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世界 > 世界说 > 正文

法国主流大党为何皆遭淘汰 第五共和正在步入黄昏

2017年04月25日 11:42 来源于 财新网
可以听文章啦!
多样的政治诉求,被一左一右的两党结构遮蔽;走向僵化的两党对立格局,又造成政客群体更新换代速度缓慢,无法跟上社会变革的步伐,甚至为各种裙带关系及腐败提供了温床
当地时间2017年3月20日,法国巴黎郊区奥贝维利埃,法国总统候选人(从左至右)菲永(Francois Fillon)、马克龙(Emmanuel Macron)、梅朗雄(Jean-Luc Melenchon)、勒庞(Marine Le Pen)和阿蒙(Benoit Hamon)准备进行电视辩论。图/东方IC

  【财新网】(世界说 宋迈克 发自巴黎)4月23日,被称为“史上最难预测”的法国第八任总统选举,终于迎来了第一轮投票。立场中间偏左的独立候选人埃曼努尔‧马克龙(Emmanuel Macron)和极右翼的国民阵线候选人玛丽娜‧勒庞(Marine Le Pen)脱颖而出;法国政坛的传统主流两大党─温和左翼大党社会党和温和右翼大党共和党的候选人,则在第一轮投票中皆被淘汰出局。这使1958年建立的法兰西第五共和国的政治格局,遭遇了全面而深刻的挑战。

  第五共和的总统局限

  1958年,以阿尔及利亚危机为背景,曾领导法国人民反抗纳粹的戴高乐,以极高的个人威望重新出山,稳定局势,将法国带入了以行政权独大为特点的第五共和时期。

  第五共和体制下的总统,具有任命总理、解散议会等重要权限,同时是国家机构的担保人、军队最高统帅。由全民普选产生的总统具有至少和议会同等的合法性基础。

  而2000年修宪后,法国总统的任期和选举都与法国议会同步,两党共治(cohabitation)的情形几乎被排除;总统所属的政党,亦可较为轻易地在议会选举中斩获多数。从总统府、总理府到国民议会,从某种意义上,都围绕着总统主导的政治议程工作。

  第五共和现今的制度,至少有两方面的特点:总统的至高地位和政坛的两极对立。

  在最初几乎是为戴高乐量身定做的这套制度下,法国总统不仅具有极大权限,也被赋予了一种个人化的权威与期待:他应当是有胆识和魄力的领导人,为国家指明前进方向;他同时也应当是“国民之父”(père de la nation),以道德威望与团结的话语,安抚和鼓舞全体国民。

  他既应掌握大政方向,对国家全权负责;又应与日常治理保持距离,不过度介入技术细节。他既来自党派,受议会多数牵制;又应超越党派,代表全民共同意志。然而,面对现实中日益错综分化的利益关系,理应代表举国团结的总统,愈发难以找到做出决断的合法性。而在全球化和欧盟一体化的面前,象征国家权威的总统,也不得不让渡部分主权,缩小政府的执政空间。

  从密特朗到希拉克的法国总统,还仍能勉力维持法国国民对这个“掌舵人”角色的传统期待;但从萨科齐到奥朗德的这两届总统,则彻底打破了人们对法国总统角色的仰望之情─他们都只在一届任满后便败选,或者干脆自动放弃连任。在第五共和体制下,总统的角色似乎越来越难当。

  在1962年的公投修宪后,法国总统选举采取的两轮多数制,在具有多党传统的法国渐渐塑造出了两极化的政治局面。各种政治力量在第二轮选举的站队压力下,渐渐分成左右两大阵营,并在选举后成为“总统多数派”(majoritéprésidentielle)和“反对派”。随着社会党在左翼盖过法国共产党,以及保守的中右翼和戴高乐主义者在2002年组成联盟,两极化的历史进程进入了最高阶段:两党制。

