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世界要闻正文

澜湄合作首次领导人会议 力促次区域经济发展

2016年03月23日 22:49 来源于 财新网
这是中国和缅甸、老挝、泰国、柬埔寨、越南湄公河五国根据现时共同需求而量身定制的新型次区域合作机制,是对中国东盟关系的有益补充

  【财新网】(实习记者 谭欣雨)继去年11月澜沧江—湄公河合作机制(LMCM)正式建立后,3月23日,澜湄合作首次领导人会议在海南三亚举行。这是自2010年中国-东盟自贸区全面建立后,中国和缅甸、老挝、泰国、柬埔寨、越南湄公河五国根据现时共同需求而量身定制的新型次区域合作机制,也是对中国—东盟关系的有益补充。

  本次会议以“同饮一江水,命运紧相连”为主题,李克强总理与泰、柬、老、缅、越五国领导人宣告澜沧江—湄公河合作机制正式启动。会议确定了“3+5”合作框架,即以政治安全、经济和可持续发展、社会人文为三大合作支柱,以互联互通、产能、跨境经济、水资源、农业和减贫为五个优先方向,目标是建立互利互惠、合作共赢的澜湄国家命运共同体。

  李克强在会上提出了澜湄合作应坚持的四个导向,即共促和平稳定,培育持久和平、稳定发展的深厚土壤;坚持发展为先,要把发展作为贯穿澜湄合作始终的优先目标;依托项目推进,重点落实好“早期收获项目联合清单”确定的项目;促进开放包容,澜湄合作的三大支柱与东盟共同体建设三大支柱高度契合,也完全可以与大湄公河次区域经济合作等既有机制相互补充。

  同时,他也就澜湄合作未来发展提出四点建议:第一,共建澜湄国家命运共同体,要共建团结互助、平等协商、互利互惠、合作共赢的澜湄国家命运共同体;第二,加强互联互通和产能合作,中方愿加强同各国的发展战略对接;第三,聚焦可持续发展议题,包括设立澜湄合作专项基金,支持六国提出的中小型合作项目等;第四,构筑人文交流桥梁,包括中方愿同湄公河国家加强人力资源培训合作,未来3年将提供1.8万人年政府奖学金和5000名来华培训名额,并探讨设立职业教育培训中心等。

  会议达成共识,每两年召开一次领导人会议,下次会议将在柬埔寨举行。

  发源于青海唐古拉山,湄公河自北向南流经中国青海、西藏、云南三省,将中国和缅甸、老挝、泰国、柬埔寨、越南五国连接在一起,故有“一水连六邦”之称。湄公河在中国叫澜沧江,从云南西双版纳出境改称湄公河,下游三角洲经越南9个出海口流入南海,故在越南又叫九龙江,河流沿岸风景绮丽、民族众多、文化各异,也因此享有“东方多瑙河”的美誉。整个流域面积约80万平方公里,几千年来哺育着当地两万多种植物,是近2500种动物的栖息所和6500万人口的衣食来源。

  但是这一地区的经济和社会发展相对落后,人均GDP仅2800多美元。利用中国与区域国家的经济互补性以及进一步发挥该地区的巨大市场潜力,澜沧江—湄公河合作机制自2014年11月李克强总理在第17次中国—东盟领导人会议上倡议建立以来,得到湄公河五国积极响应。

  目前,中国在能源、贸易与投资、交通、旅游以及禁毒等各个领域已经与澜湄国家取得合作进展。中缅油气管道于2013年秋建成投产,2014年输入云南境内天然气达36亿立方米。中国在湄公河国家投资建设项目包括:越南龙江工业园、老挝赛色塔工业开发区、柬埔寨西哈努克港经济特区、泰国罗勇工业园等。在农业种植、良种培育、农技培训、农产品贸易等领域也有广泛合作。此外,湄公河联合巡逻执法连续开展了43次,河内至昆明开通直航,昆曼公路全线贯通,中老铁路奠基,中泰铁路启动,而连接澜湄国家的泛亚铁路中线也呼之欲出。澜沧江—湄公河航道二期整治工程启动实施,将进一步提升河道运载能力。

  正是在此基础上,澜湄合作机制从提出倡议,到筹建规划,再到启动合作,仅用了一年多时间。中国外交部部长王毅于3月8日在十二届全国人大四次会议记者会上表示,澜湄合作的特征是更接地气,更重效率,目前早期收获的项目已达78个。

  中国国际问题研究院副院长阮宗泽认为,澜湄合作启动短短三个多月后就能召开领导人会议,这本身就是重要成果。中国和湄公河流域五国存在独特的地缘接近性,为澜湄合作机制提供了高起点。务实的具体项目合作又会产生正面效应,增进中国与东盟国家不可分割的关系。

  在过去的几十年里,中国通过大湄公河次区域经济合作机制(GMS)、湄公河委员会(MRC)、东盟-湄公河流域开发合作(AMBDC)等多边合作机制以及小区域合作,发展同东南亚国家的政治经济关系,同时加强湄公河次区域经济发展。

