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世界要闻正文

入境限令震动美国上下 政学商界反制声浪滔滔

2017年02月03日 08:06 来源于 财新网
可以听文章啦!
从特朗普就任以来,美国社会在超过一年多的激烈大选中留下的分歧还未及弥合;特朗普一系列将浮夸竞选词藻转化为真实命令和政策的大动作,又进一步激起了政界、商界、学界和民间团体的反制浪潮
当地时间2017年2月2日,美国纽约,民众抗议特朗普的“入境限制禁令”。 视觉中国

  【财新网】(记者 徐和谦)美国总统特朗普上台未满两周,一份已征集到近千个美国外交官名字的持不同意见声明联署,已在美国国务院系统内流传并递交给政府高层,其中直言针对7个以穆斯林为主的国家公民出台暂时性的入境限令,实无益于美国安全。在16个由民主党执政的州,16名州检察长串连声明谴责特朗普的行政命令,并誓言动用一切职权内的可能手段与特朗普的命令对抗。

  在学界,包括斯坦福大学、哥伦比亚大学、康奈尔大学、麻省理工学院等诸多校,都以校长或大学声明的形式,对特朗普新下的移民及入境限制令表达强烈质疑,并重申大学对已在校内就读或任教的受影响国家学生及学者,待遇一如既往,还将为蒙受波及者提供法律支援服务。

  在旧金山,旧金山市政府则针对特朗普另一道向所谓的“移民庇护城市”施压、要求地方政府必须配合联邦机关逮捕遣送非法移民行动的命令,提起法律诉讼。连刚上任的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都出面呼吁特朗普尽快收回成命,并指暂停收容受战火迫害的难民有违反国际法之虞;而禁止7个以穆斯林为主的国家公民入境,只会给恐怖组织招募成员制造更多的话柄。

  如何对待从世界各地来到美国的移民,对内,敲击着美国历史的敏感地带和移民社群不乏痛楚的拼接过程,更触及究竟该如何定义“美国”、谁才是“美国人”这一潜流在公众内心深处的意识形态鸿沟。对外,则如美国外交官们所担忧的那样,攸关美国在世人眼中形象的变化;且这种形象的变化,不只是浮在半空中的虚名聚散而已,还将真切地影响美国的长期安全和与经济优势息息相关的人才吸引力。

  从特朗普就任以来,美国社会在超过一年多的激烈大选中留下的分歧还未及弥合;特朗普一系列将浮夸竞选词藻转化为真实命令和政策的大动作,又进一步激起了政界内外的反制浪潮。这条白宫与白宫之外驳火的战线,不只是依党派立场而划,更区隔了各界公民对美国的政府职能、国际义务、共同体样貌的不同期望和投射。除了政界以外,商界、学界和民间团体的积极反应和急切发声,更反映出移民问题这条线索,是多么牵动人心,还直接敲响了叩问美国立国原则、厘清社会核心价值的大讨论。

  外交官集体之怒

  “这条限制令,不会达到保护美国人民免于被外国恐怖分子攻击的目标”;“有鉴于近年来,来自叙利亚、伊拉克、伊朗、利比亚、索马里、苏丹和也门的持美国签证合法入境者,几乎没有在美从事恐怖攻击活动的纪录,这条限制令在促进公共安全实务上,只会有极小的作用。”

  这份截至美国时间1月31日,已有近千名外交官联署的不同意见声明备忘录,是通过美国国务院系统内一个称作“不同意见专线”(Dissent Cable)的全球网络所串联的。这一系统创建于1970年代越战正酣之际,以利于让派驻在世界各地的美国外交官,通过这个只在内部流传、不受追究报复的渠道,直接向美国国务院高层反映各地派驻人员的真实想法,表达对美国政府既定政策的批评、补充或商榷意见。去年,就有约50名外交官在一份不同意美国对叙利亚政策的备忘录上联署;但像今年这样,触发了近千名外交官联署的声明,在国务院的历史上尚属罕见。美国国务院系统中现有7600名外交官,还有1.1万名文职公务员。

