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世界要闻正文

亚投行的政治经济学

2014年12月19日 08:25 来源于 财新网
当亚洲基础设施投资成为全球经济焦点时,地区经济强国对亚投行有不同的算盘

  【财新网】(驻新加坡记者 陈立雄)最近,中国提倡的亚投行(AIIB)成为在新加坡论坛上的热闹话题。其中一个讨论会上,新加坡和日本如下交锋。

  日本外务省前顶级官僚野上义二主张,亚行(ADB)和世行(World Bank)在环保等领域上设立更高的标准。真正的区域开发银行是开放的,份额基于捐款额度。然而,亚投行的多数份额必须来自中国,因此这可谓是“中国的银行”。

  新加坡对该行持不同态度。巡回大使许通美则称,美国对AIIB的负面看法基于政治因素,是一个错误,美国不能阻止它的成立。而且国际性开发银行的现有份额并未反映世界的新现实。

  虽然野上承认国际货币基金(IMF)改革由于美国国会的因素陷入僵局,但他用联合国安理会改革的比喻说,中国和俄罗斯一样阻止包括日本的国家加入。他表示,如果中国足够认真,它本来能扩大对亚行的贡献。

  许通美又反驳称,亚行不是完美的。“真相是,他们一些项目因政治原因被拒绝。你不能过度浪漫化亚行。”日本国际问题研究所所长野上立即做出反应:“有一件事情要告诉你,不要过分浪漫化亚投行。”

  政治因素

  10月,亚洲和中东的21个国家在北京签署亚投行筹建备忘录。作为创始成员国,新加坡是惟一参加的发达国家。一名常驻新加坡的日本外交官称,新方态度积极,希望日本也能加入亚投行,在亚投行发挥像“压舱石”的作用,共同完善该行统治结构。然而,无论是首相官邸、财务省和外务省,日本态度都是否定的,甚至冷淡。相关讨论也集中在政府枢纽,在媒体和学界尚未引起广泛讨论。日本副首相兼财务大臣麻生太郎近期质疑,亚投行成立本身是好事儿,“但是否具备足够的融资审查能力呢?”

  日本还担忧,若参与亚投行,且该行成功,只会减弱自己长年掌握的亚行。“亚行心惊胆战,因为专业人士不多,亚投行会拉拢过去人才。”一位担任过驻新加坡日本大使的前外交官透露。

  作为东南亚最大的经济体,印尼对亚投行的支持有附带条件。印尼经济统筹部基础设施及区域发展副部长陆奇(Luky Eko Wuranto)上月表示,在不损害治理原则和可持续性发展的情况下,希望亚投行在国内能源和海上交通方面提供具有迅速程序的贷款。据一名印尼外交顾问表示,总统佐科在首次会见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时,向中方传达对中国向印尼出口低质量基础设施的担忧。11月底,印尼决定作为创始成员参加亚投行,由此东盟十国全部加入该行,包括围绕南海问题与中国出现对立的越南和菲律宾。

  除此之外,澳大利亚和韩国曾考虑参加中方倡议,但受同盟国美国的压力,放弃了出席签署仪式的选择。

  澳大利亚政府就是否参加亚投行曾出现分歧。据《澳大利亚人报》报道,财政部长霍基(Joe Hockey)对此持消极态度,外交部长毕晓普(Julie Bishop)反而积极考虑加入。澳大利亚仍然试图架桥于中国和美国之间。

  总理阿博特之前表示,澳方很想加入亚投行,但需要透明性以及像世行那样的的统治安排,满足这些条件后,“不仅澳大利亚愿意参加,我想韩国,日本和美国都愿意参加”。本月,贸易部长罗布(Andrew Robb)进一步表示,澳大利亚几乎确定将加入此中方倡议。中澳经济合作趋于强化,双方刚刚结束自贸区谈判。

  剩下的焦点是对中国经济依赖程度更高的韩国。它原来对亚投行非常积极,招徕其总部在韩国首尔或松岛,正如美日当时设亚行总部在“反共”的菲律宾马尼拉。今年6月,美国向韩国表示,韩方加入该行“深感忧虑”,后来韩国明显变得消极。据韩联社消息,韩国政府或明年上半年决定是否参加亚投行。

  基础设施出口竞争

  各国政府的财政支出,加上亚行每年在基础设施上投资的100亿美元也无法满足在亚洲的庞大需求。亚行估算,在2010年至2020年,在这个地区的基础设施需求为8万亿美元,其中一半来自能源领域,三成则来自交通运输,剩下的包括通信和水务。

  在布里斯班举行的今年二十国集团峰会上,各国领导人讨论摆脱金融危机之后如何进一步促进全球经济增长,并在声明中强调基础设施的重要性。

  加拿大智库国际治理创新中心高级研究员Bessma Momani向财新记者介绍,投资在基础设施是刺激经济增长的简易方法。项目不仅在广泛产业带来很多岗位,还经常为当地人提供长期恩惠,往往也有政治上价值。但是“真正的问题在于,(这些项目)是否给社会和当地造成负面结果。”

  一位日本大型银行管理员工强调,部分因为项目收入是当地货币,基础设施投资是“高风险低回报”,并怀疑中方当初给于便宜资本之后,能否在东南亚地区连续不断地提供融资。他认为,为扩展基础设施,最关键是发展中国家建立好资本市场,培育本国金融机构。

  中韩企业在东南亚以廉价为长处推动基础设施出口,打败质量过高的日本企业。据《工程新闻记录》报告,中国逐渐扩大在亚洲基础设施市场份额,2007年超过日本后,如今居首。2014年最新数据显示,全球最大250家国际承包商中,中韩分别有21家和9家,日本则有10家入选。

  抱有危机感的日本开始产业强化:新干线和发电站。2010年起,政府采取从设计到金融的“一揽子基础设施出口”战略;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力争实现基础设施出口额在2020年增加至3倍,达30万亿日元(约合2577亿美元);融资方面,日本三家银行巨头在项目金融上继续率领亚太地区,东京市场则考虑使基础设施基金上市,致力于打造亚洲基础设施中心。

  从这些角度出发,在日本有声音认为拒绝亚投行未必有利于日本。PHP研究所研究员前田宏子认为,虽然最终日本不一定要加入该行, 但至少与参加成员国之间进行磋商是一个日本可实施的选择。█

责任编辑:黄山 | 版面编辑:郭艳涛
财新传媒版权所有。如需刊登转载请点击右侧按钮,提交相关信息。经确认即可刊登转载。
  • 收藏
  • 打印
  • 放大
  • 缩小
  • 苹果客户端
  • 安卓客户端
推广

财新微信

热词推荐:
美国制裁金正恩 南海 南极臭氧空洞减小 英国脱欧日元 菲南海仲裁最新消息 特雷莎-梅 刘振民 防空识别圈 雷洋尸检结果公布 雷洋案最新消息 程晓健晋升少将 雷洋事件 中国南海最新消息 加勒比海领海争端 曹建方 快鹿集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