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潘基文为何提前出局 韩大选民意结构加速重组

2017年02月08日 19:55 来源于 财新网
可以听文章啦!
截至目前,代行总统职权的国务总理黄教安是潘基文退选后的最大受惠者。但在韩国宪法法庭决定是否弹劾朴槿惠之前,执政的保守阵营将持续处于低迷状态,难以与在野阵营匹敌

  世界说 杨虔豪 发自 韩国首尔

  “对我纯粹的抱负,投以接近人格抹煞般的谋害,‘政治轮替’不仅已丧失名份,对我个人、家人,还有对我服务10年的联合国,造成了重大伤害,结果连国民们也受牵连。我对部分政客固态依旧,与偏狭的利己心态极为失望;我认为要和他们一同前进,已毫无意义。”

  2月1日,结束联合国秘书长任期、返回韩国才半个月的潘基文,突然在韩国国会召开记者会,诵读了这份声明。

  “尊敬的各位国民,在如此状况下,我决定收回实践政治轮替与国家整合的心志,只想大声斥责自己,请大家给予宽容谅解。”

  △ 潘基文发表退选声明

  潘基文为何提前出局

  潘基文的“退选发言”一出,在场记者无不震惊,就连潘基文的许多幕僚,也都是看到记者会直播,才知道消息;事实上,召开记者会前,潘基文还忙于与朝野各界人士见面,根本看不出退选迹象。

  退选前半小时,立场南辕北辙的进步派小党正义党党魁沈相奵,在与潘基文会晤时,还当面提出“应尽快加入政党”的建言,认为潘基文得赶紧决定要投靠的阵营,才能让自己支持基盘安定下来,让自己更从容应对大选。

  “我知道了,现在正在考量各项事情…” 当时潘基文还温文地回答道。

  会面才一结束,潘基文就突然宣布要召开记者会,还让在场记者现场直播,当时不少人推测,潘基文的记者会是否是要公开回应沈相奵的建议,正式宣布加入特定政党。但潘基文亲口说出的,却是令人错愕的退选决断。

  不过两周前,风光回到祖国,还接受支持群众和乡亲簇拥的潘基文,虽然其支持率已因击垮朴槿惠和拖累整个保守派阵营的“崔顺实事件”受到牵连,并开始落后共同民主党的前党首文在寅;但回国之初的潘基文,仍被视为能与在野的进步派选将一较高下的人物。

  然而,从回国当天开始,潘基文的各项言行,就受到媒体与在野阵营的放大检验。为迎接潘基文的到来,首尔车站的维安人员,竟在寒天中驱赶站内取暖的游民,而潘基文本人却毫无所悉。这成为他民望下探的第一计打击。

  而想要在媒体镜头前展现亲民作风的潘基文,还被发现根本不懂得使用机场快线的自动售票机;前往老家巡察时,则在安养院中直接对还平躺在床上、有可能噎着的老人喂食。之后,潘基文在前往禽流感疫区视察时,穿上防疫服装,作势喷药给媒体拍摄,却忽略疫区的隔离措施,应减少现场的人群接触,潘基文的种种作为,开始被批判为“作秀过度”。

  △ 潘基文对平躺的老人喂食(来源:Nocutnews)

  △ 潘基文穿上防疫服装给媒体拍摄(来源:韩联社)

  相较于文在寅与其他在野阵营有意角逐总统大位的人物,均已对各项时局议题开始积极表态,并提出施政蓝图;然而潘基文却过度陷入过去10年间担任联合国秘书长的光环,没能及时提出解决国家政治僵局的明确见解,让不少人开始质疑他的能力。

  返韩之初,潘基文宣称自己是“进步的保守主义者”,要实践的不是单纯的“政党轮替”,而是具有革新意味的“政治轮替”,希望塑造自己的跨党派形象,以赢得中间选民支持,但后期,他的发言仍让不少人直接将他划作保守派。

  “(烛光示威)是广场民心所缔造的奇迹,为了建设好的国家而团结一心的国民们,我会惦记着的。” 1月12日回国当天,潘基文在记者会上如是说道。

  但在退选的前一晚,潘基文却对每周聚集在首尔市中心的反朴槿惠政府集会,有了新的评价,他表示:“比起初期(光化门)广场上纯朴的民心,现在并非没变质,我认为这层面,须予以警戒。”