  这份声明认为,特朗普针对上述7个国家颁布暂时性的入境限制令,会立即损坏美国和这些国家政府的关系,“而他们是我们在当地及全球反恐的重要伙伴。疏远了他们,就失去了打击境外恐怖势力巢穴的情报和资源”。此外,这些外交官们也点出,7个被特朗普下令受限的国家人口组成都还非常年轻,“三分之一的人口是15岁以下的孩子。毫无疑问,美国在他们心目中的形象,会被这条限制令大幅冷却”,“我们正在直接影响这些社会里当前和未来领袖们的想法,他们当中的有一些人,甚至有可能从这件事情开始转向激化”。联署的美国外交官们焦虑地预测,这条禁令的最终结果不但不有利于防范恐攻,还会损害国际社会对美国的善意并打击美国经济。“想一想我们历史上最坏的一页吧”,声明回顾了美国在二战期间因怀疑其通敌而圈禁日裔美国人的历史,“几十年后,我们回顾现今时会发现,我们犯下了一样的错误”。

  不过,特朗普的白宫发言人斯派塞在回复这封联署声明时只说,总统的愿景非常清楚,他在竞选中就已经说得很明白了,“他会把美国人的安全和利益摆在第一位……如果有任何人对此有意见,那他该想想自己是否应该继续干下去的问题了”。

  各地司法机关反弹

  当特朗普在1月27签署的移民和入境限制令生效之后,它推翻了美国既有的入境控管、移民审批和难民接纳的政策,在美国各地的入境执法线上造成冲击,更激起了美国社会团体提出的法律反制手段。最早采取法律行动的,是总部位在纽约的美国公民自由联盟该联盟的法务主管David Cole在推特上称,“特朗普,我们会在法庭见!”。应该联盟的起诉,美国纽约布鲁克林联邦地区法院的联邦地区法官Ann Donnelly 做出了一项允许被新禁令波及且已持有签证的外国人在美国停留的紧急裁定。弗吉尼亚州、西雅图和马萨诸塞州的法院也做出裁定,要求准许一切拥有有效签证的人士入境。

  1月29日,美国首都华盛顿特区和另外15个民主党执政州的检察长联合发出声明,挑明特朗普的命令违背美国宪法和法律,还誓言他们将在自己职权范围内对抗来自总统的这一命令。这群串联反对特朗普命令的州检察长来自纽约州、加州、宾夕法尼亚州、华盛顿州、马萨诸塞州、夏威夷州、弗吉尼亚州、俄勒冈州、康涅狄格州、佛蒙特州、伊利诺伊州、新墨西哥州、艾奥瓦州、缅因州、马里兰州和美国首都华盛顿特区,均为民主党执政的地区。

  “身为总共超过1.3亿美国人及外国人居住的州的政府首席法务官员,我们谴责特朗普总统违宪、违法、也非常不美国的行政命令”。这16名州检察长表示,“宗教自由过去是、且将永远是我们国家的原则和基石,没有一个总统可以改变这一真理”。他们称,他们非常有信心,特朗普的行政命令最终会在法院被击败,而在这一段混乱的时期里,他们将尽最大努力确保尽可能少的人受到波及。

  俄勒冈州州检察长Ellen Rosenblum还发出一份个人声明强调“基于国籍的歧视是非法的”,“我们不会再回到美国历史上的那些日子”。加州州检察长Xavier Becerra则表示,美国正义的存亡,不会被某个人手里的一支笔决定,不论他的位置有多高。他说,“特朗普当局反宗教、反难民的行政命令,在很多方面都是不公正且反美国精神的”。

  截至2月1日,已经有华盛顿州、纽约州、马萨诸塞州和弗吉尼亚州正式就特朗普签署的入境限制令提起诉讼。

  从1月27日特朗普签署这项入境限制令以来,据美国国土安全部公布,在命令生效后截至1月31日,美国边检部门已准许1060名受新命令波及、但持有美国绿卡的人士入境;另外还有75名持其他签证的遭限7国人士已获准入境,包括美国舆论强烈关注的起初被拒绝入境的伊拉克籍美军翻译。不过,还有721名国籍属遭限7国的人士被拒绝登上前往美国的飞机。但美国边检部门的代理负责人Kevin McAleenan也表示,这其中有一些是因为航空公司“过度诠释”了特朗普新下发的命令。对于有美国媒体报道称,特朗普签发这一系列命令前,权责相关的国土安全部、国务院等事前均未获咨询,美国国土安全部长 John Kelly做出了反驳,称国土安全部在命令公布之前曾获准对命令内容进行过检核,并称该部将尽快依据总统的行政命令,颁布对边检官员的业务指导准则。