  外交部长王毅曾表示,澜湄合作机制将秉持“开放包容”的特点,与既有次区域合作机制相互促进,相互协调,并行发展,相辅相成。

  水资源开发争议

  尽管中国与湄公河国家的经济政治联系不断加强,但是在澜沧江—湄公河水资源开发问题上却时有争议出现,引发各方关注。

  近年来湄公河国家频繁受旱涝灾害困扰。去年年底开始,柬埔寨、老挝、缅甸、泰国、越南受强厄尔尼诺现象影响,均遭受不同程度旱灾,并出现海水倒灌现象。近期,有关灾情持续恶化。据中国外交部消息,应越南开闸放水请求,位于澜沧江—湄公河上游的中国决定自3月15日至4月10日通过中方境内景洪水电站对下游实施应急补水,以缓解下游旱情。

  尽管湄公河干流长达4880千米,居世界第六位,也是东南亚第一大河,但是沿岸各国占澜沧江-湄公河流域面积及多年平均径流比例差别较大。其中,中国所在的流域面积为16.5万平方千米,约占全流域面积的超过20%。此外,有近一半的湄公河干流河段在中国境内,约长2130千米, 集中了近5000米的落差。而云南境内长1240公里的河段落差也达到1780米,水能资源十分丰富。据估算,中国境内的澜沧江水能资源可开发量达到约3200万千瓦,其中云南省境内共规划15个梯级电站,总装机容量为2528万千瓦,相当于1.4个三峡电站。

  中国从上世纪80年代中期着手开发水能资源至今,已经在澜沧江上修建了多座水坝,其中下游计划建设的八座梯级电站现已建成了七座,包括功果桥电站、小湾电站、漫湾电站、大朝山电站、糯扎渡电站、景洪电站和橄榄坝电站。值得一提的是两个具有多年调节能力的特大水库,一个是2010年最后一台机组投运的小湾水坝,其拥有近300米高的世界最高双曲拱坝,装机容量号称仅次于三峡,总库容约150亿立方米,是漫湾、大朝山和景洪三个水库贮水总量的五倍,设计多年平均发电量190亿千瓦时;而2014建成的糯扎渡水电站总库容量更大,已达到237.03亿立方米,相当于16个滇池的蓄水量,年均发电量可达239.12亿千瓦时。

  相关资料显示,这些水坝除了发电外,还具有调节水资源的功能,已达到防洪抗旱的目的。有分析认为,中国国内需要泄洪发电的供电高峰一般都在夏季,而湄公河5月份开始进入雨季,9、10月份时达到汛位高峰,亟需蓄水防洪。加之筑坝对于气候变化、生态环境和沿岸各国当地经济社会生活的影响目前尚无定论,这些因素都使中国在水坝建设和跨境河流水资源的利用方面常常引发外界关注及争论。

  但是对于此次中国开闸放水的行动,柬埔寨、老挝、泰国、越南在本月15日至17日的湄公河委员会联合委员会会议上均表示欢迎,并呼吁通过合作协调,合理、有效地使用此次应急补水。

  而水资源的合作也是此次澜湄合作机制的重要内容之一。各国将积极开展水资源合作,科学开发澜湄水电资源,建立澜湄水资源合作中心,共享河流信息资料,共同保护沿河生态资源。

  经贸投资与援助

  自90年代以来,中国扩大了对湄公河国家政府贴息优惠贷款规模,提高无偿援助的比例,援助方式除了针对生产性项目和经济技术合作外,维和行动、人员培训、派遣医疗队和提供奖学金等使援助渠道更加多样化。2009年4月,中国表示将在未来三至五年内向东南亚国家提供150亿美元信贷,其中包括17亿美元优惠性质贷款;2010年中国-东盟自贸区建成后,中国设立了规模为100亿美元的“中国—东盟投资合作基金”,用于双方基础设施、能源资源、信息通信等领域重大投资合作项目。

  2010年1月1日,惠及19亿人口、GDP达6万亿美元、贸易额达4.5万亿美元的自由贸易区——中国-东盟自由贸易区正式建立。自贸区建立后,双方对超过90%的产品实行零关税。中国对东盟平均关税从9.8%降到0.1%,印尼、马来西亚、菲律宾、新加坡、泰国、文莱这六个东盟老成员国对中国的平均关税从12.8%降到0.6%。在自贸区各项优惠政策的促进下,中国与东盟双边贸易从2002年的548亿美元增长至2014年的4804亿美元,双向投资从2003年的33.7亿美元增长至2014年的122亿美元。

  中国商务部的统计数据显示,到2011年是中国对湄公河五国的投资流量已占到对东盟十国投资流量的55.5%。2015年,中国同五国贸易总额达1939亿美元,双边人员往来超过1500万人次。中国是柬埔寨、缅甸、泰国和越南的第一大贸易伙伴,是柬埔寨、老挝和缅甸的第一大投资国。同时,湄公河国家也已成为云南、广西等中国沿边省区的主要对外投资市场。

  但是伴随中国在该区域投资的不断扩大,由此引发的环境问题也成为了相关国家和国际社会关注的焦点。《大湄公河次区域合作发展报告(2015)》认为,中国需要及时调整以资源开发为主的投资模式,在帮助次区域国家开发资源的同时,也要帮助其建民生工程,发展实体经济。

