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世界 > 要闻 > 正文

“荷兰特朗普”或止步内阁 黑天鹅因素仍存

2017年03月16日 13:05 来源于 财新网
可以听文章啦!
由于绝大多数主要政党均表示不愿与威尔德斯结盟组成联合政府,极右翼自由党在2017年很可能依然是反对党;但是与此前大选相较,自由党获得议席进一步上升
当地时间2017年3月16日,荷兰海牙,极右翼自由党领袖吉尔特·威尔德斯得知大选结果后接受媒体采访。东方ic

  【财新网】(实习记者 周智宇)当地时间3月15日开始的荷兰大选拉开了今年欧洲大选年的序幕,选民在晚上9时前(北京时间3月16日凌晨4时左右)将自己的选票投给他们心仪的政党领袖。民调机构Ipsos出口民调显示,有81%的荷兰人参与了投票,这是近31年以来最高的参与率。

  初步统计显示,近半年以来民调数据一直处于领先地位的极右翼自由党(PVV)仅获得19席,自由民主人民党(VVD)获得31席,基督教民主党(CDA)和六六民主党(D66)所获席位均为19席。投票结果还将经过多次核准,最终的投票结果将于一周内公布。

  荷兰现任首相、自由民主党领袖吕特在海牙举行的选后派对上对支持者表示:“今晚,在美国大选、英国脱欧后,荷兰对错误的民粹主义说‘停下来’。”吕特对欢呼的支持者说,“我们今晚可以小小地庆祝一下。”

  不过,相较2012年大选结果,极右翼自由党席位从15席上升到了2017年的19席,该党领导人威尔德斯在推特上表示,“我们赢得了席位!第一场胜利来了!吕特还没有看到最后的我!”

  自由党在2017年进入政府内阁希望渺茫。由于绝大多数主要政党均表示不愿与威尔德斯结盟组成联合政府,自由党在2017年只能仍旧沦为反对党,荷兰奈梅亨大学长期研究政党历史的政治学教授科恩·福森(Koen Vossen)在接受财新记者采访时表示。

  对于欧洲来说,2017年是一个关键政治年,荷兰、法国、德国等国将进行大选,近年来抬头的民粹政党让大选结果不确定性加强,荷兰首当其冲。在外界看来,如果荷兰飞出了“黑天鹅”,威尔德斯顺利进入内阁,这将极大鼓舞法国、德国的民粹党派,届时将会对整个欧洲局势产生重大影响.但在福森看来,外界高估了威尔德斯的影响和受欢迎程度,他仍只会是反对派政治家。至于威尔德斯主张荷兰脱欧的言论,福森表示,“这不会发生”。

  “破碎的政府”

  荷兰国会二院(下议院)有150个席位,想要组阁需要至少76个席位。一个世纪以来,没有一个政党做到了这一点,在大多数时期,政府由两至三个主流政党组成。从近几十年下议院的组成来看,荷兰政治情形正在改变:二十世纪八十年代组成政府的两至三个主流政党支持率能够达到80%左右。

  但是到了2017年,根据出口民调,支持率在前三的政党在投票中总共占的票数甚至未达到75席。原本由少数主流政党组成的政府开始割裂,2017年大选的参选政党便多达28个,在排除了自由党之后,“多数党”自由民主人民党仍需与至少三个中型政党结盟才能拥有多数席位。

  这意味着,荷兰的新一届联合政府内阁将扩大至四至五个政党,而这样的情形也在席卷近年来的欧洲各国大选,包括葡萄牙、斯洛伐克和西班牙等在内的国家在近年的大选中,均产生了打破常规的多党派联合政府。

  民粹力量的兴起是产生“破碎的政府”的重要推手。在20世纪80年代,荷兰的议会中民粹党所占席位不超过五个,而到了2002年大选前夕,皮姆·杜恩(Pim Fortuyn)所成立的右派政党Pim Fortuyn List (LPF) 与左派民粹政党社会党(SP)一道,分走了超过20%的选票。

