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辛勤工作却依旧贫穷

2015年01月07日 15:20 来源于 财新网
解决发展中国家的贫困问题,首要方法不是创造更多的就业,而是给穷人提供更好的工作

  【财新网】(特约作者 Gary Fields)在过去25年里,发展中国家经济发展迅速,这使得全球的极端贫困人口数量大幅削减。上世纪80年代初,发展中国家还有52%的人口生活在极端贫困之中。这一比例目前已经下降到22%。仅仅在中国,高速的经济增长就使得五亿人口脱离了贫困。

  但尽管有这样喜人的进步,需要做的事情依然有很多。这些国家所面临的挑战中,真正的核心问题究竟是什么呢?

  很多西方世界的人认为,解决发展中国家的贫困问题,首要方法是创造更多的就业岗位。但事实不是这样的——至少这不是主要问题。发展中国家有很多就业机会,但全世界有工作的穷人们需要更好的工作。

  个中原因是十分简单直接的。在缺乏有效社会福利体系的背景下,穷国的工人必须工作。如果没有别人雇佣他们,那么为了创造自己的赚钱机会,他们通常只能选择低收入的个体工作。

  基于这个原因,发展中的国家的失业率是低于发达国家的。不过在全世界的发展中国家中,失业者的数量仍然超过1.5亿——占到了全球失业工作者的约五分之四。

  与此同时,先进经济体只占全球人口的15%,却有全球22%的失业者。富国失业者在全球的份额高于他们的人口占全球的份额。 

  对于发展中国家的工人来说,有三个重大问题需要解决:第一个也是最重要的问题是,穷人工作时间很长,每小时收入却很低,以至于无法到达贫困线以上。

  第二点是,女性在劳工市场中尤其处于劣势。第三点则是,太多人在被迫从事一些被我们视为不可接受的工作,比如现代奴工、契约劳役和童妓。

  该怎么做呢?乍看之下,似乎令人鼓舞的一点是,发展中国家九成的工人都在私有部门工作。但是他们中只有少数是有工资、有合同并享受社会保障的,大多数人都没有。

  比如在印度,超过一半(57%)的私有部门工人都是自我雇佣状态——另外28%通过做零工的方式挣得工资(比如建筑业和农业的短工)。这些工人中的大多数都没有从这些工作中获得保障或社会福利。

  因此从全球角度来看,很重要的一点是要将私有部门在此事中的角色和性质“去神秘化”。私营企业首先是追逐利润的机构。

  在任何一个国家中,私营企业都基于一个重要因素来做决策——怎样做可以实现利润最大化。以此为依据,他们来决策是否要在这个国家投资,是否雇佣更多的工人,是否给工人丰厚的收入,是否培训他们,以及是否采用“高端”的人力资源操作。

  如果这个系统运行顺利,那么劳工市场的改善可能成为这些公司追寻利润的一个副产品。不过,把改善老公市场看做是私企雇主的目标,这是不现实的——至少现在还不现实。因此,国家政府、国际组织、非政府组织以及消费者运动,都需要看到现实情况,并参与制定公共政策,。

  发展中国家需要资源来创造和维持新的社会福利项目(或者扩展现有的项目),这也包括培训劳动力。由于大多数发展中国家的工人都是自我雇佣状态,这些政府以及他们的国际伙伴必须意识到,他们要向工人提供用以提升生产率的工具。

  这首先意味着更多技能和更好的教育,但同时也包括其他项目,比如向农民提供高效廉价的灌溉设备,让他们可以提升作物产量。

  更加开放的贸易——如果能够精心管理的话——也可以带来更好的就业状况,并由此减少贫困。中国就是最好的例子——在出口快速增长带动下,实际工资也快速提高,贫困被史无前例地降低。

  不过,考虑到私营企业逐利的定位,不能期待他们会为工人的最大利益代言。所以目前在类似跨太平洋伙伴协定(TPP)这样的贸易协定的辩论中,将劳工保护编纂进国际协议是一个核心问题。

  如果实现这个目标?政府、非政府组织、工会和有关切的国际公民的参与是很关键的。在引导私营企业实施有利工人的行动和改革方面,公众压力仍然将是最有效的力量之一。

  (财新记者 李先达 译)

  作者加里·菲尔兹(Gary Fields)是康奈尔大学国际及比较劳动教授、经济学教授。他是2014年IZA劳动经济学奖得主,该奖由位于德国波恩的劳动力研究院(Institute for the Study of Labor)颁发。

  更多详情请访问:http://newsroom.iza.org/en/

责任编辑:王嘉鹏 | 版面编辑:黄玉婷
财新传媒版权所有。如需刊登转载请点击右侧按钮,提交相关信息。经确认即可刊登转载。
  • 收藏
  • 打印
  • 放大
  • 缩小
  • 苹果客户端
  • 安卓客户端
推广

财新微信

热词推荐:
CNN. 广州黑人正在离去 脱欧 日元 南极臭氧空洞减小 意大利华人 孟加拉国极端组织侵略达卡 非洲中国 丙肝 金融公司 山东疫苗事件总结 雷洋尸检结果公布 985 211废止 美国 沙特 雷洋事件 安徽汛情 中国共产党问责条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