  但法式“两党制”所隐藏的不稳定性,终于在21世纪的第二个十年全面暴露出来。多样的政治诉求,被一左一右的两党结构遮蔽;走向僵化的两党对立格局,又造成政客群体更新换代速度缓慢,无法跟上社会变革的步伐,甚至为各种裙带关系及腐败提供了温床。这些弊案在传媒时代的曝光,进一步对整个政坛的合法性造成沉重打击,让民众对法国主流党派的整体信任度跌入低谷。

  马克龙:脆弱的革新希望

  在今年的总统选举中,诸多老将们迎来了一位一年之前还意想不到的对手—马克龙。2012年才跟随奥朗德进入爱丽舍宫、2014年出任经济部长的这位未满40岁的年轻人,是这次选举中最大的黑马。年轻而正面的形象固然美好,也容易在民调中获得好评,但从未参加过任何选举的马克龙,从一开始便被视为是“泡沫”。从政治对手到评论家似乎都在等待它的破裂。然而直到第一轮投票前,这个破裂都还没有发生。

1

  马克龙身为精英,但也批判第五共和政坛的传统格局,号召以进步主义打破左右分野。

  按照传统的左右分划,马克龙的社会经济主张可以说是“右中带左”。他主张削减公共开支600亿欧元、限制财富税(ISF)适用范围的主张,毫无疑问属于右倾政策;但他同时也提出500亿欧元的投资计划、为低收入者取消居住税(taxe d’habitation)这些更加左倾的主张。这种“不左不右”的姿态正是马克龙的主打。他与勒庞一样抨击左右分野,他希望超越左右而团结所有的“进步主义者”(progressiste)。这一定位,让他在政界获得了大量支持:从法国共产党的原领导人罗贝尔(Robert Hue)到右翼的前总理德维尔潘(Dominique de Villepin),以及前总理朱佩在共和党初选中的支持者,也有许多都转向了这位年轻新秀。民调中,马克龙在最后几周中一直保持领先。

  除了 “中间派”的定位之外,马克龙更在勒庞与国民阵线所提出的“身份认同挑战”面前,给出了最为清晰的答复。他批评极右翼主张的“仇恨的身份认同”(identité haineuse),主张一种“开放的爱国主义”(patriotisme ouvert)。他在所有候选人中,最为坚定地支持欧盟;他在“收紧移民”几乎成为政治正确的大环境下,明确表达了对德国总理默克尔接纳难民的做法的赞誉。

2

  Figure 5JAMES TRAUB在《外交政策》杂志上的文章中将四位候选人按照身份认同和经济开放两个坐标轴进行了分类:勒庞与马克龙分别处于封闭和开放的两极

  在竞选中,勒庞渲染法国内忧外困、遭受威胁的气氛,试图将自己塑造成挽救危局的唯一英雄;而马克龙则以积极的鼓励与对未来的规划为主调,声言要“要将乐观主义带回法国”。

  马克龙几乎成了勒庞的完美对立面:一个是进取、开放、面向未来的那部分法国的投影;另一个则是恐惧、愤恨、感到被遗弃的那部分法国的怒号。这两个法国,恐怕都是真实的法国;只是,目前还没人知道哪个会拥有最终的多数。

  如果马克龙当选总统,第五共和将迎来前所未有的政局变革。与菲永诉求的“稳定”多数不同,马克龙如果能获得多数,将需要与社会党内的右翼和共和党内部分温和力量结合,这或将导致两个传统政党彻底分裂,进而打破法国政坛两极化的格局。

  如果马克龙当选,新模式下的行政权力能否有效运作?数十年来习惯了两极化政治的议会,能否为新式的“联合政府”提供有效支持?没有人能够提出清晰的预期,马克龙给出的变革希望,仍然脆弱而充满未知。

  勒庞:对第五共和的长期挑战

  和菲永、阿蒙与梅朗雄清晰的左右定位不同,勒庞从不认可别人给她贴上的“极右翼”这个标签。在她的口中,国民阵线是一个“爱国者”(patriote)的政党,而其余政客则都是“世界主义者”(mondialiste)。在勒庞勾勒出的世界观中,左右分野是虚伪的,只有爱国主义与世界主义的区分是真实的。在她口中,这次选举是一次“对文明的选择”,选择她,便是选择了法国;而选择其余人,便是支持了让法兰西丧失自我的“野蛮的全球化”。

