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世界要闻正文

用影片挑战歧见:《善良的天使》制片人谈中美关系民心所向

2016年11月20日 12:12 来源于 财新网
可以听文章啦!
“欧元之父”次子拍片,力图通过两国大人物之口和小人物的故事,打破中美两国民众间长期积累的偏见,改善中美关系的民意基础

  【财新网】(记者 王力为)1985年,一个来自河北省的农业考察团到访位于美国爱荷华州的小镇马斯卡廷,考察当地农业和畜牧业。那时正值中国改革开放不久,官员纷纷赴海外考察。

  带队此行的是一位30出头的中国官员,负责安排此行的爱荷华州友好省州委员会委员莎拉•兰蒂(Sarah Lande)夫人向他的朋友迪沃切克(Dvorchak)一家打听能否让这位中国客人住在他们家。那时还是美苏冷战高潮期,共产主义者的到访无疑会让一些美国人皱起眉毛。但迪沃切克一家欣然腾出了儿子的房间。

  这位年轻官员是当时时任河北省正定县委书记的习近平。“我们给了他爱荷华式的招待。他表现出中国人典型的沉静,很有礼貌。我们相处得很好。”兰蒂回忆道。

  交流是消除歧见的良药。在30年前那次交流之后,中美两国还能做些什么?一位电影制片人用3年时间给出了自己的答案。

  “习近平主席30年前访美时所看到的那个开放的美国,我们的镜头发现它依旧存在,无论人们从两国的媒体和政治宣传中听到了什么。”美国人威廉·蒙代尔(William Mundell)这样对财新记者表示。

  蒙代尔是一位电影制片人,也是一位企业家,他是“欧元之父”、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罗伯特·蒙代尔的次子。他于不久前完成拍摄的这部名为《善良的天使》(Better Angels)的影片,正在走中国方面的电影审批流程。他希望这部影片能于明年春天的北京电影节前后,在中美两国同时公映。

  “我拍摄这部纪录片,是希望改善人们对中美关系当前糟糕的预期定位,使其不再停留于“求同存异”、“建设性沟通” 等政治语言所反映的无奈现状。”

  事实上,两国关系远没有政治语言所反映得那么平静。近年,两国在政治军事层面面临接连挑战。在商业层面,中国在美直接投资时有碰壁,不但长期势头落后于在亚洲、非洲、拉丁美洲的投资,近两年增长也已落后于在欧洲的投资。而美国企业在中国的环境似乎正变得越来越困难。

  作为当今世界最重要的一组关系,中美关系有没有一条向好之路?带路的“天使”何在?

  在美国即将迎来新一任总统之际,这样的努力或许更有意义。

  着力民意基础

  2013年,中国双汇集团花60亿美元收购了位于美国弗吉尼亚州斯密斯菲尔德市的当地最大猪肉加工企业斯密斯菲尔德,那是当时最大的中国企业并购美国企业案例。

  蒙代尔在影片中采访了该市市长。市长说“你们来晚了,我已经接受了30次采访”。在被问及这些采访有什么共同点时,市长说“每次采访都不会放过我,直到我说至少一点关于中国的负面评价”。

  然而,中美能否各自关上大门,不相往来?“中美之间脱钩的可能性是几乎没有的。”万达集团创始人王健林在影片中说道,“虽然还没结婚,但已经同居了,分手要付分手费,成本很高的。”

  “当中国一些政界元老谈起二战期间飞虎队对抗法西斯的英雄主义时,我看到了他们所流露出来的情感。”蒙代尔说,“于是,我禁不住问自己,为什么今天我们就不能在中美关系上给人们带来同样的感受?”

  为了这部拍摄时间近3年,累积素材逾850小时的影片,蒙代尔的团队总共采访了超过250人,跨越4个大洲,大人物和小人物差不多各占一半。尽管大人物“星光璀璨”,包括美国前国务卿基辛格、奥尔布赖特,美国前财长、前国务卿贝克、王健林、中国人民解放军的将军等等,但蒙代尔表示,他真正想反映的是两国的普通人。这部影片的初衷就是要通过普通人的视角,打破中美两国民众之间的迷思。能消除两国民众对对方国家的误解,就能为两国政商界更富成效的互动打下良好基础。

