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世界要闻正文

世界杯申办丑闻困扰国际足联

2014年06月12日 16:09 来源于 财新网
行贿指控正在调查当中,现任主席布拉特在压力下仍决定竞选连任,2022卡塔尔世界杯面临多方指责

  【财新网】(见习记者 曹源)6月11日,巴西世界杯开幕前一天,国际足联(FIFA)大会在圣保罗闭幕。现年78岁的国际足联主席赛普·布拉特(Sepp Blatter)在会上宣布,他将会在2015年继续竞选主席职位,力争迎来自己的第五个任期。

  “我知道我的任期即将在明年的5月29日结束,但是我的使命还没有完成。我已经准备好陪伴你们进入未来。”布拉特在会上说。

  布拉特将面临比以往都要艰险的局面。最近爆出的世界杯申办丑闻,已经让他治下的国际足联备受争议。受国际足联指派,由前任美国联邦检察官麦克·加西亚(Michael Garcia)带领的一个独立道德委员会正在调查2018年和2022年的世界杯申办投票结果。

  国际足联秘书长杰罗姆·瓦尔克(Jerome Valcke)表示,希望加西亚能够在世界杯开幕前递交调查结果。布拉特本人则在接受采访时表示,调查结果将可能在“九月或十月”公之于众。

  据CNN报道,本周三,欧洲足球协会联盟(UEFA)多位成员在与布拉特的会议中一致敦促后者放弃明年竞选连任。

  欧洲足球协会联盟执委、荷兰足联主席麦克·凡·普拉格(Michael van Praag)表示,布拉特任职期间,国际足联名声扫地,不应该让他再次参选。对于布拉特参选表示反对的还有英格兰足球总会主席格雷格·戴克(Greg Dyke)和副主席大卫·吉尔(David Gill)。

  布拉特则拒绝在压力下屈服,他打算洗脱外界指责,继续用自己的手腕驾驭这架庞大的全球体育机器。

  祸起世界杯申办

  这一轮针对国际足联和布拉特的舆论风暴发端于5月31日、距离世界杯开幕还有两周之时。英国《星期日泰晤士报》(The Sunday Times)用11页版面大幅报道了前国际足联执行委员会成员、卡塔尔籍官员默罕默德·本·哈曼(Mohamed bin Hammam)的行贿丑闻。报道指控哈曼通过买通国际足联和各国足协高层,帮助卡塔尔赢得了2022年世界杯主办权。

  该报称,自己手中掌握了大量哈曼行贿足球官员的电邮和文件,信息是由一位“国际足联内部高层人士”提供,这些资料中详细记录了哈曼,及其家庭和名下投资公司控制的银行账户的支付和转账信息。

  据文章报道,哈曼行贿总额高达500万美金,受贿官员遍及全球,但主要集中在非洲地区。美联社也报道称,哈曼曾向自己在国际足联执委会的同事以及非洲的一些官员有组织性地支付了上百万美元。

  被指受贿的高层官员包括了前国际足联副主席杰克·华纳(Jack Warner),资料显示其累计受贿总额达160万美金,并曾在2010年就世界杯主办城市投票前期收到45万美金。

  被指涉嫌受贿的还有纳米比亚足联主席约翰·穆州(John Muinjo),被指曾向哈曼发文表示,如后者能提供“一次性5万美金的经济援助”便会支持卡塔尔。穆周在6月2日否认了上述指控,称自己从未收到上述资金。

  卡塔尔世界杯申办组委会在《星期日泰晤士报》报道当天即发表声明称,“哈曼没有在(卡塔尔)申办委员会中扮演任何官方或非官方角色”,并强调会“强烈否认”所有关于违规操作的指控:“不管通过什么方式,都将捍卫卡塔尔赢得申办权的公平公正性。”

  作为丑闻的中心人物,现年65岁的哈曼早已是国际足联最有争议性的人物。他曾出任国际足联执委、亚足联主席长达近10年之久,并意图挑战布拉特的主席地位。2011年7月,由于被查出在竞选国际足联主席时贿选,他被国际足联终身禁止从事所有与足球有关的项目。一年之后因证据不足,禁令被国际体育仲裁法庭推翻。然而在洗脱罪名仅仅几个月后,2012年12月,哈曼还是主动辞去了所有足球类职务,并被国际足联以利益冲突条款再次“终身禁足”。

  调查继续

  哈曼可谓是布拉特在国际足联的死对头,但对哈曼的腐败指控却直接影响了布拉特的主席竞选,这未免令后者尴尬。面对诸多英国媒体的指控,布拉特在6月9日首度打破沉默,并控诉英国媒体报道有“种族歧视”嫌疑,意在“摧毁国际足联”。

