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世界 > 要闻 > 正文

盖茨基金会的“职业CEO”

2016年06月01日 10:33 来源于 财新网
2014年上任的苏珊•德斯蒙德-赫尔曼既不是盖茨家的老朋友,也不是前微软高管。在管理上,她正着力整合资源,改善工作文化
资料图:盖茨基金会CEO苏珊•德斯蒙德-赫尔曼(着蓝色上衣)

  【财新网】(驻华盛顿记者 张远岸)2014年成为比尔及梅琳达•盖茨基金会(Bill & Melinda Gates Foundation)首席执行官(CEO)时,苏珊•德斯蒙德-赫尔曼(Susan Desmond-Hellmann)意识到她是基金会首位“职业CEO”。“我既不是盖茨家的老朋友,也不是前微软高管。这可是意义重大的。”

  现年58岁的德斯蒙德-赫尔曼出生于内华达州里诺市,苏珊在内华达大学雷诺分校获得医学学士学位;在加州大学旧金山分校完成临床培训,并在该校担任流行病学和生物统计学兼职副教授。她是经认证的内科和肿瘤内科医生,拥有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公共卫生硕士学位。苏珊在加州大学旧金山分校接受临床培训期间,曾在乌干达癌症研究所(Uganda Cancer Institute)担任两年访问教员,进行艾滋病和癌症方面的研究。

  德斯蒙德-赫尔曼1995年加入基因泰克公司(Genentech),并于2004年至2009年期间担任产品开发总裁。任职期间,德斯蒙德-赫尔曼负责基因泰克公司的新药临床前和临床开发,工艺研发,业务拓展和产品组合管理。2009年基因泰克被瑞士制药巨头罗氏公司(Roche Holdings)以468亿美元的价格收购。2008年时,德斯蒙德-赫尔曼已在《财富》杂志“最有影响力女性”排名中名列第13位。

  在罗氏公司宣布收购基因泰克约5个月后,德斯蒙德-赫尔曼便离开基因泰克,加入加州大学旧金山分校担任校长,成为该校第一位女校长。在该职位上,她负责学校和医疗中心发展战略以及学术课程、研究项目和运营等全方位的监督和管理。这意味着,管理一所有四个研究生院、两家医院和2.3万名员工的研究型大学。同时,她还是宝洁公司(Procter & Gamble)和脸书(Facebook)的董事会成员。

  她曾在采访中解释,她选择承担的工作有两种。一种是她认为有意义的,可以帮助患者或者帮助他人有一个更富有成效的人生。另一种是她的技能可以帮助增加价值的。“随着我的角色变化,我有机会成为一个领导人,先是在基因泰克,后来在加州大学旧金山分校,我给自己提高了一点门槛。”

  源结基金会

  现在,德斯蒙德-赫尔曼再次给自己提高了门槛——接手全球最大的私人基金会。德斯蒙德-赫尔曼在接受财新专访时表示,当比尔和梅琳达聘用她的时候,基金会已有14年历史。“这段历史是一个家族基金会的历史,为的是一个家族的愿景。”

  2000年,威廉•盖茨基金会(William H. Gates Foundation)与盖茨学习基金会(Gates Learning Foundation)合并,由此诞生了比尔及梅琳达•盖茨基金会(Bill & Melinda Gates Foudnation)。帕蒂•斯通塞弗(Patty Stonesifer)担任新基金会的首席执行官。2008年,比尔•盖茨离开微软,全职担任基金会的联席主席,前微软高管莱克斯(Jeff Raikes)被任命为基金会新任首席执行官。“比尔的父亲参与了基金会的成立,当时梅琳达是全职母亲,比尔是微软的CEO。比尔的父亲聘请斯通赛弗(Patty Stonesifer)担任基金会首任CEO。斯通赛弗是盖茨家的老朋友,也是前微软高管。第二任CEO莱克斯(Jeff Raikes)也是一样。” 德斯蒙德-赫尔曼表示。

  作为第一任“职业CEO”,德斯蒙德-赫尔曼在加入时就对比尔和梅琳达表明,他们对基金会实现“所有生命价值平等”的愿景,以及他们消除贫困、改善美国教育、解决结核病、疟疾和艾滋病病毒(HIV)等疾病问题的策略都是很好的。“所以从一开始就没有计划说因为我来了,所以我们(基金会)就要改变策略。”