  但在2002年荷兰大选前九天,杜恩遇刺身亡,这加剧了荷兰民众的不安,民粹政党支持率飙升。在2002年的大选中,LPF获得26个席位,并与自由民主人民党、基督教民主党一道组成联合政府。

  2017年大选前几周的Peil.nl民意数据显示,光是威尔德斯的自由党一家所占的票数便在20%左右,社会党的票数则在10%上下。莱顿大学政治学助理教授汤姆·路易斯(Tom Louwerse)对财新记者表示,民意调查数据并不是完全准确,但合理地反映了趋势。

  路易斯指出,自由党的支持率从2012年的10%左右开始不断上升,而2015年的“难民危机”让自由党支持大幅度增加,达到22%左右,位列第二的自由民主人民党支持率仅在13%左右。

  路易斯对财新记者表示,从2016年开始,自由党的支持率便慢慢下降,尽管中间略有回升,但2016年11月威尔德斯对摩洛哥人歧视性言论让自由党的支持率不断下降,在选举前一周已被自由民主人民党反超。

  伦敦经济学院(LSE)政治学教授西蒙·希克斯(Simon Hix)的观察是,“我们所看到的是投票越来越分散到了极左派和极右派上”,曾经坐拥40%投票的中左和中右的主流政党拥有的票数已经减少到20%或25%。这样的情况不断在欧洲国家发生,“可能是巨大的问题”。

  事实上,荷兰政坛新党派不断成立,不少党派的创立者将其原本所在政党的选票分流,例如登客党(Denk)、50后党(50PLUS)、动物党(Party for the Animals)等。路易斯指出,这些议员从自身的政党中脱离,成立新政党,尽管这些新政党不大可能拥有大量选票,但是还是很有竞争力。

  小党派拥有的票数难改大局,但经过几年的发展由小变大的中型党派力量不可忽视。在Peil.nl民调数据中,2017年前后有6个党派的支持率在5%至11%之间,加在一起或代表了一半以上的选民。

  新政府若要顺利成立,离不开部分中型党派的支持,但不同政党所持的不同政见也让联合政府的不稳定性增强,自由党便是一个例子。

  在2010年荷兰大选中,自由党将自己所拥有的25个席位让渡给了吕特政府,在威尔德斯的支持下,一个由自由党和基督教民主党组成的少数派联合政府走上舞台。但一年半后,因不满联合政府关于削减财政预算的法案,威尔德斯撤回了对吕特内阁的支持,导致第一届吕特政府内阁仅存在558天后垮台,这也为现在多数政党拒绝与威尔德斯联盟埋下祸根。

  2012年大选自由党支持率下降,仅获15个议席,自由民主人民党和工党(PvdA)两个政党则顺利组成了多数党联合政府。第二届吕特政府在上台后展开了一些列的重要改革,在经历了衰退、紧缩的困难时期后,荷兰经济也开始企稳回升。

  荷兰经济政策分析局(CPB)数据显示,近年来荷兰经济稳步增长,GDP增速由2012年的-1.1%逐步上升至2016年的2.1%(2013年至2015年增速分别为-0.2%、1.4%、2.0%)。荷兰中央银行也在近期将2017年的增长预期上调至了2.3%,不过这与2002年之前动辄3%、4%的增速相比并不是特别亮眼。

  总部位于德国慕尼黑的IFO经济研究所在2015年的一份报告中指出,在对过去140年里超过20个国家里的800次选举情况进行分析后,从历史情况来看,“金融危机后政治的不确定性猛增,表现为主流政党选票的减少和政党分化”,一般来说,在金融危机后的五年里,极右政党的选票会增加30%。

  上述报告中写到,在金融危机后,“选民会被极右的政治言论所吸引,包括经常指责少数民族或外国人。”

  只有一个正式党员的奇葩政党

  尽管被称作“荷兰特朗普”,但威尔德斯并非政治新人。相反,长达19年的下议院经历让威尔德斯与其他国家的民粹主义政治家显得不一样。

  成立十余年之久的自由党在欧洲任何地方都能被称作是个“奇葩”的政党:该党只有威尔德斯一个正式成员,该党会“雇佣”议员来填补其在议会中拿下的议席。路易斯认为,这是由于“他看到过其他右翼政党由于内部矛盾和派系分裂而解体”,“他说‘我不想有这些问题,所以我尽力在最大限度内控制这个党。’”

