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谁投Yes谁投No, 英国人到底是怎么想的?

2016年06月23日 15:06 来源于 财新网
脱欧公投是一场民意的豪赌,无论结果如何,也许牺牲的始终是平民;比牺牲金钱利益更可怕的,或许是牺牲对社会的判断力和信任感
阅读更多
“世界说”是财新的国际新闻项目,关注世界资讯,讲述全球故事,和你一起积极生活在别处。

  文|世界说专员  黄姝伦  发自英国伦敦

  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是我们只隔着一道英吉利海峡,却还在谈论要不要一起玩耍。

  脱欧留欧的态度分野,不仅仅暴露了英国与欧盟的矛盾,更是暴露了岛国内部的暗涌,亦绕不开对国家主权、民族主义、全球化趋势、自由贸易和商业精神等更宽泛的概念的讨论。

  据英国选举委员会估计,英国与英属直布罗陀选区,共有近4700万注册选民能够参与6月23日的公投。这其中,什么样的人选择脱欧?又是什么样的人坚持留欧呢?

1

△ 参加公投前,需注册投票成为选民 (来源:英国《镜报》) 

  英国《电讯报》做了简单直接的人物设定:

  支持脱欧的典型人物是:男性、老年、工人阶级,来自东英吉利娜地区、支持极右翼英国独立党。

2

△ 支持脱欧的典型人物(来源:英国《电讯报》)

  支持留欧的典型人物则是:女性、18-29岁、接受过高等教育、中上层阶级,来自苏格兰、支持左翼绿党。

3

△ 支持留欧的典型人物(来源:英国《电报》)

  这显然无法概括全貌,却是一个很有指向性的设定;问题是,这些人的选择,背后又承载着怎样的背景?

  脱欧不是一时兴起,而是“蓄谋已久”

  支持脱欧的人,不少沉浸在大英帝国“明日黄花”的愤懑中,认为“岛国”可以自立自强,早已不满欧盟成员国的身份拖累了英国的发展。从工人阶级对移民、边界管控的抱怨声讨,到意见领袖们对摆脱欧债危机、维护国家主权、恢复自由贸易等“帝国梦”的心心念,蠢蠢欲动。

  YOUGOV的数据表明,英国的中产阶级中,52%支持留欧,32%支持脱欧;而在工人阶级中,这个比例分别是36%和50%。

  《卫报》说:“脱欧公投为英国的工人阶级打开了潘多拉盒子,他们的愤怒和沮丧得以释放。” 换句话说,脱欧不是天方夜谭,不是一时兴起,而是“蓄谋已久”。

  脱欧支持者往往抱怨移民抢走了自己饭碗。作为欧盟成员国,英国有义务开放边界,允许其它27个成员国的公民在英国生活与工作。2008年欧债危机后,经济相对稳健的英国,成为了欧洲人心中的新大陆。官方数据显示,现有300万欧盟其他成员国公民,居住在英国。

  除了劳动力市场竞争,移民问题衍生的社会和治安隐患,给了脱欧支持者愈加坚决的理由。近期频频发生的恐怖袭击,更是让英国和欧盟的关系蒙上了一层阴影。去年11月巴黎恐怖袭击发生后, Ipsos MORI 调研中心的数据显示,有30%的英国人认为,欧盟在应对难民危机上强差人意,这让英国有理由离开欧盟。而生活在“乡下”的英国人,更容易感到难民潮带来的恐慌。

4

△ 超过半数英国人希望大幅减少移民数量。(来源:2013年英国社会态度调查)

  “工人阶级总是和恐惧移民相关,这是当人们的基本生活需求得不到保障,他们在寻求改变。脱欧公投暴露了社会的不平等,一个深深割裂而不公平的社会现状,如怪兽般爬了出来。”《电讯报》的社评写到,“英国的工人阶级们,在选择脱欧这件事上,可能看到了改变生活的可能性。”

  但是,如果仅仅用地区、年龄、阶级和教育水平来判断“脱欧的声音”,未免有些武断。在伦敦组织脱欧集会的,不乏“传统精英”的国会议员、退役老兵、贵族、商人等等。

5

△ 参加退欧集会的,放眼看去都是“上了年纪”的人。(黄姝伦 摄)

