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世界 > 要闻 > 正文

美初裁终止对华钢铁337调查 律师详述原因

2017年02月27日 11:13 来源于 财新网
代理宝钢进行商业秘密诉讼案的美国科文顿律师事务所合伙人冉瑞雪表示,在这一案件中,中美双方的商业利益诉求并不大,事实依据也相当清晰,政治因素在诉讼中占据了主导地位,在中美贸易战风起云涌的背景下,这一诉讼的关键性意义不言自明
历经九个月,中国钢铁行业遭遇的首次337调查暂告段落,原告美国钢铁公司针对40家中国钢铁企业商业秘密、反垄断和反规避这三大诉点由美国法官全部初裁终止调查。

  【财新网】(记者 卿滢)历经九个月,中国钢铁行业遭遇的首次337调查暂告段落,原告美国钢铁公司针对40家中国钢铁企业商业秘密、反垄断和反规避这三大诉点由美国法官全部初裁终止调查。财新记者近日专访了代理宝钢进行商业秘密诉讼案的美国科文顿•柏灵律师事务所(Covington & Burling LLP)合伙人冉瑞雪。

  2016年5月26日,应原告美国钢铁公司(U.S. Steel Corporation)申请,美国国际贸易委员会(ITC)对中国输美碳钢及合金钢产品发起337调查,指控对象包括宝钢、武钢、鞍钢、首钢等共计40家中国钢企。2017年2月22日,根据美国钢铁公司的撤诉动议,ITC行政法官发布初裁(第56号令),终止对华碳钢和合金钢337调查案中有关商业秘密指控的调查。这是在美国337调查历史上,中国企业首次在商业秘密类案件胜诉。

  在此次诉讼中,美方就中国钢铁企业依靠中国钢铁协会“合谋操纵”产品价格和出口量(“反垄断”)、标记“虚假”原产地以规避美国双反税令(“反规避”)、以及中国钢铁企业通过所谓中国政府黑客攻击而“窃取”原告先进高强钢的技术秘密(“商业秘密”)三个方面提出起诉。除了此次胜诉的商业秘密部分之外,对于反规避和反垄断部分,ITC已分别于2016年11月14日和2017年1月11日发布命令,裁决驳回原告起诉,支持中国钢企要求终止反垄断、反规避调查的动议。目前这两个诉点尚处于复审阶段。

  在“商业秘密”方面,美国钢铁公司提出,其曾投资数百万美元研发的高强度钢铁的商业秘密在2011年受到来自中国黑客的攻击而遭窃。针对美国钢铁公司的指控,宝钢集团在ITC正式发起337调查的第二天即发布意见公告称,宝钢一贯重视自主研发和技术进步,相关技术的发展是公司对研发项目持续投入和宝钢研发人员长期奋斗的结果。

  该案件是美国首次对中国钢铁提出337调查,意义重大。美方指控主要针对的是中国输美的碳钢以及合金钢产品,这几乎涵盖了中国出口的主要钢材产品门类。此次代理宝钢进行商业秘密诉讼案的美国科文顿律师事务所合伙人冉瑞雪向财新记者表示,337调查提供的救济措施是禁止令和排除令。如果中方败诉,意味着相关产品失去美国市场。

  但是,输美钢材本身并非是案件的关键点所在。“337调查”主要针对的是知识产权有关的贸易争端,盗取商业机密只是三个主要指控之一,反垄断和反规避本身不是337调查的常规诉讼点。上次涉及反垄断的337调查案件远在1978年。另外,本身中国对美国出口的钢铁量非常小,2015年,中国出口美国的钢材产品为240万吨,而美国一年的进口量是4000万吨。

  中国商务部曾在2016年5月27日发表声明称,美国史无前例地针对中国钢铁产品发起337调查,带有明显的“贸易保护主义”色彩,中方表示坚决反对和强烈不满。中国商务部认为美方对中国钢铁发起的337调查,其申请和指控“没有事实依据”。

  冉瑞雪表示,在这一案件中,中美双方的商业利益诉求并不大,甚至很小,事实依据也相当清晰,政治因素在诉讼中占据了主导地位。在中美贸易战风起云涌,中国钢铁出口在全球各地遭到抨击的背景下,这一诉讼的关键性意义不言自明。尤其是在特朗普当选之后,他倡导的贸易保护主义立场,以及美国贸易代表候选人莱特希泽(Robert Lighthizer)曾经作为律师,代表美国钢铁产业和其他公司参与美国针对他国产品的反补贴、反倾销诉讼的大背景下,美国钢铁公司方面多次利用政治因素手段,试图影响案件正常审判。但最终ITC行政法官方面所表现出的法治精神,让她印象深刻。

  在主动撤回诉讼之后,美国钢铁公司提出两个理由,一个是337条款陈旧,没有考虑网络技术的发展,网络黑客盗取商业机密不适合337调查。另一方面则是缺乏美国政府的充分帮助。该公司在这场复杂的国际官司上遇到了“无法承受的重担”。冉瑞雪对财新记者表示,美方提出的这两个理由非常荒谬,首先作为主动提出诉讼的一方,美方在诉前不可能没有评估能否启动337 条款以处理所谓网络黑客这一问题。另一方面,在美国这一法治国家,ITC又是一个独立的声誉卓著的准司法机构,美钢提出需要美国政府特别帮助,这令人费解。