  福森告诉财新记者,威尔德斯似乎不相信任何人,他的圈子很小,除了有时候会咨询别人外,大多数时间都自己做决定。最著名的一件事情便是,在2012年自由党撤回对政府的支持时,自由党的议员都还不知道这个事情——威尔德斯忘记通知他们了。

  威尔德斯可以决定谁是议员的候选人,决定议员们在选举名单上的排序,而这些都会对议员的职业生涯产生巨大的影响。

  福森把这比做:“威尔德斯从某些层面上像一个太阳神,周围围绕着小行星。”2014年脱离自由党的Joram van Klaveren议员曾对福森如此形容威尔德斯:“他可以创造也可以毁灭你,人们总是害怕犯错的后果,这(在党内)造成了普遍恐惧的文化。”

  究竟是谁资助了自由党也一直是个谜团。一直以来,自由党都反对通过立法强化政党的财务透明度。福森表示,美国的右翼组织如大卫·霍洛维茨自由中心和新保守主义历史学家丹尼尔·普利斯的中东论坛等都曾为威尔德斯举行过几次筹款晚宴,富有的美国犹太人也被认为给他提供过资金支持,“但所有推测资金来源的尝试,都只是推测而已。”

  福森曾采访过前自由党议员Johan Driessen,Driessen曾说威尔德斯“只能够谈论政治,因为他没有任何其他的兴趣或者爱好,在Twitter上,有时他会假装踢进了一个球或者射中了飞镖,但是这都是表演。当人们谈论政治以外的事情的时候,他又无所适从。”

  相较政党成立之初,威尔德斯在他的反穆斯林修辞上也越走越远,如今威尔德斯谴责伊斯兰教是一个“极权主义意识形态”。

  早在自由党成立之初,其宣传政策保持与欧盟相对一致,承认欧盟在经济合作中的价值,但对其他形式的整合表示怀疑。从2010年开始,自由党描述欧盟为一个“多元化超级国家”,并抱怨“感谢在布鲁塞尔的俱乐部,欧洲正在迅速变成阿拉伯。”

  2012年,威尔德斯推出了“他们的布鲁塞尔,我们的荷兰”的政治理念,并且逐渐把关注重点从欧洲的经济问题转移到了移民上。自由党新口号“让荷兰再次回到我们手里”,在继续保持对欧盟的批评的态度上,又进一步将矛头指向移民问题。

  在此前的大选中,威尔德斯还会在欧盟、医疗支出和养老金等问题上宣传。到了今年的选举,自由党的宣言只有一页A4纸,其中三分之一的内容涉及反移民,包括关闭所有清真寺和伊斯兰学校、禁止古兰经、停止穆斯林国家的移民等措施。

  Lerie指出,威尔德斯在“一页纸计划”中提出,如果政府大量削减难民的花费,那么很多问题便会迎刃而解。他在“伊斯兰”和“穆斯林”,“经济难民”和“真正的难民”等词里作出区分,使得更多不满现状,但认为这是“伊斯兰教”的问题而不是穆斯林的问题的人投票给自由党。

  北欧风向标

  《经济学人》在近期文章中指出,荷兰通常被看作是“北欧风向标”。1966年左翼学生起义、1994年工党党魁Wim Kok当选首相,在英国前首相托尼•布莱尔(Tony Blair)和德国前总理施罗德上任前便开始宣传“第三条道路”的中左政策——荷兰有着将平等主义和个人主义、社会主义及资本主义等因素融合在一起的政治形态。

  民粹主义(尤其是“反穆斯林”)在荷兰比欧洲的其他国家更早出现,2002年起,荷兰政府的主要执政党派都有右翼政党。《经济学人》在文章中指出,这“又一次预示了英国和德国的(命运)。”

