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初创公司真的是就业引擎吗

2015年07月31日 15:08 来源于 财新网
斯坦福商学院一项研究显示,新公司对就业的贡献并不像人们想象的那样大,它们能创造出不少工作,但同样也能毁掉一大堆

  文|斯坦福商学院—Lee Simmons

   编者按:对于热衷创业的人们,这篇文章提供了一个不同的视角:斯坦福商学院一项研究显示,新公司对就业的贡献并不像人们想象的那样大,它们能创造出不少工作,但同样也能毁掉一大堆。对于政策制定者来说,鼓励有活力的新企业也是一种聪明的经济战略,不过,其中更大的意义在于促生创新理念,而不是把它当作“就业计划2.0”

  现在每个人都想成为企业家。二十几岁的人改变了世界,并且意外暴富——这样的神话已经让一代人沉醉。与此同时,各国政府也在急切地提供减税政策来帮助这些想创业的人起步。说到底,这些新公司是经济发展和就业的引擎,不是吗?

  斯坦福大学商学院教授乔治•福斯特(George Foster)却说这不尽然。他建议政策制定者和梦想成为大亨的人们认清现实。福斯特在一项新的跨国研究中发现,大多数初创公司一直都没有“起飞”,即便对那些起飞成功的公司来说,它们在遭受挫折时也摧毁了业内相当一部分就业岗位和收入的增长。

  “人们听到的大部分创业故事都带着光环,”福斯特说,“他们会讲述如何创造出新的就业机会,以及特别棒的经历。在故事里,总是有“曲棍球棒图”(hockey-stick graph)的增长曲线,并“从此过上幸福的生活”。但依照我接触早期型公司的经验,加上我从访问斯坦福的一众企业家们那里听到的情况,这其中是很惨烈的“残杀”,即便最成功的CEO们也会经历了过山车一样的起落。所以我想做一个系统性的研究,看看到底在发生什么。”

  (译注:初创公司经常以“曲棍球棒图”来展现其业务发展预测,一开始收入增长极缓,而到了未来的某个时间点突然一路猛涨,增长曲线就像“曲棍球棒”。下方示意图来自网络) 

1
1
  突突冒烟的引擎

  福斯特与他的合作者在全球收集了超过15.8万家初创公司的信息,并跟踪每个公司的五年发展情况。他们发现,虽然一些新公司获得显著的收入和就业岗位增长,但这些成果大体上被其他新公司的损失所抵消。比如,在那些经营到第5年的公司中,就业损失总量(削减开支的企业中员工缩减的数量)相当于到同年创造的就业数量的65%。 

2
  而且,公司账目数据可能低估了这种“流血”的程度。它没有计入那些倒闭公司的工作岗位损失,以及初创公司从其他公司那里夺走的市场和相应的工作岗位——也就是经济学家约瑟夫•熊彼特所说的“创造性破坏”。

  福斯特表示,研究结果是初创领域的经济贡献远小于通常的推断,尤其是在就业贡献方面。“政界人士们一直谈论的都是‘毛就业创造’。当我说‘净就业创造’是一个更好的衡量标准时,他们要么茫然地看着我,要么根本不想听。”

  但他们是需要听的,因为这些研究指出了另一种政策方向,其关注点不在于初创公司的数量,而在于提升它们的成功率——只强调数量可能导致本不该出现的公司被建立起来。“在我看来最重要的信息之一,是公共政策必须更多地支持企业的规模伸缩。”福斯特说。

  数据显示,从第三到第五年,初创公司在收入和就业岗位上的损失逐年扩大,说明有潜力的企业经常在从初创公司模式向下一步转型时遇到麻烦。“如果你的公司员工在几年内达到了200或300人,你的管理系统和高管的精力分配可能都已经过度延伸了,”,福斯特说,“如果你的公司没有准备好可扩展的基础,那就很容易脱轨,很快一落千丈。”

  话说回来,增长带来的烦恼是多数企业家都更愿意面对的情况。研究显示,在成立五年以上的公司中,表现最好的前10%创造了大概80%的收入和净就业。而造成了绝大多数的损失的则是数量更少的一群公司。按福斯特所说,这些公司必须首先攻城略地,之后才能大败亏输:“而大多数初创公司自建立以来一直都没做大,根本就没什么可以损失的。”