3

  国民阵线现任党首马琳·勒庞(左)和她的父亲,国民阵线创始人让-马利·勒庞(右)

  回顾国民阵线几十年的发展经历,我们可以看到两极化政局下,主流政党对国民阵线的不断利用与最终失败。1986年,社会党籍的前总统密特朗(François Mitterrand)为了限制右翼阵营在当年议会选举中的优势,特地将当年的选举制度改为比例制,空前绝后地使得35名国民阵线议员进入议会。

  2002年4月21日,马琳·勒庞的父亲老勒庞爆冷进入总统选举第二轮,已经是总统的希拉克化身为共和阵线(front républicain)的代言人:在左右选民联合阻击下,他第二轮拿下了82%的选票成功连任。2007年以后,时任总统萨科齐发动了“国民身份”(identité nationale)大讨论,试图借鉴极右翼话语,并从国民阵线吸引选民。然而,选民显然更喜欢原版而非复制品,温和右翼借用极右翼话语的这一策略,也从未有过长期效果。

  2015年以来,法国遭遇的多次恐怖袭击,让惊恐与怀疑广泛蔓延。极右翼话语似乎已成为新式的政治正确,甚至跨过左右界限,一直感染到社会党:现任总统奥朗德甚至公开提出“取消国籍”(déchéance de nationalité)举措,便是最明显的证明。相对于主流政党一系列失败的政治策略,国民阵线的选情在这几年间节节攀升,目前已经成为不少于四分之一选民的稳定选择,与社会党和共和党不相上下。

  自2011年接替父亲成为党主席以来,马琳‧勒庞推动了对国民阵线的“去妖魔化”(dédiabolisation)改造,让国民阵线“正常化”。同时,马琳‧勒庞还将“精英─人民”的对立与“爱国主义─世界主义”的划分合二为一,为国民阵线提供了更加完整的意识形态主线。随着国际形势的动荡,勒庞将身份认同这一议题彻底引入法国的公共空间中,成为几乎无法回避的议题。而法国民心在这一议题上的分野,也已经跨越了左右,撕裂了两大传统政党。

4

  Figure 4国民阵线自成立以来在全国性选举中的成绩(图片来源:Kantar Sofres-OnePoint)

  1960年代,对殖民地眷恋不舍的极右翼,始终对最终给予阿尔及利亚独立的戴高乐怀恨在心,老勒庞将这位第五共和的缔造者视为死敌。如今,第五共和已风雨飘摇,而撼动它的,正是老勒庞的女儿。国民阵线对第五共和制度持续几十年的游击战,使它的选情,成为第五共和制度的晴雨表。如今,勒庞已经成功撼动了第五共和长期形成的两党体制,不仅让国民阵线成为了可以与主流政党鼎足而立的新势力,更将身份认同议题完全引入了法国的政治空间,成为政治光谱中一条新的坐标轴。

  菲永:旧制度的挣扎

5

  在今年的总统选举中,弗朗索瓦·菲永(François Fillon)便是那个要恢复法国总统权威、重新扮演起“近乎全知全能的国民之父”形象的候选人。他在2007年至2012年担任总理期间,以及在这次整个竞选期间试图营造出的沉稳、冷峻而富有经验的形象,与前两位总统——被视为软弱寡断的奥朗德,和暴躁而不冷静的萨科齐——形成了鲜明对比。

  正是凭借这一可靠而有威望的形象,菲永在共和党的初选中爆冷胜出,成为主流右翼的正式总统候选人。然而,2017年1月底《鸭鸣报》(Le Canard Enchaîné)对“空饷门”的曝料,则彻底改变了选情。陷入信任危机的菲永甚至一度祭出了反体制的姿态,抨击当局、法官及媒体对他进行了“政治谋杀”。