  威尔德斯在成立自由党后十年的政治生涯,被认为改变了荷兰的政坛辩论基调。《政客》杂志的记者Tom-Jan Meeus在2月初的文章里写道,即便现在威尔德斯被排除在政府之外,但是“没有一个政治领袖在过去十年中对荷兰政治产生了更大的影响”。乌特勒支大学政治社会学家Matthijs Rooduijn说,“主流政党已经向右转”,威尔德斯改变了荷兰的政治。

  回顾近年来的荷兰政坛,自由民主人民党前党魁Bolkestein为荷兰人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而LPF党的杜恩用自己的生命让移民问题变得似乎确定。威尔德斯恰如其时地出现,成为这些右派或偏右派政党政治理念的“继承者”。荷兰现任首相吕特执政已六年,现状的改变却并不彻底,让荷兰民众寻求“改变”。

  Velde指出,威尔德斯最有影响便是他的政治语言,人们会倾向这种“残酷”的语言,尤其是反伊斯兰教的言辞。一个更加极化的荷兰政治体系、一种代表“人民(the people)”的政治倾向开始出现。

  Liere则认为,无论结果如何,威尔德斯在很大程度上设定了选举的议程——关注伊斯兰教的威胁,“在荷兰媒体中,极端主义和激进主义经常被拿出来讨论”。而在各个政党的选举方案中,右翼政党侧重的方面是这种“外部”的威胁,左翼政党则将伊斯兰问题与种族主义、歧视等内部问题结合起来,以避免两极分化。虽然在伊斯兰教的问题上处理得比较模糊,但是各方均采纳了自由党竞选的核心议题,巧妙地将威尔德斯生硬地关注伊斯兰教问题,转化为讨论“什么属于荷兰,什么不属于荷兰”。

  Velde指出,尤其在学者们看来,“我们已经生活在一个统一的欧洲”。荷兰非常依赖于出口和自由贸易,并且从欧洲一体化中收获巨大。不过,面临着从波兰等东欧国家涌入的廉价劳动力、希腊等国财政危机所带来的影响责任,荷兰已经与欧盟在共同前进的道路上相行渐远。

  威尔德斯2017年1月曾与法国总统候选人勒庞、右翼民粹主义政党德国选择党党主席佩特里在科布伦茨会面,试图传达出“我们是一个战线”的理念。在Velde看来,和其他两位不同的是,威尔德斯完全依赖议会而存在,他没有党组织可言,一切都围绕着他进行。他会定期发推特,但人们听他的政见只是因为他是一个有影响力的议员,而很多其他民粹主义政党领导者在各自国家里甚至未曾占据一席之地。

  

责任编辑:陈沁 | 版面编辑:李丽莎
文章很值,赞赏激励一下
赞 赏
首席赞赏官虚位以待
赞赏是一种态度
  • 1
  • 3
  • 6
  • 12
  • 50
  • 108
其他金额
金额(元):
赞 赏
财新传媒版权所有。
如需刊登转载请点击右侧按钮,提交相关信息。经确认即可刊登转载。
推广

