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世界 > 要闻 > 正文

WHO称乐见湖北放宽病例定义 对疫情发展时间表保持谨慎

2020年02月13日 16:45 来源于 财新网
可以听文章啦!
至于中国的疫情是否有可能在4月间进入缓解?世卫组织卫生紧急项目负责人迈克尔·瑞安(Michael Ryan)回应道,“试图预估这场传染病的开端、中期或者结尾还太早”
2月12日0-24时,湖北新增新冠肺炎病例14840例,这其中含临床诊断病例13332例。此前一日(2月11日),湖北省报告新增新冠肺炎病例仅有1638例。图/财新记者 丁刚

  【财新网】(记者 曾佳)2月12日,世界卫生组织(WHO)为期两天的针对新冠病毒疫情的 “全球研究与创新论坛”在瑞士日内瓦闭幕。在会后记者会上,世卫组织首席科学家苏米娅·斯瓦米纳坦(Soumya Swaminathan)宣布,超过400名全球卫生专家等参会者确定了应对新冠疫情短期和中期的研究优先项。

  在短期目标上,斯瓦米纳坦介绍,参会的中国科学家认定,应开发更为简单的新冠肺炎诊断方法,以应用在社区和基础的医疗设施中。世卫组织认为,这对于低收入国家和难以承担复杂实验室测试的国家来说十分有用。“世卫组织会将它列在研究优先项的很靠前的位置。”

  其他的短期目标包括:制定最佳疗法、出台标准治疗方案、制定标准的数据采集办法等等。此外,新冠病毒的传播方式和流行病学,以及目前祭出的旅行禁令等公共卫生干预举措对于疫情传播起到了哪些影响等,也是亟待研究的重要议题。

  至于中期科研目标,斯瓦米纳坦指出,研发新冠病毒的疫苗和疗法等均在列。目前,已有4种疫苗处于开发阶段,其中1─2种会在3─4个月之后开始进行人体试验。

  本次论坛还讨论了哪种疫苗应该优先进入下一步测试。但斯瓦米纳坦强调,“疫苗若想推广使用,至少还需12到18个月”。

  在疗法方面,这场技术论坛已经就“总体临床试验方案”(master clinical trial protocol)达成一致,并针对哪些药物可以单独或者相互结合地进入临床试验,提供了一些选项。

  世卫组织全球传染病防备事务主任布里安德(Sylvie Briand)补充,中国的科学家对于参与这一方案“非常积极”。该方案能确保所有临床测试都“遵照统一标准,并追求同一结果”。

  世卫组织了解到,中国方面已经在开始测试一些药物,包括洛匹那韦(lopinavir)和利托那韦(ritonavir)的结合药物(也称“克力芝”),但尚不清楚有多少患者参与了这项临床测试。

  布里安德称,由于这种药物一般是用于治疗艾滋病的,如果经检测它对新冠病毒肺炎也有效“那就太好了”,因为它已经是一种通用的(available)药物。但她强调,“目前我们还不知道这种药的效果,几天或者几周之后才能有结果”。

  她还表示,中国很快会开始测试美国吉利德(Gilead)公司研发的瑞德西韦(Remdesivir)药物,但要确定它是否有效,也需要几周的时间。

  至于中国的疫情是否有可能在4月间进入缓解?对此问题,世卫组织卫生紧急项目负责人迈克尔·瑞安(Michael Ryan)回应道,“试图预估这场传染病的开端、中期或者结尾还太早”。

  瑞安表示,最近几天确诊病例数量趋于稳定是一个“令人安慰的”现象,湖北之外的中国其他地区、以及中国之外的疫情并没有那么“有攻击性”,也是一个好的讯号。但这种情况“不能一直保证”。

  “我们希望看到疫情得到控制。我们不会给出具体的数字或者日期,我们需要专注在(遏制疫情的)任务上。”