  德斯蒙德-赫尔曼的办公室位于盖茨基金会西雅图总部6楼,窗外可以看到联合湖景(Union Lake)。办公室面积不大,刚好容纳一张U型办公桌和一张圆形会议桌。办公桌上物件不多,一摞书、几份文件、一只托里伯奇(Tory Burch)罗宾逊系列菱纹大号皮包。办公桌上方的托架上摆放着一些装饰品和奖杯,包括达摩不倒翁和腾讯企鹅玩偶。

  德斯蒙德-赫尔曼一头金色短发,笑容灿烂,握手有力。采访当天,她戴一对珍珠耳钉,两侧手腕分别戴金色手表和金色手镯,身穿蓝色花朵无袖上衣和黑色长裤,一件同色系蓝色西装外套挂在办公桌旁。

  德斯蒙德-赫尔曼称她加入后的任务是“来看一看基金会的愿景和雄心,思考我们想成为什么样的组织,不仅仅考虑我们要解决问题,而是考虑员工怎样在这里工作、如何最明智地使用资金以及如何投资。”

  在管理上,德斯蒙德-赫尔曼正着力整合资源,改善工作文化。她要求盖茨基金会减少使用外部咨询公司,并设了首席战略官(Chief Strategy Officer)一职,由全球倡导与政策总裁苏斯曼(Mark Suzman)兼任,旨在更加合理地利用基金会的人力、资金和资源。

  苏斯曼对财新记者表示,德斯蒙德-赫尔曼重视战略制定及内部运营。他称,非营利性组织不像公司,无法通过在股市中的涨跌或市场反应来检验业绩,因此,德斯蒙德-赫尔曼希望各部门更加了解自身业务,更加严谨地制定战略并对效果进行评估。

  如果….会怎样?

  德斯蒙德-赫尔曼5月23日发表首封任CEO以来的年信,“我之所以写这封年信,是因为基金会已经有16年历史,但很多人仍然对此感到困惑”。梅琳达•盖茨曾在一次采访中形容德斯蒙德-赫尔曼是“大胆的CEO”,“她会提出一些‘如果….会怎样的’的问题。梅琳达、比尔,如果我想试试这个,你们觉得怎么样?”。在此次年信中,德斯蒙德-赫尔曼提出的问题正是“如果…..世界将会怎样?”。

  “如果贫困地区不再遭受传染病的困扰,世界将会怎样?如果全球各地的妇女和女孩都能拥有改变自身命运的力量,世界将会怎样?如果所有儿童——尤其是最贫困国家的儿童,都能获得公平发展的机会,世界将会怎样?”

  德斯蒙德-赫尔曼在年信中着重了盖茨基金会在烟草控制、抗击昏睡病和美国教育项目上的进展。她对财新记者称,禁烟在中国及全球的进展超乎预期,非洲“昏睡病”鲜有人听闻,美国教育和“共同核心”(common core)项目挑战巨大,教师需要更多帮助。她在年信中提到的另一件事则是全球离消除脊髓灰质炎只有一步之遥,基金会与众多合作伙伴、各国政府、世界卫生组织(WHO)、联合国儿童基金会(UNICEF)正在做最后的冲刺。若消除脊髓灰质炎实现,这项工作将会被载入史册,脊髓灰质炎将成为继1979年天花被消除后,人类彻底消除的第二种疾病。

  德斯蒙德-赫尔曼表示,从2014年8月起,尼日利亚和非洲大陆没有发生野生脊灰病毒病例,这是卓越的成就。全世界仅剩的两个存在野生脊灰病毒病例的国家,即巴基斯坦和阿富汗,今年截至目前总共仅有14个病例,“全球离消除脊髓灰质炎从未如此接近”。她称,因此前景看上去非常乐观,但我们必须要穷追不舍,这也是为什么梅琳达说我是大胆的。我们必须集中精力给阿富汗和巴基斯坦的每一个孩子接种疫苗,并继续保持非洲大陆的现状。基金会的投资之一是开发更好的新工具,确保成功消除脊灰。“由于供应原因,脊灰灭活疫苗(IPV)有可能限制实现这个目标。我们希望中国能够为全球脊灰灭活疫苗供应做出贡献。”