  菲永确实可以感到有些委屈:毕竟,在法国国民议会里,有几十名议员都曾雇佣家属作为助理,为何只有他被揭发和猛攻?几十年前的往事,为何非要在竞选期间被翻出来说事?然而,正是这些不断爆发的丑闻让人们看清:一个想要掌握第五共和最高权力、重塑总统形象的候选人,自己可能已深陷在这个僵化制度中最平庸的弊端里。当人们发现:菲永也和许多议员一样,搞裙带关系、以公谋私;菲永也和许多政治人物一样,生活奢侈而远离民众疾苦。他不仅不是那个可恢复总统威望的理想人选,甚至是个品格危险、让人担忧的人物。菲永的当选意味着:一位个人操守可能有问题的政治人物,将掌握国家大权;而针对他的司法调查,则将因为总统豁免权而在今后五年的任期内中止。这无论如何,都与法国人对第五共和总统的期待背道而驰。

  在猛烈进攻体制、抨击“政治谋杀”、通过召集群众集会来压下党内异议之后,菲永在竞选后期开始打“稳定”牌,突出自己出身传统政党、能获得稳定议会多数并组成政府。没错,相比于马克龙、勒庞和梅郎雄,菲永自然是追求政治稳定性的选民的首选,他将能最为“自然”地获得来自共和党的议会多数。这种对“稳定”的追求,在最后几周里的确又凝聚了一些曾被丑闻动摇的选民,使菲永再度缩小了与民调前两名的差距。第五共和两极对立的制度逻辑,被菲永用作选举后期的最终武器:选我,否则就是混乱。但这一诉求,最后没有奏效。

  阿蒙的式微与梅朗雄的崛起

6

  社会党候选人阿蒙(左)代表了党内的左倾力量,但地位尴尬的他,显然已经败给了立场更激进的梅朗雄(右)

  在传统左右分野的另一侧,同样遭遇困难的是社会党候选人阿蒙。当选举之前,阿蒙的支持率已滑落到个位数之际,社会党内的几名要员却纷纷抛弃本党提名的候选人,投入到中间派的马克龙阵营中。这一分裂,把法国社会党内的路线分歧彻底暴露出来:到底是要主张一种更接近中间派的社会自由主义,还是要坚守传统的左翼价值和反自由化路线?与如今只维持着表面团结的共和党相比,在分崩离析边缘的社会党,更清晰诠释了两党制的严重危机。

  与阿蒙遭遇相反的,则是激进左翼的候选人梅朗雄。这位托派出身的演说家在2012年曾以左翼阵线候选人的身份参加总统选举,拿下11%的选票;而今年,他则抛开传统政党,创建竞选运动“不屈的法国”(La France insoumise),大量利用社交网络和新技术手段展开竞选。梅朗雄的“革命性”,不仅体现在他的竞选方式上,更在他的竞选主张中。

  在所有候选人中,梅朗雄对第五共和制度的批判,是最猛烈和最持久的。在他口中,这一“总统君主制”(monarchie présidentielle)已经“断气”。梅朗雄希望将现行的“总统君主制”改为“稳定的议会制”,由比例制选举产生,甚至给予公民罢免任期中的议员的权力。他甚至明确喊出:“我希望成为第五共和国最后一任总统,新宪法一旦由法国人民通过我便可以卸任回家。”并主张召开制宪议会,将法国一举推入第六共和时代。

  梅朗雄的“第六共和”主张,是对第五共和制度遭遇危机的激烈回应,也是一种关于限制总统权限、打破多数民主困局、加强人民参与路径的美好想象。

  在支持者眼中,这是人民行使制宪权、推进更民主的制度诞生的理想路径;但在反对者看来,梅朗雄的设想并无新意:在第六共和的口号下,隐藏着的不过是第四共和的议会制与党争(régime des partis)。