  在旧金山,旧金山市政府则代表被特朗普点名的所谓“移民庇护城市”,开了发动法律诉讼的第一枪。1月25日,特朗普在关于在美墨边境建墙的行政命令中,还强调了联邦层级官员在非法移民拘捕、转移、遣送、判定等事务上的优先权。特朗普的助手告诉美国媒体,美国联邦政府将采取行动,避免中央资金流向那些在移民管理事务上不与联邦执法机构配合的“移民庇护城市”,包括华盛顿特区、洛杉矶、旧金山等等。

  1月31日,旧金山市政府的首席法务官Dennis Herrera向美国北加州联邦地方法院针对这道命令提起诉讼。Herrera 说,我们是一个移民组成的国家,也是一片法治的土地,奥巴马总统在他的告别演讲中呼吁美国人要做民主的卫士,“这是为什么我们必须挺身而出,反抗特朗普的命令”。 Herrera强调,提出诉讼并非是一个轻妄之举,而是为了捍卫美国宪法中所载明的联邦主义。

  所谓的“移民庇护城市”一词,指的是许多采取保护手段,避免无证件、签证过期或手续不全的不合法移民被遣送回原籍的城市。目前,这类移民在全国约有1100万人之多,其中居住在旧金山的约有3万人。如在旧金山,该市的行政法则就禁止市属官员和机关协助联邦官员判定一个移民是否合法,也禁止当地警察仅因联邦当局的移民拘留要求就逮捕一个人。1989年,在上千名中美洲的内战难民流向加州之后,旧金山就宣告自己是一个庇护城市。其它拥有类似法规的城市政府当局,包括纽约、芝加哥等地,也都表态会对抗特朗普签署的这一命令。包括旧金山市长李孟贤和纽约市长德布拉西奥都认为,这道行政命令无法在法院诉讼中胜诉。李孟贤说,从特朗普在去年11月当选以来,旧金山市府当局就已经在准备打这场官司了。“这道有误导性的命令,会让我们的城市更不安全”,“如果特朗普总统真想让美国更安全,就应该让行政部门和国会通过一向更全面的移民制度改革”。

  大学与企业纷发声

  在学界,美国多所大学和美国大学联盟先后发出声明,质疑特朗普限制所有难民入境和以国籍为筛选条件暂时拒绝7国公民入境的做法。哥伦比亚大学校长Lee C. Bollinger 在致全校师生的公开信中说,特朗普的这一命令,对美国与各种人和各种思想交流互动的长期承诺造成了破坏。据美国高等教育界估算,目前已有大约1.7万名来自受限7国的国际学生,会受到这道禁令影响;更将使这些国家的学者,无法到美国各大学参与预定的论坛、会面和访问等活动,“我们千万不能低估这一命令可能影响的范围”。

  哥大校长Bollinger强调,虽然大学不应在政治议题和意识形态上采取立场,但同样重要的是,作为社会里的一个机构,当一些政策和政府行为与大学的基本使命和根本价值相左的时候,大学必须挺身而出,“而现在,就是这样的一个例子”。Bollinger认为,美国除了在一些令人羞耻的时期外,从未因其宗教信仰和政治信念拒绝世界各地的人前来;而对“安全威胁”的抽象恐惧,也不能辩解使美国的立国价值出现例外的行为。Bollinger称,已有许多不证自明的理由告诉我们不应该抛弃这些核心价值,而其中最重要的一条,就是对个人的歧视,往往会给具伤害性的意识形态、敌意和偏见添柴加火,最后祸及我们的公民。

  康奈尔大学的校长Hunter R. Rawlings III则在发向全校的声明中痛斥特朗普的命令与该校的根本原则截然相反;并将给有需要的师生提供免费的法律咨询服务和关于入境困难的紧急援助。至于对在童年期间被不合法地带到美国、目前受美国“童年抵达者递延行动”计划保障的康奈尔大学学生,康奈尔大学表示,“不论这个计划怎么被特朗普当局改变,学校对学生的承诺都会始终如一”。