  福斯特强调,在这项对初创公司的研究中,对不同国家企业的研究结果都是一致的。研究数据覆盖了10个欧洲和亚洲的发达国家(但不包括美国,因为该国对公司报表的要求太低),且横跨了多个行业。数据本身是参差不齐的,但不论你如何切割数据,它们显示出的形态都是相同的。福斯特说:“这里面确实有收入和就业的创造,但只来自很有限的数家公司;与此同时,有大量的收入和就业被摧毁了。”

  蛇与梯子

  初创公司的另一个神话是,好的创意总能斩获稳步的逐年增长。毫无疑问,这就是为什么许多创业者在推销自己的时候,总会展示曲棍球棒图,预期自己的公司能像喷气式飞机一样升空。福斯特说,事实上对于这些年轻的公司来说,持续增长更像是个例外,而不是一种常规。

  研究人员对样本中15.8万个初创公司逐一进行分析,将他们在第三、第四和第五年的年收入和就业增长分别划分为正增长,负增长,或者不变。他们发现,有64%的公司至少在其中一年的实际年收入下降。而在就业方面,初创公司在第三至第五年间最常见的趋势是——没有创造新就业岗位。而在那些某一年增加了就业的公司中,只有不到一半能在接下来的一年继续增加就业岗位。而在三年中做到连年增加人手的公司只占了8%。

  “曲棍球棒型的商业世界只是个幻想,”福斯特说。“大多数初创公司所面对的现实是跌宕起伏的,就像是一场快速的蛇与梯子游戏”。

    (译注:“蛇与梯子”也称为“蛇旗”,是一款桌面游戏,玩家通过摇筛子在棋盘上行走,争取率先到达终点,遇到梯子就能迅速向前跳格,遇到蛇则要被迫退格。下方图片来自网络) 

3
  杀死浪漫幻想

  但是少许的天真乐观有错吗?福斯特认为错了。“把事情浪漫化对谁都不是好事。建立起一家切实可行的企业是难上加难的,需要巨大的毅力才能获得成功。还有太多事情不由你掌控----伟大的想法也可能失败。至少你睁大双眼的话,成功的机会要大一些。”

  他认为,企业家必须能敏锐地察觉到潜在的危险。“或许在一开始,你创造了一个激动人心的新市场,几乎没有竞争对手。但是强大的公司会发现它的,并且会尝试夺走它。早期的一点成功会将你变成靶子,所以你最好已经准备好应对计划。”

  福斯特提醒道,个人的得失也是需要计算的,在这方面认清现实同样重要。“企业家型的生活并不适合每一个人。有些人的性格可以驾驭坐过山车式的大起大落,但对另一些人来说,如果承担这么大的风险和压力,对他们自己不利,对他们的家庭不利,而且到最后对公司也不利。”

  毋庸置疑,打造属于自己的生意是可以得到巨大回报的。而对于政策制定者来说,鼓励有活力的新企业也是一种聪明的经济战略,不过,其中更大的意义在于促生创新理念,而不是把它当作“就业计划2.0”——后者经常被作为它的卖点。

  福斯特表示,我们确实可以改善这些公司取得可持续型成功的前景,但首先要对其中的挑战给出应有的尊重。“被激发起来的雄心,以及对挑战及其应对方法做出脚踏实地的理解----对一位企业家来说,这是很好的搭配。”

  乔治•福斯特是斯坦佛大学商学院松下幸之助管理学教授、初创公司领袖计划主任。

  (财新实习记者 董凯欣 译)

  原文链接:http://www.gsb.stanford.edu/insights/george-foster-are-startups-really-job-engines

  本文由斯坦福商学院(Stanford Graduate School of Business)授权提供,未经书面许可不得部分或全文翻印、转载。

责任编辑:王嘉鹏 | 版面编辑:李丽莎
财新传媒版权所有。如需刊登转载请点击右侧按钮,提交相关信息。经确认即可刊登转载。
  • 收藏
  • 打印
  • 放大
  • 缩小
  • 苹果客户端
  • 安卓客户端
推广

财新微信

热词推荐:
南海仲裁案结果 希拉里票数 中国的富省俱乐部和穷省俱乐部 香格里拉 泰国总理 希拉里 默克尔 苏联阅兵标兵 鲜果网 中美战略与经济对话成果 海南拆迁 安徽省杨振超最新消息 程博明最新消息 2016年6月11日财经大事 浦东机场爆炸 上海浦东机场爆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