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世界 > 要闻 > 正文

专访加纳大使:赢得非洲信任 中国需更多软实力

2018年03月30日 16:57 来源于 财新网
可以听文章啦!
加纳驻华大使爱德华·博阿滕说,“我最想做的,就是把中国的农民和技术人员带到我们国家去,种植土豆跟山芋”
说到中国在非洲的影响力,近期接受财新记者专访的加纳驻华大使爱德华·博阿滕(Edward Boateng)说,现在中国在非洲的活动还是以商业为主,想要取得非洲国家更多信任,中国需要拿出更多软实力,“软实力才能带来信任”。图/视觉中国

  【财新网】(记者 田佳玮)“中国在非洲投资了道路和医院,但不会讲述‘中国故事’。需要文化、媒体和体育等来拉近人与人之间的距离,增进彼此的了解信任。”说到中国在非洲的影响力,近期接受财新记者专访的加纳驻华大使爱德华·博阿滕(Edward Boateng)说,现在中国在非洲的活动还是以商业为主,想要取得非洲国家更多信任,中国需要拿出更多软实力,“软实力才能带来信任”。

  世界银行于2018年1月份发布的《全球经济展望》预测,2018年加纳的经济增速将达到8.3%,或成为世界经济增速最快国家。长期以来,加纳经济发展高度依赖石油、可可和黄金等资源。2016年底新当选的总统纳纳·阿库福-阿多(Nana Akufo-Addo)承诺,要将石油收入用于教育、农业和制造业,以实现经济多元化。

  1972年中国和加纳恢复邦交以来,两国高层领导人多次互访,在政治、经济等领域的合作关系不断发展,中国现在已经成为加纳最大的贸易伙伴国,在整个非洲大陆的商贸参与程度也不断深化。然而,美国国务卿蒂勒森近期在非洲出访时,却批评中国在非洲的经济活动,“养成了非洲对中国的依赖”,还指责中资在非洲进行腐败交易,破坏自然资源。

  作为西非地区最具实力的国家之一,加纳如何看待中国在非洲的经济活动?如何看待和中国的贸易关系,又如何回应中加在合作过程中偶尔产生的分歧?对于这些问题,博阿滕在专访中分享了自己的看法。

  博阿滕说,中国目前在加纳最主要的投资,是包括水电站、道路在内的基础设施;另外,包括华为在内的中国公司在加纳也发展服务业和科技行业。中国在农业领域经验颇丰,但目前在加纳从事与农业相关工作的中国人并不多,加纳鼓励更多中国人前往发展农业。

  近些年,加纳政府一直致力于农业转型,也希望加大私营部门对农业的投资。世界银行于3月5日发布的一份最新报告指出,通过正确的改革,农业有可能成为加纳更多元化的经济的主要部门之一,并成为经济增长和创造就业的引擎。世界银行加纳分部总监亨利•凯拉利(Henry Kerali)说,“农业是加纳大多数人口的主要收入来源,但加纳最近农业增长减缓,需要通过适当的政策和增加投资来改变现状。”

  “我最想做的,就是把中国的农民和技术人员带到我们国家去,种植土豆跟山芋。”博阿滕曾在2017年11月于财新峰会“中非合作愿景与行动”论坛上发表主旨演讲时,如此描述自己在中国担任大使期间的愿望。

  在他看来,目前对中国有很大贸易逆差的加纳,只有建立自己的农场、工厂,才能够生产自己的农产品。他说,加纳的土地资源和经济作物是加纳的优势,在此基础上,一旦开发农场,就可以出口包括山芋、黄豆等在内的多种农产品,减少对中国的贸易逆差。按照中国数据,2016年加纳对华贸易逆差为33.6亿美元。中国从加纳主要进口矿物、矿砂、可可和铜等制品。中国对加纳主要出口电机、电器、钢铁、塑料、车辆等制品。截至2016年底,中国对加纳累计投资额为19.58亿美元,2016年当年直接投资额为4.91亿美元。

  可可是加纳最主要的经济作物,也是加纳经济的一大支柱。说到可可的种植和出口,博阿滕表示,加纳希望和中国加强在这方面的合作。

  他介绍,可可产业的整个产业链价值是1000亿,但由于缺少加工技术,加纳只拿到了其中的20亿,大部分的可可加工环节都在中国进行。不过,如果能够从中国引进技术,加纳不仅能够产出可可,还能够形成整个生产链。