  在商界,许多公司─特别是仰赖多国人才的高科技和互联网公司反应也相当强烈。包括苹果、Google、微软、Uber、Airbnb、特斯拉和Netflix等企业的领导层都发声谴责了这一命令。苹果公司的首席执行官库克在接受华尔街日报采访时说,苹果将继续向白宫游说施压,呼吁特朗普收回命令,“美国之所以强大,是因为有移民的背景”,他还说,自己收到了许多苹果员工寄来的“令人心痛的故事”,这些员工的家庭都可能受到特朗普新命令的影响。库克估计,约有数百名苹果公司的员工可能受到波及。在写给员工的信中,库克更强调,“没有移民,就没有苹果”。

  Google公司则发起了该公司有史以来规模最大的一次紧急募款行动。在一天之内,Google员工就自发捐满了200万美元,加上公司出资的200万美元集结成一笔危机基金,准备捐款给美国公民自由联盟、移民法律资源中心、国际救援委员会和联合国难民署等4家机构。出身于前苏联一个犹太裔家庭的Google共同创始人谢尔盖‧布林更以个人身分参与了在旧金山机场举行的抗议示威。他告诉媒体,“我来这里,只因为我也是难民”。

  线上短租房源平台Airbnb的首席执行官Brian Chesky则在一份声明中呼吁,该平台将和救援组织合作,为有需要的难民提供免费房源;连锁咖啡店星巴克则宣布,要在未来五年内,于全球范围增聘1万名具有难民背景的员工。星巴克的总裁兼首席执行官 Howard Schultz在致员工的公开信中写道,“这是前所未有的情况,我们亲眼见到我们国家的良知与美国梦遭到世人的质疑”。他还表示,“星巴克欢迎那些逃离战争、暴力、迫害和歧视的人,并将为他们寻找机会。”

  火炬是否熄灭

  “我们都还欠美国一些东西”,“一个没有专业人士执行的政策,只能是业余的政策。你们得继续效力,帮助做出能让这个国家继续前进的选择”。在一场离任告别会上,担任美国外交官达35年的美国国务院负责控武事务的原助理国务卿康特里曼,对前来送他的近百名同僚如此说道。康特里曼是在前往罗马,参与一场反核武扩散会议的途中,忽然获悉自己被特朗普要求离开岗位的。他只得临时中止行程返回华盛顿。除了康特里曼以外,在特朗普上任之后,相继提出辞职的美国国务院高层,还包括主管行政事务的副国务卿帕特里克‧肯尼迪、负责领事事务的助理国务卿邦德、外交使团办公室主任史密斯,以及决定退休的外交安全事务助理国务卿斯塔尔。

  在国务院高管层出现明显缺口、外交系统上下人心浮动之际,即将去职的康特里曼,虽没有在演讲中直接点名批判特朗普的移民限制令,但他提到了“自由女神雕像所举的火炬,不只是吸引移民的一块磁石,也是一个投射灯,照亮了我们对全世界的承诺”。

  面对将接掌国务院系统、出身石油企业高管的新国务卿蒂勒森,康特里曼警告他的同僚们,做生意和谈交易的逻辑,未必总能转换为外交和政府管理之道。“诚然,商业让美国伟大,商业领袖也是国务院非常重要的伙伴;但是,让我们搞清楚,两者之间除了相似性之外,一只狗不是一只猫,棒球不是篮球,而外交也不是生意。”

  康特里曼说,“如果我们和其他国家的互动,只是像商业交易那样,而不是如朋友或盟友间的伙伴关系的话,我们将输掉这场游戏”。对于特朗普式的话语风格,康特里曼也意有所指地批评,“如果我们的公共声明不能和宣传、谣言给区分开来,到头来我们会失掉自己的可信度”。 在离任之际,康特里曼要求自己的同事们保持不懈,信守自己对宪法的诺言,“对抗所有的敌人,包括国外的,和国内的”。

  “如果我们筑了一道墙,把自己隔绝在世界之外,那么自由的投射光影将会熄灭。就像圣经所说的那样,宛如把一盏灯,给放到篓子里了”。

版面编辑:王永
文章很值,赞赏激励一下
赞 赏
首席赞赏官虚位以待
赞赏是一种态度
  • 1
  • 3
  • 6
  • 12
  • 50
  • 108
其他金额
金额(元):
赞 赏
财新传媒版权所有。如需刊登转载请点击右侧按钮,提交相关信息。经确认即可刊登转载。
推广

财新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