  发展轨迹

  早在上世纪90年代,澜沧江-湄公河流域国际区域合作就已经开始。1992年,在亚洲开发银行的倡导下,大湄公河次区域经济合作机制的正式启动。这是该区域最重要的国际合作开发机制之一,涉及交通、能源、通讯、旅游、环境、人力资源开发、贸易和投资、环境保护和禁毒等广泛领域。参与的成员包括中国(云南省和广西壮族自治区)、柬埔寨、老挝、缅甸、泰国、越南,总面积256.86万平方公里,总人口约3.26亿。

  近年来,中国在“丝绸之路经济带和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亚洲命运共同体”建设等新理念的倡议下,对GMS进一步加大投入,积极打造GMS合作升级版,推动这一次区域内各领域合作。2014年11月,习近平主席在北京举行的加强互联互通伙伴关系会议上表示,“中方高度重视联通中国和孟加拉国、缅甸、老挝、柬埔寨等邻国的铁路、公路项目,将在推进一带一路建设中优先部署”。至此,联通中国和缅甸、老挝、柬埔寨等次区域国家的铁路和公路项目成为“一带一路”建设规划中的优先部署对象。同时,缅甸、老挝、泰国、柬埔寨、越南也积极参与中国倡导的“亚投行”,均为其首批创始成员国。

  1995年4月在泰老柬越四国签署《湄公河流域发展合作协定》后,湄公河委员会正式成立,主要任务是促进各成员国在湄公河流域综合开发利用、水资源保护、防灾减灾、航运安全等领域开展合作。湄委会的前身是联合国亚洲及太平洋经济社会委员会(ESCAP)于1957年发起的“湄公河下游调查协调委员会”。目前,该机构的运作效率受到各成员国不同的利益诉求影响;其次是资金来源单一,80%的经费都由欧洲发达国家提供;而且该机构有关决策也易受外来因素影响。中国和缅甸于1996年成为该机构的对话伙伴,但不受其资源管理引导条例约束。

  迄今为止,中国已经与该机构连续举行了19次对话会。2002年4月1日,水利部与湄公河委员会在柬埔寨金边签署《中华人民共和国水利部与湄公河委员会关于中国水利部向湄委会秘书处提供澜沧江-湄公河汛期水文资料的协议》。根据协议,在6月15日至10月15日汛期内,中方将向位于金边的湄委会秘书处提供水文资料,包括雨量和水位两项内容。2010年4月在泰国华欣召开的湄公河委员会国际会议上,中国同意公布更多有关澜沧江-湄公河梯级水坝进出水量的信息。此外,中国还与湄委会及成员国开展广泛的经验交流、技术培训、实地考察等活动。作为湄委会对话伙伴,中国也参加了2010年和2014年第一及第二届湄委会峰会。

  1996年6月,东盟十国和中国在马来西亚吉隆坡通过《东盟-湄公河流域开发合作框架协议》,东盟—湄公河流域开发合作(AMBDC)正式形成。云南省社会科学院前副院长贺圣达教授撰文表示,广义上来看,《中国-东盟全面经济合作框架协议》确定的中国-东盟自由贸易区建设也涉及中国和东盟在次区域的合作机制,因为该项文件不仅从总体上规定了中国和东盟未来十年的全面经济合作,而且确定将大湄公河次区域合作作为双边合作的优先领域。

  除了多边合作机制,由于域内具体国家的诉求各不相同,因此中国与单个国家之间也存在双边合作。例如2014年12月签署的《中泰铁路合作谅解备忘录》以及《中华人民共和国与缅甸联邦共和国关于深化两国全面战略合作的联合声明》;1998年签订的《关于泰王国从中华人民共和国购电的谅解备忘录》,同意到2017年中国向泰国送电达到300万千瓦;2010年6月,中国南方电网公司与老挝计划投资部签订的《南方电网公司投资建设老挝国家电网谅解备忘录》。

  此外,相邻国家或地区之间以及地方政府之间也有达成的合作机制。比如,2000年4月成立的中老缅泰澜沧江-湄公河商船通航协调委员会,主要负责协调推进澜沧江-湄公河国际航运等相关事宜;2004年9月成立的滇越五省市经济合作协会,以共同协商该区域内的重要合作事项;另外还有滇缅经贸合作论坛、云南与越北四省联合工作组等。■

责任编辑:陈沁 | 版面编辑:王丽琨
财新传媒版权所有。如需刊登转载请点击右侧按钮,提交相关信息。经确认即可刊登转载。
  • 收藏
  • 打印
  • 放大
  • 缩小
  • 苹果客户端
  • 安卓客户端
推广

财新微信

热词推荐:
同性恋协会支持特朗普 魔兽 美国民主党 斯坦福学生强奸案 奥巴马在白宫会见达赖喇嘛 吴建民大使 李增新 普京 奥巴马控枪 英国女议员 南海问题最新消息 雷洋事件何时公布 中部战区 盐业改革最新消息2017 高考名额外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