  德斯蒙德-赫尔曼解释称,消除脊灰的关键是将疫苗传达到每个孩子的手上。“这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需要一系列投资。”要有足够的供应,供应需要通过供应链,必须要保存,培训疫苗接种员,宣传接种疫苗,接触到在偏远地区的儿童,而那些地区可能有战争、贫困和各种困难,以及监督结果。现在供应并不是很大的问题,最大的困难是在有战争、冲突和恐怖主义的地区,要确保人们对接种脊灰疫苗有积极的看法,这样社区才会接受给每个孩子接种疫苗,我们希望保证疫苗接种员的安全,并希望他们能够接触到最偏远地区的孩子。

  德斯蒙德-赫尔曼表示,中国投资研发创新,未来将成为促进改善全球健康和发展的主力,对此我感到很有希望。2013年,中国乙脑疫苗通过WHO预认证,已经展现了其研发能力。中国有能力为全球生产优质低价疫苗,将给全世界带来好处。我很高兴看到中国在加强医药产品监管体系,让消费者能够信赖,我们和中国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有合作,正在探讨如何支持中国提升与国际标准接轨的能力。中国研发和生产的乙脑疫苗已经通过WHO预认证,其低廉的价格令全世界2.5亿人受益。中国脊灰灭活疫苗也正在努力获得WHO预认证,目前还未能出口。

  德斯蒙德-赫尔曼指出,将消除疟疾看作是2040年目标。消除疟疾和消除脊灰是不同的。消除脊灰的关键是覆盖,给每个孩子接种疫苗。控制疟疾是有粘性的,这是件好事,全世界已经消除疟疾的区域不需要再回去控制。疟疾是区域性的。消除疟疾的困难之一是青蒿素耐药, 另一个困难是寄生虫和蚊子产生耐药性,所以得不停地创新,抢在耐药性的前面。

  德斯蒙德-赫尔曼认为,中国的控烟进展也是可喜的,中国第一夫人也参与其中。“我是一个癌症医生,中国体量巨大,我们非常支持中国的控烟行动。在公共场所全面禁烟将令非常多人从中受益,上百万生命将被拯救。”她称,中国在《广告法》和税收上对控烟采取的措施都是很积极的。烟草价格在美国很高,尤其是在纽约,可以明显看到年轻人和穷人对烟草的消费大幅下降。

  关于4月底批准的《境外NGO管理法》,德斯蒙德-赫尔曼表示,基金会正在积极地了解中国NGO法。“这是一个新法律,我们的重点始终将是不断加强和拓展我们在中国的良好合作关系。我们非常关注这部法律,也会遵守法律的规定。”

  德斯蒙德-赫尔曼表示,盖茨基金会是一个不断学习的组织,希望从进展不及预期的工作中学习经验教训,所以她在年信里讲了美国教育项目。她称,盖茨基金会一直并将继续支持“共同核心”标准(Common Core)。“如果你送你的孩子上中学,你应该有这样一种预期,不管你的孩子居住在哪里,你应该有可以信赖的标准,知道他们将毕业。我们关心他们毕业,并为大学和就业做好准备。”她认为挑战之一是,教师需要更多帮助和资源,以在教室里有效地使用“共同核心”标准。关于大选对教育项目的影响,德斯蒙德-赫尔曼指出,“一到大选年,所有涉及教育的问题都不可避免地会受到影响。我们不选边,我们是独立的。”

  2月22日比尔和梅琳达•盖茨发布年信,在被问及“如果你可以有一种超能力,你希望是哪种”时,比尔和梅琳达分别回答“更多能源”和“更多时间”。德斯蒙德-赫尔曼则表示,她想要的超能力是飞翔。“我非常喜爱运动,比如爬山、骑自行车,我喜欢和我丈夫一起参加室外活动。如果我们俩都能飞,我们可以飞去夏威夷,也可以看看那些充满活力的大城市,比如西雅图、北京、旧金山,如果我能飞,我可以省下很多时间。”

责任编辑:黄山 | 版面编辑:卢玲艳
推广

财新私房课
好课推荐
财新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