  英国《电讯报》(The Telegraph)反击称,用这种立场揣测攻击英国媒体已不是第一次,自英国输掉2018年世界杯举办权后,英国媒体就被国际足联官员和其他一些人指责有“酸葡萄“心理。

  无论如何,特别关注足球新闻的英国媒体依然会最为积极地紧盯事态的发展。《经济学人》(The Economist)杂志刚刚发表了封面文章《美丽的比赛,肮脏的生意》(Beautiful game, dirty business),抨击国际足联及其官僚系统。BBC和其他各电视台、报章也都在继续跟进。

  现在对事件下结论还为时太早。美联社在6月1日的文章中分析称,已披露的线索并没有证明国际足联官员直接利用自己的世界杯投票权索要现金和好处。曝光的电邮内容也并不能将卡塔尔的世界杯申办委员会和腐败行为直接联系起来。

  美联社列举了这样一个例子,时任非洲国家科特迪瓦足联主席和国际足联董事会成员的杰克·安诺马(Jacques Anouma)曾表示会“尽力促成卡塔尔的申请”,并在2009年6月和2010年10月分别收到价值40万美金的支付款项。然而这些资金均来自于国际足联,是经由哈曼主持的名为“进球”的体育发展项目发出的拨款。

  另外,哈曼和非洲官员的长期来往,同样也可以被理解是哈曼自己竞选国际足联主席的行为,因为非洲各国足协的主席并不具有选择世界杯主办城市的投票权,但却可以参与投选国际足联主席。

  但美联社表示,现有的证据同样也无法排除哈曼违规帮助卡塔尔申办的嫌疑。

  而赢得2018年世界杯主办权的俄罗斯,也被怀疑进行了违规操作。2010年,时任英国体育大臣的盖里·苏克里夫(Gerry Sutcliffe)接受《华盛顿邮报》采访时表示,“虽然缺乏俄罗斯参与贿选的确凿证据,但考虑到当时国际足联腐败情况猖獗,很难相信俄罗斯的竞选是干净的”。

  卡塔尔争议

  2010年12月2日,卡塔尔获得了25票中的14票,成功赢得2022年世界杯主办权。

  国际足联的这一选择从一开始便遭人诟病。美联社报道回顾称,在2010年投票前几周,国际足联意外公布的一份报告显示,卡塔尔被认为是“危险性最大的候选国”。地处沙漠地带的卡塔尔夏季最高气温可达49摄氏度,被国际足联检查员称作“潜在的健康危险”。

  正是由于气候问题,国际足联官员在今年初透露卡塔尔世界杯有可能改在冬季举办,这引起了多地足协的强烈反对。目前对此尚无定论。

  《华盛顿邮报》则认为,除了炎热的气候,卡塔尔的文化也不适合举办世界杯。因为这个在版图上“形似阿拉伯半岛左手大拇指”的酋长国,是一个奉行君主独裁制的国家。

  劳工问题随后也浮出水面,多家媒体都报道称,在卡塔尔兴建场馆设施的外来劳工没有人身自由,在高温中持续作业,经常因为不明原因死亡。文章援引卡塔尔官方公布数据显示,就在几周前,有246名劳工“心脏性猝死”(sudden cardiac death),另有28名自杀。

  而考虑体育本身这个因素的话,卡塔尔国家队还从未闯入世界杯决赛圈。

  国际足联秘书长杰罗姆·瓦尔克(Jerome Valcke)表示,希望加西亚能够在世界杯开幕前递交调查结果。布拉特则在接受采访时表示,调查结果将可能在“九月或十月”公之于众。

  美联社报道称,如指控被认定属实,2022年世界杯举办地或将进行重新投票选择。国际足联副主席吉姆·博伊斯(Jim Boyce)发表讲话称:“作为执委会的一员,如果调查小组的建议是重新投票,我自己绝对不会有任何疑义。”

  但美联社文章写道,卡塔尔称自己“有决心也有能力”捍卫主办权。■

  (财新实习记者吴嘉思对本文亦有贡献)

责任编辑:王嘉鹏 | 版面编辑:邵超
财新传媒版权所有。如需刊登转载请点击右侧按钮,提交相关信息。经确认即可刊登转载。
  • 收藏
  • 打印
  • 放大
  • 缩小
  • 苹果客户端
  • 安卓客户端
推广

财新微信

热词推荐:
深圳毒跑道 深化农村改革综合性实施方案 缅甸大选 十八届五中全会公报 贾灵敏 哈尔滨雾霾 宁夏首虎被调查 艾宝俊 芜湖爆炸 京张高铁 中新项目落户重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