  世卫总干事谭德塞也强调,“中国所报告的新确诊病例数量趋于稳定,但对此必须极为审慎,这次的疫情仍有可能朝任何方向发展”。

  在回应“虽然新增确诊病例的数字在趋稳,为何新增的死亡人数有所增加”时,瑞安表示,过去数天内,许多病人是在医护人员的巨大努力下维持生命,但最终还是难以获救。“所以我们看到的现象并不是死亡率升高,而是许多人染病的不幸结果,我们已经到了(一些病患不治身亡的)周期的末尾。”

  当被问及“世卫组织是否了解中国以外国家的新冠疫情传播情况”时,瑞安表示基于目前的数据,在中国以外的确诊病例中,有22%的患者是因为中国之外发生的疫情传播受感染的。

  针对在中国以外造成传播的8个已发现的“传播链”,世卫组织已经进行逐个研究,但尚未找到为何会在当地染病的合理解释。

  瑞安同时表示,目前还没有可靠证据表明,新冠病毒在中国以外的国家引发了“显著的社区性传播”,但这也并不表明它肯定没有发生。

  瑞安特别提出,目前许多国家提高了对于严重急性呼吸道疾病的监测,其中“新加坡就是系统性应对新冠病毒疫情的极好例子”。他指出,新加坡正在核查所有急救室、呼吸道疾病感染等等,不仅是针对新冠病毒肺炎的定义来进行检测,同时也测试所有的呼吸道疾病。

  有记者提问,拉美和非洲目前还没有确诊的新冠病例,这究竟是与热带气候有关,还是纯粹的运气成分?

  布里安德表示,世卫组织在疫情爆发初期、以及武汉“封城”且国际空运大幅减少之后,都做了数据统计。

  统计显示,首先出现输入性疫情的国家,的确是与中国的空中交通来往更多的国家。而在武汉“封城”、空中交通减少——特别是武汉对外的空中交通骤减后,疫情跨境传播的模式就“大不相同”,亚洲以外的其他大洲出现病例的可能性被显著降低。

  谭德塞在记者会上还提及了近期国际游轮靠岸遭拒的情况。他表示,世卫组织将与国际海事组织一同根据《国际卫生条例》向所有国家发布公报,要求尊重船舶的“无疫通行”原则、以及对所有旅客给予适当照顾的原则。

  世卫组织已经发布了如何在船上处理此类公共卫生事件的指导方针,并敦促各国、各公司遵循这一方针。

  谭德塞说,2月12日下午,他与柬埔寨卫生大臣通了电话,感谢他允许载有2000余人、一度遭到五地拒绝靠岸的美国荷美邮轮公司大型游轮威士特丹号停靠柬埔寨。“我愿借此机会向该国政府、尤其是首相阁下表示感谢。这是我们一贯呼吁的国际团结的一个实例。”

  谭德塞说:“疾病的爆发可以揭示人类最善良和最丑恶的一面。对个人或整个国家予以污名化,只会损害应对疫情的行动。”

  当回应全球最重要的电信行业展会西班牙巴塞罗那世界移动通信大会(MWC)因新冠病毒疫情而宣布取消的相关问题时,瑞安等世卫组织官员表示,世卫组织鼓励会议及大型集会的主办方,对可能伴随的公共卫生风险进行评估。每个集会的参与者、举办地、展馆的环境等等都不相同,因此风险高低也不一样。

  世卫组织认为,如果适当的卫生举措能够实施,大部分的活动都可以继续举行,人们不必感到害怕。这些举措不仅应覆盖这些集会的全程,在集会前后也应该采取必要的卫生措施。

  瑞安同时强调:“非常重要的是,任何大型集会都不是零风险的”。

  当回应“如何评价中国专家在本次论坛中的参与和贡献”这一问题时,世卫首席科学家斯瓦米纳坦答道,世卫组织非常期待拥有实际操作经验的中国科学家参与本次论坛,因此也非常乐见中国疾控中心的高级代表及其他中国学者的参与。来自中国的参会者,既有通过远程连线的方式参会者,也有亲自到日内瓦的中国代表。