  脱欧的呼声,已然跨越了狭隘的社会阶层,正在开足了马力,赢得英国民众的热情和信任。

  英国独立党(UKIP),在成立之初,便以使英国脱离欧盟为目标,支持举行脱欧公投。不少英国独立党的拥护者,是原保守党的“欧洲怀疑主义”的强硬支持者。2015年,英国大选中,独立党获得的总票数,位居第三位,仅次于保守党和工党。

  伦敦城中心的讲演家们,更擅长用复兴大英帝国的长远愿景,来说服选民,指出英国不该再为欧盟的“冗余”与“无能”买单,近年来的欧债危机、难民危机已经让英国为欧盟背了不少“黑锅”。

  汉纳(Daniel Hannan)是代表英国保守党的欧盟议员,公投前,他穿梭于大大小小的集会和电视访谈中,辩论脱欧的必要性:“留在欧盟意味着更多的风险和成本。更安全的选择是,我们自己来管理自己的国家。” 他说,支持脱欧,就是恢复英国的民主,重拾往日的繁荣。

6

△ 欧盟议员汉纳在其畅销书《我们为什么要支持留欧》的签售会(黄姝伦 摄)

  脱欧支持者认为,英国应有的全球市场,被欧盟的条条框框所累,尤其是单一市场(Single Market)这一“拖油瓶”。欧盟区内的“自由流动”,实则是一道阻碍英国与其它国家自由贸易的壁垒,使得英国不能甩开膀子,发展更多贸易伙伴。

  另一厢,发展中国家在过去的20年“超英赶美”,让昔日“帝国”感到了威胁。海峡对面发号施令的布鲁塞尔,始终难以获得所有英国人的认同。

7

△ 英国与欧盟进出口贸易比例图,总体上,英国出口到欧盟的产品少于从欧盟进口的产品。(来源:英国税务海关总署)

  英国人类学家艾伦·麦克法兰,曾在《现代世界的诞生》一书中写道:“英格兰人的荣誉感不属于家庭主义性质,它是一种商业社会所需要的荣誉感”。英格兰从中世纪起,就开始出现了契约劳力,早就摆脱了农耕的桎梏,13世纪甚至更早,便有了“个人主义所有权”的观念,作为市场经济理论、工业革命的诞生地,重商主义的情怀,可谓流淌在了民族的血液里。

  从英国人由来传统养成的脾性出发,做出脱欧这样的选择,似乎并不意外。

  我们冒不起“岛国寡民”这个险

  一开始,留欧阵营似乎没有意识到,脱欧的支持者来势汹汹。

  留欧支持者所持的观点,一方面,是欧盟渗透到各行各业的福利考量,如:欧盟区内人员、劳务、资本的自由流动,更加便捷的学术交流,英国中产阶级唾手可得的“罗马假日”等等;另一方面,是追求一个改革的欧盟,才能顺应全球化趋势,英国不该自我隔离的诉求。

  年轻人比起老一辈的人,更倾向于留欧。民调公司Opinium的数据表明,18-34岁的选民,有54%现支持留欧,55岁以上的选民,该比例则为33%。年轻一代,成长于更加多元化的环境,拥有更为开阔的国际视野。很多英国学生受益于欧盟的教育项目,他们可以在接受高等教育期间,以低廉的学费,交换到欧盟其它国家学习。

  令人担忧的是,年轻人并不热衷于投票。自从1964年起,18-24岁年龄段的投票率,就远在平均水平之下。路透社的报道指出,去年大选,18-24岁的英国人约有43%参加,低于整体66%的投票率。

  学界,以及更为熟悉欧陆的年轻人,更倾向于留欧。

  但在地区分布上,留欧意愿的分歧,则暴露了大不列颠及北爱尔兰合众王国的内忧。

8

△ 脱欧留欧支持率在英国不同地区间的分布(来源:YOUGOV)

  据YouGov最新民调结果,北爱尔兰地区与苏格兰地区,有六成多的居民支持留欧。但不列颠岛中部地区,仅有四成人表示想要留欧。

  苏格兰民族党党魁妮可拉史特金声明,如果英国退欧,苏格兰有必要进行第二次独立公投。公投的结果,很可能会激化苏格兰独立运动。

  北爱尔兰地区的民意,也同样紧张。布莱恩(Brian O’Connell),英国大不列颠-爱尔兰商会主席表示,如果退欧发生,北爱尔兰会是英国最受打击的一个地区,“北爱尔兰经济本来就很脆弱,同样脆弱的,还有和平进程。”脱欧将危及当地35亿磅的出口经济收入,和40万个工作岗位,以及,北爱尔兰与爱尔兰共和国间的边境管控问题。但是,有一些北爱尔兰的居民,并不知道他们有权利投票。