9

  Figure 3 ELABE民调:从1月底到4月下旬,梅朗雄(红色曲线)和阿蒙(粉色曲线)完成了交叉,前者吸走后者一半选票后跻身可能晋级第二轮的候选人行列

  结语

  这次选举中前所未有的民意裂变,体现了第五共和制度逻辑的困境,和传统左右分野与新形势的脱节。

  在这个一切确定性都荡然无存的时代中,法国民众并不能以清晰明确的多数,指出他们想要的未来道路——至少在第一轮选举中是这样。但事实上,通过把具有代表性身份与代表性政纲的四位候选人推至前台、互相攻守,法国民众已经为法国乃至世界,贡献了一次富有启发意义的重要讨论─即使法国民众自己并不以为如此,还将受丑闻等因素影响的整个竞选过程,视为质量低下、重心偏离的一次大选。即便第五共和体制或将发生嬗变,乃至最终被取代,但它也给新选项留下了萌芽的机会,而可庶几无憾。如今,旧制度还在挣扎,新选项已放上台面。

    【财新私房课】这是财新世界说系列私房课“对话世界”的第一场。本场课程将在法国进行直播。对法国政治还不甚了解的听众将能在这次私房课的开头很快把握法国基本的政治格局,而马克隆和勒庞的故事将会是这次的主角,主讲人将为你展示他们的经历与主张,解说他们将把法国带向何方。 课程详情:《带你看大选:法国的终结还是重塑》

1

世界说是财新的国际新闻项目,关注世界资讯,讲述全球故事,和你一起积极生活在别处。

责任编辑:徐和谦 徐一彤 | 版面编辑:李丽莎
文章很值,赞赏激励一下
赞 赏
首席赞赏官虚位以待
赞赏是一种态度
  • 1
  • 3
  • 6
  • 12
  • 50
  • 108
其他金额
金额(元):
赞 赏
财新传媒版权所有。
如需刊登转载请点击右侧按钮,提交相关信息。经确认即可刊登转载。
推广

财新微信

2017年10月18日    03:46
【美国11家联储银行支持贴现利率不变】美联储贴现率会议纪要显示,堪萨斯城联储银行的董事们在9月份投票支持将贴现率提高25个基点至2%,但其他11家地区联储银行则支持维持不变,贴现率因而保持在1.75%。
2017年10月18日    03:44
【美加墨三国或同意延长NAFTA谈判至2018年】据一名熟悉谈判情况的匿名人士透露,美国贸易代表莱特希泽(Robert Lighthizer)、墨西哥经济部长Ildefonso Guajardo和加拿大外交部长Chrystia Freeland同意延长北美自贸协定(NAFTA)谈判时间。美方想要更多的时间,提出延长谈判,下一轮谈判定于11月17日进行。
2017年10月18日    02:53
美国WTI原油期货价格收高0.01美元报每桶51.88美元
2017年10月17日    23:35
在岸人民币兑美元夜盘收报6.6250,跌360点。
2017年10月17日    23:09
道指首破23000点。
2017年10月17日    23:04
螺纹钢、热轧卷板收跌逾1%。
2017年10月17日    22:29
【新发审委打出8成通过率,四大类问题成标配】新一届发审委首日履职交出了新股审核的答卷,5家企业上会,其中4家首发项目过会。发审委将关注点聚焦在发行人持续盈利能力、募投项目情况、关联交易、内控制度等方面。其中,持续盈利能力是必问项,而被否的山西壶化集团股份有限公司报告期内业绩下滑超过同业,和竞争对手开展业务不合常理等问题均被发审委提及。(券商中国)
2017年10月17日    21:32
【道指开盘再创新高,迫近23000点】道指高开17.98点,涨幅0.1%,报22974.94点。标普500指数和纳指开盘持平。道指成分股高盛和联合健康集团财报利好,开盘上涨。摩根士丹利财报超预期涨逾2%。
2017年10月17日    21:23
比特币现报5570美元,跌幅3%。瑞银上周报告称,比特币近几个月价格大幅上涨是投机泡沫,不会成为主流货币。
2017年10月17日    21:21
高盛:美国和伊朗间地缘政治紧张态势加剧,仍是全球石油供应的一大长期威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