财新微信

2017年04月23日    20:44
【马云:对让机器学习人脑思考的方式不太认同】4月23日,在绿公司年会上,中国企业家俱乐部主席、阿里巴巴董事局主席马云表示,国外看到最前沿的AI技术的研究中,把人的大脑和计算机连在一起研究。他表示,人对大脑的认识不足3%。人类对大脑认识如此不足的情况下去让机器学习,对此持保留态度。他认为,机器必须要有自己的思考模式。就像是汽车的前行方式,并不是完全以人走路的方式为参照的。(记者 王琼慧)
2017年04月23日    20:44
【马云:人类不应该跟机器比聪明】4月23日,在绿公司年会上,中国企业家俱乐部主席、阿里巴巴董事局主席马云表示:“最近很热的一件事是,人跟围棋下输掉了。如果我是一个围棋高手,我根本不会跟机器比。”。他称,人类不应该跟机器比聪明,机器永远记得更老、算的更快、情绪稳定、永远不会生气,在这些方面去比,人类不会赢。马云认为,人们应该让机器做那些人类不会做的事情。只有这样,机器才会是人类的好的合作伙伴,而不是最强对手。(记者 王琼慧)
2017年04月23日    19:52
【达实智能拟出资6亿元参与设立泰山健康保险公司】公司拟与山东高速集团有限公司、泰山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山东南山铝业股份有限公司、重庆协信远创实业有限公司、山东天业房地产开发集团有限公司共同发起设立泰山健康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最终以国家相关部门审批及核准的名称为准),泰山健康保险拟定注册资本为30亿元人民币。公司使用自有资金及自筹资金出资人民币6亿元,持有泰山健康保险20%股份。
2017年04月23日    19:14
阿里巴巴集团董事局主席马云:最近部分企业骂我们把他们的超市搞倒了,破坏了实体经济,但是,不是所有的实体经济都不好,是“你”的实体经济不够好,互联网不要担当实体经济不好的替罪羊。
2017年04月23日    19:14
【海通策略:短期宜静不宜动 下半年看好金融】海通策略公众号最新观点指出:①近期市场回调是春天的倒春寒,导火索是银监会加强监管,资金面趋紧引起波动。中期而言中枢抬升的震荡市没变,核心是盈利改善。②回顾历史,震荡市个股分化很正常,甚至牛市初期也有三成股票下跌。熬过倒春寒关键看业绩,即便政策超调引起波动加大,绩优股也有相对收益。③战略乐观,战术相持。跟踪政策,短期宜静不宜动,结构偏重消费升级等一线股和一带一路主题,下半年看好金融。
2017年04月23日    19:13
【齐星铁塔:一季度净利亏546万 上半年预亏500-1500万元】公司2017年一季度营收为2.44亿元,同比增长69%;净利为亏损546万元,同比由盈转亏,公司上年同期盈利625万元。公司预计1-6月净利为亏损500万-1500万元,而上年同期盈利2280万元,业绩下降的原因是:主要原材料价格上涨,成本大幅提高,产品销售价格未进行相应幅度的上调。
2017年04月23日    19:04
【销毁无GPS单车?ofo:政府不会出台非常限制的措施】北京市交通委日前出台共享单车指导意见,摩拜呼吁政府销毁无GPS单车,市场关心这对于早期投放大量此类单车的ofo的影响。对此,4月23日,ofo联合创始人张巳丁在绿公司年会上回应,正在跟政府沟通,政府也不会出台非常限制的措施。目前大部分ofo单车都已经安装智能锁。并表示大家应该关注未来5年共享单车的发展,在国际化过程中,究竟是GPS更好还是北斗更好,仍需要探索。(记者 王琼慧)
2017年04月23日    18:38
【上市公司年报进入最密集阶段 交易所事后问询力度加强】上周(4月17日-4月21日),沪深交易所至少发出各类问询函件58封,数量上明显增加。上市公司年报进入最密集阶段,交易所事后问询力度加强。其中,关于具体事件的问询函件19封,新华网、爱建集团、中科云网、华夏幸福等公司热点事件均不曾遗漏。此外,并购重组仍是监管重点,预案披露后必被追问,上周重组问询函共计13封。
2017年04月23日    18:32
【楚天科技联合控股股东筹划重大投资并购 24日起停牌】楚天科技23日晚间公告,公司拟与控股股东长沙楚天投资有限公司联合其他投资者筹划重大投资并购,该事项尚存在不确定性。公司股票于2017年4月24日(星期一)上午开市起停牌,预计停牌时间不超过10 个交易日。
2017年04月23日    18:27
【*ST松江拟购卓朗科技 资金来源、标的公司经营等遭问询】据2016年报,公司资产负债率已超90%,主要资产受限,而公司拟11.8亿控股卓朗科技,购买资金来源为自筹资金,交易所要求说明筹资具体情况,并要求说明卓朗科技净利大幅增长、经营性现金流持续为负、毛利率下滑等方面原因。此外,卓朗科技2016年12月以5.76元/股增资引入两家股东,但本次交易价为8.46元/股,要求说明价格差距较大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