  美国的排华情绪可以上溯至19世纪70年代,由一位特朗普式的加州政客丹尼斯·科尔尼(Denis Kearney)在处于“淘金潮”中的美国西岸煽起。当前,美国人对中国的情绪,恐惧和抱怨兼而有之。中国在过去的十个世纪中有八个是全球的主导性力量,中国是否即将重新在经济上超过美国?抱怨则更多与就业有关。

  蒙代尔表示,美国民众对于中国的负面看法,很大程度上是由美国人感受到的就业岗位丢失和收入停滞催生的。在不少美国人眼中,中国大量的经济成绩是以美国的损失,尤其是中产阶级的失业为代价的。这是中国精心编织的计划,即通过贸易、货币、政府干预等所有可能手段,不公平地实现对美优势,赢得工作岗位。

  但是正如影片里所讲述的,中国人也正开始遭遇全球化的黑暗面,遭遇与美国类似的经历。蒙代尔说,在第二轮的全球化浪潮里,中国也在与其他国家的竞争中失去就业岗位,包括向南亚、向非洲,甚至向美国。这一事实能帮助美国人理解,全球化的影响是不可预测的,其潜在受害者并非只是美国人。那样,失业对美国人来说就不再显得那么个人化。

  此外,中国人在攀登收入阶梯的过程中,经历了巨大的家庭生活断层,有近6000万中国孩子几乎长期处于孤儿状态。这样的现实在美国明显缺乏报道。蒙代尔说。

  “讲道理的人看了影片会说:好吧,也许没有什么精心编织的计划。在我看来,这就扫除了中美之间的一个巨大误解。”他说,如果我们可以以此开始消除误解,就能拥有一个制定政策、推进合作的基础。

  事实上,恰恰应该是美国人,更能理解中国人。蒙代尔说,影片中讲述了很多中国人在非洲等地拓荒的故事,拓荒者都是甘冒风险的人,如今遍及全球的中国人都是这样,有多少人敢像中国人那样去利比亚呢?中国人还去了阿富汗那个如今绝大多数美国人都不愿踏足的地方。

  中国人甚至在以美国人曾有的“没有什么不可能”的精神,帮助美国人解决令他们束手无策的问题。2015年,一位名叫Gland Chen的中国商人来到马斯卡廷小镇,他试图在那里建设一座位于密西西比河上游的深水港,以中国东海岸到此的新航线,助力爱荷华州发展和两国贸易。“这想得多大呀!算我一个。”兰蒂夫人兴奋地表示。

  要理解中国,就必须理解普通中国人在做什么,他们在冒什么风险,做什么样的牺牲。这提醒美国人,自己也曾经历那样的拓荒年代。蒙代尔说。

  在影片中受访的还有美国服装品牌American Apparel的创始人Dov Charney,他因为支付“公平”的工资,坚持不把服装加工工作外包到中国,而在加州当地有不小的名气。

  “美国人应该感到骄傲,因为中国人拥抱了资本主义,拥抱了好莱坞,他们想要所有我们想要的。中国人的美国化程度甚至比欧洲人的美国化程度还高。我们不用再担心中国人,他们已经拥抱了美国梦。”

  对于中国人,蒙代尔想传达的核心信息是,习近平30年前见到的美国,看到的美国的开放,仍然存在。但是这并不一定在纽约或加州等所谓的“启蒙了的沿海地区”,而更多是在美国的腹地:中部和南部。在那里,能看到当地人欢迎中国人将当地面临的问题转化为机遇的努力。

  “我们是美国的一个小镇,我们相信每个人都应该拥有公平的机会。”斯密斯菲尔德市市长说,“我不确定中国人的到来是有利还是不利。但是应该给他们均等的机会,像给其他人一样。”

  一位在阿拉巴马州一个中国工厂工作的女士在影片中说,“我知道我们美国人可能本不该喜欢中国人,但我就是喜欢他们”。

  在中国这侧,民意可能并非中美关系最主要的问题。中产和优渥阶层向往美国,多数普通民众对美国没有类似对日本那样先入为主的负面看法。中国人民对外友好协会会长李小林在影片中说,她少年时期正值朝鲜战争和越南战争,一度认为美国人都是魔鬼。之后她去到美国,发现在美国都是女士优先,在中国总是领导优先。

  当然,不少中国人较容易受媒体报道以及各类事件的影响。如果美国方面更为开放,在政治上少些敌视和教化,中国的政治阶层,是否也会多一些在政治上合作、在商业上开放、在宣传中更为平和的激励?