  接二连三的争议言行,让潘基文的声望不升反降。从2月第1周以后的各项民调结果看来,潘基文的支持率,已落后文在寅超过10%的百分点以上。

  当执政的新世界党,因亲朴派与非朴派针对朴槿惠的去留问题陷入冲突后,在今年1月底正式分家。非朴派另外脱党组成新政党“正确的党”。而分裂后的两个党都传出有意邀请潘基文入党并代表该党角逐总统,却都未得到正面回应。

  而先前曾传出“国民的党”前党魁安哲秀、“共同民主党”前党魁金钟仁与孙鹤圭,都有意与潘基文共商合作,却也没能理出共识。

  迟迟不愿宣告合作党派的潘基文原本想多方讨好,进一步拢络中间派与进步派选民,却又无法消除在野阵营的疑虑。最后,考量到自己当选可能性已经很小,为了不让“选输总统”成为自己在卸任联合国秘书长后的最终历史定位,潘基文决定放弃角逐。

  在野阵营百家争鸣

  在潘基文退选后,韩国民调的最新数据显示,原本就领先的文在寅仍维持31.2%的强势声望。值得注意的是,共同民主党籍的忠清南道知事安熙正迅速窜升,达到13%;代理总统职权的国务总理黄教安也民望翻倍,支持率上升到12.4%。“国民的党”前党首安哲秀则略升至10.9%,共同民主党籍的城南市长李在明则是8.6%。

  截至目前,黄教安仍是潘基文退选后的最大受惠者,特别是当分裂后的“新世界党”与“正确的党”都无法推出能抗衡在野党候选人的当下,先前拥戴潘基文的群众,与既有的保守派选民,开始朝向黄教安集结。

  只是,作为受朴槿惠任命组阁的人物,若代理总统职务的黄教安正式宣布参选,将会引发政治伦理争议及是否为“朴槿惠势力之延续”的抨击。这种潜在的被攻击隐忧,让黄教安至今仍不敢表态是否出马。

  △ 韩国代理总统黄教安(来源:Nocutnews)

  KBS与韩联社委托韩国研究公司于2月5日到6日间所做的民调结果,也显示出与前份调查类似的趋势。此前支持潘基文的选民,在潘基文退选后的新民调中,有36.6%表示将转向力挺黄教安,10.6%则流向安熙正,8.4%流向文在寅。

  △ 安熙正(左)与卢武铉(右)

  而民调迅速窜升、正在追赶黄教安和文在寅的安熙正,和常发表辛辣批判言论的李在明一样,都是韩国的地方首长。不过,安熙正主政的忠清南道,较李在明主政的城南市层级更高。有分析认为,安熙正以俊俏外貌及清新温柔的形象,活跃于政界;曾因参与学运而坐牢的他,在2000年代还加入过卢武铉阵营并为其助选,和文在寅一样,在政坛一直被视作“亲卢”人士。

  2010年,安熙正当选忠清南道知事,致力于推广农渔村复兴,获得不错评价。虽然在朴槿惠的“亲信门案”爆发初期,安熙正的支持率一直维持在低点,但在2017年1月底他宣布出马角逐总统大位后,还亲自出演网路搞笑节目,人气火爆,吸引不少年轻世代的目光;也成为继李在明后,在野阵营的另一匹“黑马”。

  新春开年伊始,韩国大选就面临潘基文退选、文在寅强势,黄教安、李在明、安熙正和安哲秀在中后段相互厮杀的局面。可以预见,在韩国宪法法庭決定是否弹劾朴槿惠之前,执政的保守阵营将持续处于低迷状态,因为当下单靠黄教安的支持率,仍不足以和在野阵营抗衡。而在野阵营的“百家争鸣”,相对于保守派的群龙无首窘境,则形成鲜明对比。

1

世界说是财新的国际新闻项目,关注世界资讯,讲述全球故事,和你一起积极生活在别处。

责任编辑:徐和谦 | 版面编辑:张柘
文章很值,赞赏激励一下
赞 赏
首席赞赏官虚位以待
赞赏是一种态度
  • 1
  • 3
  • 6
  • 12
  • 50
  • 108
其他金额
金额(元):
赞 赏
财新传媒版权所有。如需刊登转载请点击右侧按钮,提交相关信息。经确认即可刊登转载。
推广

财新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