗(详见:分析|美方称愿对朝鲜展现灵活性 中俄携手能否安抚局势)。

  幸好,中美两大经济体的拉锯,终于在时近岁末之际取得重大进展。(详见:中美就第一阶段协议达成一致 美将分阶段取消对华加征关税) 。

  世界银行认为,随着近期中美宣布达成的第一阶段贸易协议,以及全球货币政策的持续宽松,投资者情绪普遍改善,全球放缓态势可能即将见底回升。(详见:世行:中国2020年经济增长放缓至5.9% 全球或将见底回升)。IMF新任总裁格奥尔基耶娃更乐观预测,中美第一阶段协议将有可能使2020年中国GDP增长达6%(详见:独家|IMF总裁:中美第一阶段协议或促中国明年经济增长)。

  在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70周年的2019年,中国的建交国也在年内同所罗门群岛、基里巴斯先后建交后,达到了创纪录的180个(详见:中国与基里巴斯复交国庆前夕建交国达180国)。

  面向2020年贯串全年的美国大选,美国总统特朗普的弹劾考验,有望于年初迎来分解(详见:分析|弹劾特朗普大幕将启 哪些政治资本让他仍好整以暇);作为挑战者的民主党内,众多候选人中几经淘汰,仍尚未凝聚出一个能吸纳所有“反特朗普”人气的核心。不论是陷入“乌克兰门”阴影的拜登、菁英色彩过强的沃伦,还是老骥伏枥的桑德斯,现在都没能展现出足够的胜选气势(详见:人物|激进变革者沃伦:不止想当女总统)。

  中美关系之路要怎么走下去?来自大洋彼岸的“老中国通”们有的主张“有没有分歧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我们如何管理它们”(详见:专访美前副卿霍马茨:不用告诉中国人怎么做最好,他们自己知道);有的警示说“近几年来出现的态度转变,其实是一种警告”“现代技术的发展,让美国担心─哪怕只是让中国“正常地发展”,都有可能削弱美国的主导地位。若要减少这种担心,需要通过政治来解决”(详见:基辛格:中美若要克服困难现在还不晚 贸易谈判应只是开端)。有的则不失乐观地说“中美建交40年来,双边政治关系虽历经诸多风雨,但两国人民在贸易、投资、科技、教育、体育、传媒、文化等具体事务中建立起的绵密联系,为中美关系不至于因历史或政治事件的负面影响,或因一时的竞争与摩擦而偏离航道,打下了根基。”(详见:美外交老将卜励德:中美关系稳定要靠“水面下的冰山”)究竟谁描绘的前景比较可能发生?答案则在每个人的手里。

  更多精读2019系列文章详见专题

责任编辑:徐和谦 | 版面编辑:邱祺璞
推广

财新网主编精选版电邮 样例
财新网新闻版电邮全新升级!财新网主编精心编写,每个工作日定时投递,篇篇重磅,可信可引。
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