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中新之交多可为

2013年08月29日 19:34 来源于 财新网
在南海争端中,作为东盟重要成员的新加坡或能发挥沟通、平衡、呼吁克制的作用;在国内治理方面,顺势而为、因时而变,也许是新加坡可资镜鉴的另一方面
资料图:新加坡总理李显龙。 图片拍摄于2011年5月18日。 KEVIN LIM / 东方IC

  【财新网】(记者 张远岸)新加坡总理李显龙于8月25日抵达中国,将于31日结束对中国的正式访问。这是李显龙自2004年担任新加坡总理以来第四次访华。新加坡希望推动中新关系在各领域升级,在中国“大国是关键,周边是首要,发展中国家是基础,多边是重要舞台”的外交方针指导下,发展同东盟关系是周边外交的优先方向。

  在与中国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会谈时,李显龙表示,新方高度重视对华关系,愿与中方加强交流互鉴,完善合作机制,扩大合作领域,打造新中自贸区“升级版”。从多个领域来看,中国与新加坡都存在深入合作的“升级”机遇。

  首先,在全球经济艰难复苏的形势下,中新双边贸易关系比以往更为重要。自2008年10月中国与新加坡签订自由贸易协定至今,新加坡已成为中国在东盟10国中的第三大贸易伙伴,仅次于马来西亚和泰国。2012年,中新双边贸易额为692.76亿美元,同比增长8.7%。从新加坡的主要出口市场来看,2012年新加坡对第一大出口市场欧盟的出口下滑3.8%,对第三大出口市场美国的出口下滑1.1%,对第五大出口市场马来西亚的出口下滑6%;而新加坡对第二大出口市场中国的出口增长2.1%,对第四大出口市场中国香港的出口增长11.6%。

  此外,中国近年来大力推动人民币国际化进程,而新加坡希望成为继香港之后的人民币离岸中心、贸易结算中心,以增强该国作为金融中心的全球影响力。3月7日,新加坡金融管理局(央行)与中国人民银行续签了双边本币互换协议,互换规模由原来的300亿新元(1500亿人民币)扩大至600亿新元(3000亿人民币)。

  据报道,李显龙此次访华行程中还包括新疆和东北的辽宁,旨在寻求区域经济合作机会。在区域经济合作方面,中国人最熟悉的莫过于1994年实施启动的中国-新加坡苏州工业园区,这是中国和新加坡两国政府间合作的旗舰项目。2012年,园区实现地区生产总值1738亿元,公共财政预算收入185亿元,新增实际利用外资19.6亿美元。继苏州工业园区后,中国与新加坡又于2007年11月签署了在天津建设生态城的框架协议。

  在中国看来,李显龙来访不仅代表新加坡,更是代表了东盟的重要成员国之一。中国外长王毅上任后的首次出访就选择了东盟,体现出中国新一届中央领导集体对东盟的高度重视。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此次在会见李显龙时也明确指出,中国坚定不移走和平发展道路,坚持奉行与邻为善、以邻为伴的睦邻友好方针,把发展同东盟关系作为周边外交优先方向,将继续巩固和深化同东盟的战略伙伴关系。

  近十年来,东盟国家“近水楼台先得月”,从中国的快速发展中获益匪浅。2012年,中国与东盟双方贸易额跃升至4000亿美元,是10年前的6倍;双方相互投资超过1000亿美元,是10年前的4倍。中国成为东盟最大贸易伙伴,东盟成为中国第三大贸易伙伴。双方人员往来达到1500万,每周往来航班达1000多个。2012年互派留学生达到17万人。

  但另一方面,东盟对身边这个飞速成长的“大块头伙伴”心存不安。近年来,中国与菲律宾、越南等国家因在南海领域的主权争端而频频产生摩擦。与此同时,除了美国进行“亚太再平衡”,东南亚的老朋友日本也对该地区外交显示出格外的重视。美国国防部长哈格尔(Chuck Hagel)8月28日在文莱会见亚洲多国的国防部长,并再次强调美国“亚太再平衡”战略。哈格尔此前宣布,美国将加强对东南亚国家的军事援助和军事培训力度,最新预算金额为9000万美元,较四年前增加了50%。而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则在上任短短七个月以来,相继出访了七个东盟国家。

  美国与日本的介入使中国与东盟的关系更加错综复杂,加上传统意义上与中国交好的东盟国家国力较弱,原本内讧不断的东盟出现了联手在南海问题上对抗中国的可能性。而中国主张由直接当事方通过双边协商谈判达成解决方案。

  在此情况下,中国希望东盟内部在南海问题上对中国友好,或至少保持中立。李克强在会面时对李显龙表示,中方愿为维护本地区以及世界的和平、稳定与发展继续做出自己的努力,“希望新加坡也能为此发挥建设性作用”。2012年10月,李显龙在提及南海争端时曾表示,东盟必须采取一种“向前看的中立观点”,呼吁各方共同努力解决问题。

  在中国崛起的背景下,东盟逐渐成为“必争之地”。新加坡也许能够发挥沟通、平衡、呼吁克制的作用。但对中国来说,向东盟国家证明其发展是机遇而不是威胁并非易事,为管控冲突需建立新的交流机制,例如亚洲各国防长所讨论的,在中国与东盟国家间设立热线,以便对冲突做出应急反应。

  在外交关系之外,所谓新加坡模式一度成为中国改革开放后试图效仿的模式之一——政治上人民行动党的主导、对效率和经济增长的极端重视,以及对法治在遏制腐败和打击犯罪作用的强调。而最为关键的,是这些看似部分背离传统西方发展路径的新加坡路径,在这个以华人为主体的城市国家获得巨大成功。尽管体量不一,但“取经”者络绎不绝,其中就包括一批批的中国中层官员,他们来到新加坡参加为其量身设计的管理课程。

  但世异时移,一度成功的新加坡模式在近年来也面临诸多挑战,人民行动党也面临来自反对党的强大压力,不得已推出包括加大社会福利开支等一系列变革之举。顺势而为、因时而变,也许是新加坡可资镜鉴的另一方面。

责任编辑:黄山 | 版面编辑:周天
财新传媒版权所有。如需刊登转载请点击右侧按钮,提交相关信息。经确认即可刊登转载。
  • 收藏
  • 打印
  • 放大
  • 缩小
  • 苹果客户端
  • 安卓客户端
财新微信

热词推荐:
深圳毒跑道 深化农村改革综合性实施方案 缅甸大选 十八届五中全会公报 贾灵敏 哈尔滨雾霾 宁夏首虎被调查 艾宝俊 芜湖爆炸 京张高铁 中新项目落户重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