  媒体并不擅于讲述这样的故事、传达这样的信息。蒙代尔说,“我希望以一种有足够分量的方式做出这一努力。”

  影片的力量

  “如果不是其他方式都失败了,我不会选择拍一部电影。”

  蒙代尔坦言,自己也曾尝试通过撰文、发表演讲、参与会议讨论等方式为中美关系出力,但成效寥寥。

  事实上,即使是地位显赫的两国人士,渴望改善中美关系的努力也算不上成功。美国前财长保尔森在任内创立中美战略经济对话,随着美国总统换届,这一机制前途未卜;卸任后,他仍在通过各种渠道为中美关系的改善奔走。在商界,黑石集团创始人苏世民希望通过出资设立苏世民学者项目,借鉴上一次大国崛起时英美间的经验,为中美关系的未来打下基础。

  “他们都有很好的点子,基辛格也是,但是每个人‘都将马车放到了马的前面。’”蒙代尔说,在公众意见如此负面的情况下,怎么让政治领导人、最终决策者听进这些想法?“他们不会冒险。”

  “有公众意见在我们这边,我们可以做任何事。” 他引述美国国父华盛顿的名言说,“不在我们这边,我们什么也做不了。”

  一部影片产生巨大影响,最出名的例子就是美国前副总统戈尔那部关于环境的纪录片——《难以忽视的真相》。这部影片面世两年前,戈尔是美国总统候选人,他试图把他整个总统竞选议程都设定在环境议题上,没什么人有兴趣听。

  竞选失败后,他制作了那部影片,结果成为有史以来最成功的纪录片之一——在全球获得近1.2亿美元的票房收入。即使在当时环境意识还未启蒙的中国,也产生不小的影响。如今,再观察美国总统竞选,环境已是不可回避的议题。在全球范围内,它已成为近年的核心议程之一。

  “我希望《善良的天使》对中美关系,能起到类似《难以忽视的真相》对环境问题起到的效果。”蒙代尔坦言。

  他曾拍摄的另一部纪录片题为《Gerrymandering》(意指为政党利益不公正地划分选区),是一部由影星兼政治家阿诺·施瓦辛格出演的关于政治改革的小影片。它在蒙代尔的家乡加州成功推动了政治改革。

  “这之前20年,无数人做了各种努力,花上千万美元试图说服民众,一直未能改变现状。我花了不到70万美元,制作了这部影片,它通过教育人们,改变了民意。这部影片上映6个月后,加州历史上最具革命性的选举改革推出,这也让我领教了影片的力量。”

  对中国观众来说,这很容易让人联想到去年前央视主持人柴静拍摄的《穹顶之下》。在一个周末的病毒式传播后,该部影片被从网络上撤下。

  蒙代尔也听说了这个故事。“我没有幻觉,做好了应对任何潜在的困难和批评的准备。当然,我拍的并不是一部亲中国或是反中国的影片,而是一部挺中美关系的影片。这样的主旨信息应该是中国政府和美国政府都乐见、有积极反应的。”

  批评无疑会存在。为两国建立良好关系的努力,总是会不符合美国和中国一些群体的利益。总会有一些群体受益于中美龃龉甚至冲突。“当我们采访完基辛格后,他提醒道,‘做好准备经受严酷的批评。’”

  “这当然很困难,但绝非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与对多数事务的关注一样,媒体在两国关系中总是更多聚焦负面的情况。媒体的报道和两国民众的民意,哪个是因,哪个是果,很难溯清。

  一些媒体事实上是刻意在做负面的报道,迎合不佳的民意。“我们在这部影片里还抓到一些这样的例子。”蒙代尔说。

  英国一家顶级拍卖行公关事务的负责人曾对财新记者抱怨,即使是美国的顶级媒体,也不时以类似“中国买下美国”这样的标题,来描述中国藏家拍下美国藏家藏品的交易。

  “树敌的最好办法就是主动找一个。”贝克在影片中严肃地表示。

  即使这部影片激起人们的热议和反思,两国媒体之后经年累月的偏负面报道是否仍可能让这一努力付诸东流?“这确实会是一个抢占高地的艰苦战斗。”蒙代尔说,但是,两国的媒体也不都是魔鬼,其中也有不少“好人”。他们中的很大一部分人,没有到过对方国家,一直被喂给同样的核心立场——当然,中国当前的政经走向给了美国人更多的 “弹药”。因此,媒体人也需要被引导。

