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英学者:不主张减少投资寻求再平衡

2013年04月28日 12:09 来源于 财新网
建议增加基础设施投入以拉平地区发展差异

  【财新网】(实习记者 单舟)针对中国经济如何在群体收入不平衡、地区发展不平衡等问题中寻求“再平衡”,英国伦敦政治经济学院(LSE)经济学教授、曾任马来西亚国家经济咨询理事会成员的柯成兴(Danny Quah)在4月19日对财新记者表示,不平衡的原因之一在于投资过剩却缺乏消费、内需不足。投资已成为中国经济的“特效药”,代替消费刺激需求。

  柯成兴并不主张减少投资以寻求“再平衡”。其一,深入地看,与美国、日本等发达国家相比,中国人均资本存量份额仍然太小。其二,虽然大多数经济学家认为占GDP50%左右的投资份额过高,不可持续,但他认为不能仅看每单位GDP的投资额,还要看投资的利用率。

  柯成兴指出,像中国这样经济发展不足的国家,有很多要用到生产性投资的地方,比如大量的基础设施建设,能从总体上帮助实现“再平衡”,推动较贫困地区经济增长、提高收入。他建议像美国那样建设更多的基础设施,如高铁和高速公路,以整合各地区经济、消除地区间经济发展不平衡。中国需要这种公共物品,而它只能由政府提供,因此政府需要更积极地修路架桥。

  “在投资过度的情况下加大投资也许听起来很矛盾,但想要平衡必先使其失衡”,柯成兴表示。

  同时,他认为中国消费水平低的原因是大多数人还很贫穷,而非他们不愿意消费。数据显示,中国发达地区,如一线城市北京、上海等地的收入增长很快,并且那里的消费增速比收入增速还要得快得多。这说明那些较富裕、收入更高的地区消费的增长也更强劲。因此,在“再平衡”方面应该做的不是迫使人们去消费,而是使他们富裕起来。

  他建议,增加生产性投资和消费两方面都应该稳步、谨慎地进行。

  对于地方政府负债过度膨胀是否有可能引发中国式金融危机,柯成兴认为应该小心处理,但不必过于担心:首先,政府举债是避免经济崩溃的权宜之计,中国以及东亚一些国家除了这么做别无选择;其次,政府负债是可以控制住的,并不像亚洲金融危机中的房产和股市泡沫或欧美金融危机中的次贷那样具有危险性。

  在谈及日本量化宽松的休克疗法对亚洲经济环境的影响时,柯成兴详细分析了两种可能性。消极的情形是,美国、日本、西欧和英国的量化宽松会恶化全球金融状况,廉价资本的涌入使亚洲这样快速成长的经济体曝露于危险之中。如果这些是短期热钱的话就更危险了,因为1997年亚洲金融危机正是源于大量的短期热钱流动。如果亚洲重蹈历史的覆辙,那么日本会是元凶之一。

  另一种情形是,世界经济一损俱损、一荣俱荣。由于中国和亚洲的经济增长根本上依赖于对西方国家的出口,因此除非西方国家和整个世界从衰退中恢复,否则亚洲无法保持高速经济增长。这种情形下用量化宽松提振西方经济能使全球经济健康增长,亚洲也能从中获益。该看法的积极面在于认同当下西方国家的量化宽松政策是正确的选择,而消极面在于认为亚洲自身无法维持其经济增长。

  柯成兴提醒,需要小心这两种观点的偏激之处。比如,亚洲一些基础性增长较强劲,已经能靠自身实现经济增长。此外,还要认识到西欧、美国和日本刺激经济增长带来的短期好处有很快消失的危险。许多人只顾眼前不看长远,这和金融危机爆发前人们的心态是一样的。全世界的经济、金融决策者都需要把眼光放得更长远。■ 

责任编辑:黄山 | 版面编辑:王永
财新传媒版权所有。如需刊登转载请点击右侧按钮,提交相关信息。经确认即可刊登转载。
  • 收藏
  • 打印
  • 放大
  • 缩小
  • 苹果客户端
  • 安卓客户端
推广

财新微信

热词推荐:
深圳毒跑道 深化农村改革综合性实施方案 缅甸大选 十八届五中全会公报 贾灵敏 哈尔滨雾霾 宁夏首虎被调查 艾宝俊 芜湖爆炸 京张高铁 中新项目落户重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