  威尔士地区重工业衰退,倚赖于每年从欧盟获得3.96亿磅的资助,一样支持留欧。

  留欧阵营最大的砝码,是英国当局政府的支持。“呆在一个改革后的欧盟里,对于双方来说,都是最好的选择。”内忧外患不断的卡梅伦,与24位内阁大臣,表态力挺留欧。而国际上,更是一边倒的声音,包括美国总统奥巴马、中国政府、欧盟其它成员国首脑,都纷纷表示,脱欧需三思。

9

△ 卡梅伦是留欧阵营最重要的支持者 (来源:英国《独立报》Getty Images)

  “我不想吓唬你们”,法国总统奥朗德在出席3月的英法首脑峰会时说,脱欧将会带来方方面面的代价。

  英国国家社会与经济研究所预测,坚持脱欧,短期内,英国GDP会减少2.9%。由于会影响到直接投资、生产量、工资水平以及坚挺多年的英镑,长期看会给经济发展带来更负面的效应。

  同样焦灼的,还有金融城的银行家们。他们担心荷包变扁,伦敦作为欧洲金融中心的地位不保。随着留欧脱欧阵营此消彼长的局势对峙,英镑在近期内应声波动。

  英国财政大臣奥斯本(George Osborne)表示,如果6月23日投票结果显示英国脱欧,不排除伦敦股市暂停交易的可能。索罗斯则警告说,一旦英国选择退出欧盟,英镑有可能会急挫15%到20%。

  支持留欧的立场,屡屡被脱欧人群反攻为因为害怕改变才纵容欧盟,选择“保守疗法”,快刀斩乱麻才是正解。

  撇开英国人经济方面的斤斤计较,有不少生活、工作在英国的欧洲人积极地表达自己支持留欧的政治立场。他们除了关心自己在英国的生活会被改变,更担心耗费了几十年建立起来的“欧洲精神”正在被破坏。

  想象中的明日英国是什么模样?

  脱欧公投是一场民意的豪赌,无论结果如何,也许牺牲的始终是平民。比牺牲金钱利益更可怕的,或许是牺牲对社会的判断力和信任感。

10

△ 支持留欧女议员6月16日被刺的消息,触痛了英国民众。(来源:英国《卫报》)

  《卫报》5月16日发表《谎言,该死的谎言和英国脱欧的数据》,6月10日则刊出的《为什么脱欧阵营所说的每周为欧盟花3.5亿磅是个错误》,直指为了争取选票,政客们不负责任地,散播未经考究的数据。数据结合媒体宣传正在成为强而有力的工具,正如脱欧、留欧阵营所列出的数字,如果鲜有人去甄别它们的来源,计算收支平衡后的结果,恐怕难以做出经得起推敲的决定。

  法国学者莱涅尔-拉瓦斯汀在其2009年的著作《欧洲精神》中,引用了德国哲学家胡塞尔的一句预言:“欧洲面临的最大威胁,是自我懈怠。”  人们在面对涉及自身利益的问题时,无法摆脱个人生活的束缚,若同时又要平衡对本国、对欧洲、对世界的诉求,站在这样的十字路口,总难以找到一种行之有效的康庄大道。

  “欧洲首先是一个精神国度,或者说是一些精神的家园,它的重心是对人类尊严的维护,它的优越性存在于新的‘政治道德’之中,跨越了国境。” 匈牙利作家捷尔吉康拉德,曾如此期盼“欧洲”。

  然而,显然,无论支持留欧还是脱欧的英国人,都没有敞开心胸,倾囊相授。

1

世界说是财新的国际新闻项目,关注世界资讯,讲述全球故事,和你一起积极生活在别处。

责任编辑:陈沁 | 版面编辑:张柘-实习
财新传媒版权所有。如需刊登转载请点击右侧按钮,提交相关信息。经确认即可刊登转载。
  • 收藏
  • 打印
  • 放大
  • 缩小
  • 苹果客户端
  • 安卓客户端
推广

财新微信

热词推荐:
朝鲜 南极臭氧空洞减小 英国脱欧日元 南海问题 废纸一张 菲南海仲裁最新消息 南海 特雷莎-梅 达拉斯 中国南车 太湖水位 雷洋尸检结果公布 美国 精神病人图片 雷洋事件 快鹿集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