  “加纳目前只有小农场,要学习中国发展大农场的经验。”作为一个半数人口从事农业的国家,博阿滕说,加纳目前从事的均是非常基础的小农经济。加纳的可可出口量已经连续15年位居世界第二,如果能将小农经济规模化、技术化,加纳在可可产量上一定能够跃居第一。

  另外,粮食储藏技术也是加纳想向中国学习的方面。博阿滕说,加纳大约有50%的粮食由于缺乏适当的储藏而被浪费,加纳目前正在努力改善粮食的仓储设施,以此提高农民收入。

  对于西方舆论圈中常见的对中国在非经贸活动的质疑, 博阿滕说,中国和非洲国家的合作不是单方面的,而是“双向学习”的过程。如果有些非洲国家没有自己强大的政治体系,就会担心会受到其他国家的影响;但加纳有很强大的政治体系,不会有此忧虑。

  在非洲投资的政治风险一直是中国企业比较关心的问题。说到“政治风险”,博阿滕说,这个词本身就是一个西方概念(western narrative)。在纽约、伦敦也经常有爆炸,但并不被视为政治风险;他说,有必要对“政治风险”重新下一个定义。

  2013年,124名在加纳从事采金工作的中国人被当地政府以涉嫌非法采金为由逮捕,让加纳一度成为舆论焦点。对此,博阿滕称,正如很多中国官员所说的那样,此事确实是加纳的问题,不是中国方面的问题;这些淘金者只是小集团,并不是来自大公司,人数较少,不是大问题。他认为,这个本身非常容易解决的问题被夸大了。

  博阿滕说,加纳上一届政府可能并没有太重视此事,本届政府于2017年1月上台后则开始着手处理。目前冲突已经结束,而加纳政府接下来最重要的任务是,要将目前已经平衡的局势常态化。一方面要保证人民的生计,另一方面要保证水、土地等自然资源不受破坏。

  他认为,中国和非洲之间增强互信需要进行文化交流。他说,“以往很多非洲领导人都会去欧洲学习,而现在,更多的非洲人选择来中国学习,再过二三十年,这些人中有些会从政,这必然会加强中国和非洲国家间的信任。”

  相比拥有稀缺动物、可以旅游业取胜的东非和南部非洲地区,博阿滕认为,西非地区有自身的优势。其一,相较于非洲东部和南部,西非地区市场潜力最大,拥有近4亿人口;其二,西非的自然资源更丰富,有原油、黄金、可可等等。他认为,相比其他非洲国家,加纳最大的优势就是加纳的人民。他称,将资源惠及人民利益,“把人民放在首位”是加纳较其他非洲国家而言最大的优势。

  这也是博阿滕所理解的非洲民主制度的核心。提到非洲国家的民主制度,他说,作为1960年取得独立,并成为撒哈拉沙漠以南非洲地区首个摆脱欧洲殖民统治的国家,加纳在1992年开始实行多党选举制后,已经进行了七次总统大选,实现了和平的权力交接,成为非洲民主发展的典范。

  “外界眼中的非洲故事并非都是真实的,人们总是喜欢从消极角度解读非洲。”博阿滕说,事实是,越来越多的非洲国家正在建立民主制度,大多数的非洲国家之间,拥有胜于欧洲国家的民主的国际关系,每年大约有十个非洲国家举行民主大选。与此同时,外界应该清楚的是,非洲国家的民主是一个循序渐进的过程。

  在他看来,民主的核心并非是“一人一票 ”,“一人一票 ”是西方国家对民主的定义,而真正的民主则是“将人民放在第一位”,关心人民切实关心的住处、教育、健康等问题。他说,只要把握住了民主的核心,采用什么样的制度模式——社会主义、中国特色制度,还是非洲传统的制度模式,都没关系。

责任编辑:徐和谦 | 版面编辑:吴秋晗
  • 此篇文章很值
  • 赞赏激励一下

首席赞赏官虚位以待

推广

财新私房课
好课推荐
财新微信

热词推荐
强奸罪 诚通集团 农地改革试点总结 商誉 中债登 同洲电子 何立峰 刘志庚 刘志庚 省委常委 东江环保 总统辩论 国家统计局数据库 武警工程大学 信用卡提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