  斯瓦米纳坦前一天曾表示,中国疾控中心的两名医生在2月11日上午在线参与论坛并分享了相关数据,介绍目前在中国已启动的研究情况。但世卫组织的发言人Tarik Jašarević对财新记者表示,他们无法提供本场技术会议的具体中方参会者名单。

  2月5日,根据中国国家卫健委最新发布的第五版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诊疗方案,针对“疑似病例”的确定制定了湖北省内、省外的两套标准。针对湖北省内,疑似病例确定仅需要两条临床表现:发热和/或呼吸道症状;发病早期白细胞总数正常或降低,或淋巴细胞计数减少。

  如果患者在疑似病例基础上具有肺炎影像学特征,无需核酸检测即可被列入“临床诊断病例”。这也意味着,大量疑似病例会被转入“临床诊断病例”,并从2月12日起计入每日提报的新增病例数中。

  2月12日0-24时,湖北新增新冠肺炎病例14840例,这其中含临床诊断病例13332例。此前一日(2月11日),湖北省报告新增新冠肺炎病例仅有1638例。

  当回应“如何看待中国调整新冠病毒肺炎确诊病例的定义”这一问题时,布里安德答道,在疫情爆发期间采用新的病例定义是“正常的,因为在疫情蔓延的过程中,我们需要非常贴近这个疾病的事实”。

  她还将下定义比作钓鱼:“你想钓大鱼的时候,你就编制一种特定的网。你想钓小鱼的时候,你就用其他类型的网。当你想要不同的鱼的时候,改变网的类型是正常的。疫情也在不断演变,当病例较少时,你会使用一种比较敏感、特殊(sensitive and specific)的定义,因为你希望逐个处理每个病例。当局势变化时,为了更精确地监控这个疾病,你会调整确诊病例的定义。”

  瑞安也表示,这一定义的修订“不是要试图忽视一些病例,而是希望更广泛地‘撒网’,将更温和的病例和所有实验室测试呈阳性的病例都囊括近来,不管他们有什么症状”。他强调,这正是世卫组织在“遏制病情阶段”所希望看到的。

  当回应“世卫对中国政府危机管理举措的评估是否有变化”这一问题时,瑞安仍保持世卫组织此前的口径称,在《国际卫生条例》的框架下,中国国家卫健委第一时间向世卫组织通报了新冠疫情。

  瑞安称,“有时候抓住(pick up)一个不寻常事件的信号是很困难的”,“在流感季中,要在2300万人口中抓住41个不寻常的肺炎病例,(很像)在一个干草堆中找一根针”。

  他表示,自己从事公共卫生危机管理25年的经验表明,当人们回头再看,永远能发现自己当初可以做得更好的地方。

  当回应“世卫组织是否是在中国政府的要求下,表扬了中方的做法”这一问题时,谭德塞答道,“我知道,当我们认可(appreciate)中国的做法时,会有很多压力,但我们不会因为压力而不讲真话”。

  谭德塞说,中国不是世卫唯一认可的国家。认可各国的做法有两个好处:第一,这能帮助他们继续实施那些已实施到位的正确举措;第二,能让其他国家了解哪些做法是有益的。

  瑞安最后补充道,2月11日他与俄罗斯的同事正在美国商议如何庆祝消灭天花的40周年纪念。对抗天花的关键时期,正值美苏冷战对峙局势达到巅峰之际,但各国的科学家仍跨越了意识形态和地理边界,共同努力完成了根除天花的艰难任务。“也许我们也面临着同样的挑战。我们需要将彼此的分歧搁置一旁,共同来打击这个病毒。”

  此文限时免费阅读。感谢热心读者订阅财新通,支持新闻人一线探求真相!成为财新通会员,畅读财新网

  更多报道详见:【专题】新冠肺炎防疫全纪录(实时更新中)

责任编辑:徐和谦 | 版面编辑:王影
推广

财新私房课
好课推荐
财新微信


热词推荐
国家统计局数据库 中央委员 杜军 内蒙古银行 李显龙 资本充足率 奥凯航空 强奸罪 信用卡提现 武警部队 三个有利于 陈小鲁 埃博拉病毒 新西兰8 0级地震 丰城电厂事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