  337调查依据现行美国《1930年关税法》第1337节(最初为第337条而通常被称为337条款),调查目的是防止一切不公平竞争行为或向美国出口产品中的任何不公平贸易行为,特别是保护美国知识产权人的权益不受涉嫌侵权的进口产品所侵害。

  数据显示,中国已经连续13年成为337调查涉案最多的国家。从2007年到2016年4月,美国共发起337调查392起,其中,涉华案件多达169起,占比43%。不过,中国钢铁行业遭遇337调查则为首次。

责任编辑:陈沁 | 版面编辑:刘潇
文章很值,赞赏激励一下
赞 赏
2人已赞赏
赞赏是一种态度
  • 1
  • 3
  • 6
  • 12
  • 50
  • 108
其他金额
其他金额(元):
赞 赏
财新传媒版权所有。
如需刊登转载请点击右侧按钮,提交相关信息。经确认即可刊登转载。
推广

财新微信

2017年06月24日    21:23
【红旗连锁董事长曹世如向四川茂县灾区捐款300万元】四川茂县叠溪镇新磨村今日发生山体高位垮塌事件,逾百人被埋。红旗连锁董事长曹世如宣布,将以个人名义向灾区捐助三百万元。
2017年06月24日    19:02
【长沙推出“工业30条”振兴实体经济】长沙市委、市政府发布《关于振兴长沙工业实体经济的若干意见》,一次性推出5个方面、30条措施,以振兴工业实体经济。长沙部分工业企业表示,“工业30条”多为普惠式政策,有助于解决工业实体经济在发展过程中的各种突出和共性问题。比如,仅城市基础设施配套费标准下降一项,有的企业可节约数百万元成本。
2017年06月24日    18:59
【新三板本周成交金额近50亿元】本周(6月19日-23日),全国中小企业股份转让系统(新三板)新增17家挂牌公司,成交金额达49.52亿元,较上周增长7.31%。截至6月23日,新三板挂牌公司总数达到11312家,挂牌公司总股本达到6626.61亿股,其中无限售股本为3016.14亿股。挂牌公司总市值达到48627.26亿元。此外,挂牌公司今年累计发行股票金额达565.62亿元,共1385家公司完成了股票发行融资。
2017年06月24日    10:54
【前百度首席科学家吴恩达公布新计划 命名deeplearning.ai】6月24日,从百度离职不久的吴恩达在社交网站上公布新计划,项目命名deeplearning.ai,目标是“探索人工智能领域的最前沿”。吴恩达并未具体说明,新项目将做什么,只在官网上显示,将于8月有更多发布。吴恩达为全球人工智能领域的专家,是谷歌大脑和百度大脑的创建者。今年,百度将人工智能方面的重心从技术研发转向商业应用,吴恩达也于3月从百度首席科学家的岗位离职。(记者 张而弛)
2017年06月24日    10:23
【洪磊:推动基金行业自主性信用构建机制】中国证券投资基金业协会会长洪磊表示,长期以来,中国金融市场缺乏自主性信用构建机制,高度依赖行政许可和政府信用背书来维持。基金业协会将按照现代行业协会的要求,厘清行政许可和行业协会的边界,积极推动行业提升自身信用,实现信用自治。(记者 朱亮韬)
2017年06月24日    06:25
【黄金期货价格创一周最大涨幅】金价创逾一周来最大涨幅,铜价也上涨,因随着美元走弱,基础原材料作为替代投资的吸引力增加。纽约商品交易所8月交割黄金期货升0.6%,结算价报1,256.40美元/盎司,是6月14日以来的最大涨幅。
2017年06月24日    06:23
【美债窄幅波动 收益率近持平】美国国债收益率周五多数近持平,并且呈现窄幅波动走势。收盘时,10年期国债收益率跌0.5个基点,报2.1423%;30年期国债收益率近持平报2.7155%。5年期国债收益率近持平报1.7565%;2年期国债收益率也近持平报1.3404。5年-30年期国债收益率之差近持平报95.726基点,曲线尾盘时温和趋平。
2017年06月24日    06:23
【穆迪上调希腊评级】穆迪公司将希腊评级从Caa3上调至至Caa2展望调整至正面,称主要驱动因素包括成功完成希腊调整项目下的第二轮评估,财政前景改善,且有迹象显示经济企稳。穆迪称,公共债务比率今年将稳定在占GDP的179%,从2018年以后将下降。展望从稳定调整至正面。
2017年06月24日    04:09
【美股大体收平】道琼斯工业平均指数收跌2.53点报21394.76,跌幅0.01%。标普500指数收涨3.80点报2438.30,涨幅0.16%。纳斯达克综合指数收高28.57报6265.25,涨幅0.46%。
2017年06月24日    03:54
【美联储理事呼吁增加清算所压力测试】美联储理事鲍威尔(Jerome Powell)表示,更多的压力测试应该评估衍生品中央清算所的流动性风险。Powell在芝加哥联邦储备银行中央结算研讨会上讲话称,压力测试可以“集中于整个系统的稳健性,而不是单个清算所。”中央清算对手的流动性是美联储担忧的一个问题,全球监管机构有责任确保中央清算对手本身不会成为系统败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