  “这部影片会是改善中美关系努力的开场白、发令枪,”如果受到好评,它将会有更大的能量,蒙代尔说。

  “而我们正好处在一个东西会病毒式传播的时代,公众意见完全有可能很快转向。”在他看来,公众意见是中美关系的基础设施,但是没有多少人把注意力聚焦于此,“这是缺失的一环”。

  观念的改变固然困难,但是既得利益乃至政治需要带来的障碍是否更难撼动?

  蒙代尔并不认同,美国大选可以说明这一点。桑德斯是民主党的颠覆者,试图改变整个民主党建制,他离成功很近,但失败了。特朗普则是两党、整个政治体系的颠覆者。

  “但是在当下,颠覆建制有远比过去更大的希望。 如果能在这方面努力一把,我认为可以成功,正如互联网重塑我们的生活一样。”

  “我不知道我的努力会不会成功,但是我知道,没有其他办法取得成功。所以我愿意在这部影片上下注。”蒙代尔说。

  开创历史:两个竞争大国携手

  2012年,时任国家副主席的习近平在访美时重温了马斯卡廷之行。2015年11月,他以国家主席身份访美时再次拜访了兰蒂夫人和德沃切克夫妇。蒙代尔透露,德沃切克夫妇也于2015年第一次来到中国,与习近平进行了一场短暂的餐叙。

  蒙代尔表示,这部影片更多是纪录性的,而非分析性质的,完完全全是为了打开人们的思维和观念,而不是提供政策建议。“我不想拍一部政策电影,这部分工作我留给我的其他努力。”

  10月底,他在福布斯撰文称,中国正在经历两个历史性的转型:在经常提及的投资、出口增长模式向消费支撑的增长模式的转型之外,还有从国内投资向海外投资的转型。

  “很难忽视中国在非洲、拉丁美的‘大采购’。”他说,在基础设施领域,中国不仅已覆盖了周边地区、拉丁美以及非洲,而且已经延伸到俄罗斯和欧洲。美国几乎是惟一的例外,事实上美国亟需这样的投资。

  2015年,中国在澳大利亚的投资额都高于在美国的投资额。“这是个政治问题,不是一个经济问题。”

  在他看来,将中国的过剩储蓄用于帮助财政吃紧状况下的美国完善基础设施,是一个双赢。由此带来的当地就业,对于改变美国的就业流失状况、改善民意很有帮助。

  “在目前的大环境下,中国人需要更进取。”他用一个词形容他的建议,“联邦主义”,“如果加州不感兴趣,就去纽约;纽约没法推进,就去德克萨斯。美国有50个州,50个“首席执行官”,中国有50个选择,总有一个会感兴趣。”

  当然,中国人建造并不意味着中国人控制。他提醒道,投资可以是只占小股份,同时为当地人提供就业。这能弥补那些离开美国的中产阶级岗位。

  中国和美国,或许也正处于经济角色历史性互换的节点上。蒙代尔认为,随着中国中产阶层的成长,中国正在从世界工厂快速转变为全球最大的市场。中国的中产阶级人口相当于美国总人口,而未来5-10年,这一数量将翻倍。

  除非出现显著的保护主义倾向,中国取代墨西哥和加拿大成为美国最大的出口市场几乎是板上钉钉的。而由于中国的网上购物更为发达,美国的中小企业更容易获得中国的消费市场。

  中国的崛起并不一定意味着美国的衰落。这很可能是有史以来第一次,两个竞争中的大国有希望携手发展,曾经受益于美国开放消费市场的中国的发展,未来可能帮助美国的再发展。“这或许是‘让美国重新伟大’的最佳策略。”

责任编辑:蒋飞 | 版面编辑:李丽莎
文章很值,赞赏激励一下
赞 赏
2人已赞赏
赞赏是一种态度
  • 1
  • 3
  • 6
  • 12
  • 50
  • 108
其他金额
其他金额(元):
赞 赏
财新传媒版权所有。如需刊登转载请点击右侧按钮,提交相关信息。经确认即可刊登转载。
推广

财新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