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世界 > 要闻 > 正文

伦敦选区的“卡斯特罗”:工党领袖科尔宾的逆袭人生

2017年06月09日 19:44 来源于 财新网
可以听文章啦!
行事耿介、风骨嶙峋的科尔宾,会不会成为工党内外和英国选民心目中,越来越能接受的领袖选项呢
资料图:科尔宾(Jeremy Corbyn)。视觉中国

  【财新网】(记者 卿滢)6月9日,英国大选结果出炉,科尔宾(Jeremy Corbyn)领导的工党在英国议会下议院中获得的席位大幅上涨,达到261席,比选前的229席大幅增加。英国首相特蕾莎梅领导的保守党则遭遇意外挫折,虽然还是第一大党,但席次未能单独过半,只好拉上根据地在北爱尔兰的民主统一党合作,勉强维持政权。

  在大选结果基本已成定局之后,意气风发地带领工党夺下佳绩的科尔宾,呼吁特蕾莎梅辞去首相,并称自己对结果感到非常自豪,英国的政治风向已经改变。大有斩获的科尔宾,在选举结果出炉后,还一度提出让工党组阁、成立少数政府的号召。虽然,工党的这个愿望,因为保守党党魁梅和统一民主党达成协议,勉强跨过组成政府所需的过半门槛,而并未实现。但如今,曾被视作工党内极左翼边缘人物的科尔宾,距离唐宁街10号首相府,只有一箭之遥。日后,行事耿介、风骨嶙峋的科尔宾,会不会成为工党内外和英国选民心目中,越来越能接受的领袖选项呢?

  一个左派青年的炼成史

  出生于1949年的科尔宾,成长于英格兰西部的什罗普郡,父亲是一名工程师,母亲是一名数学教师。和英国不少政客,都是从牛津或剑桥毕业,随即进入议会一路攀升的经历不同;科尔宾在校时成绩一般,中学读的是地方上的普通文法学校。在英国大学入学考试A-Level中仅获得E的成绩,只能进入北伦敦大学(当时是理工学院);入学一年后就离开学校,起因是与老师在课程安排上有不同意见。至今,科尔宾仍未获得大学学位。

  而科尔宾热衷于左派政治活动的个性,在早年已经显现。在一个父母均是和平主义运动者的家庭中,科尔宾家庭餐桌上的谈话主题,往往是反战和社会公平。深受家庭熏陶的科尔宾从15岁起就成为工党的坚定支持者。在他就读的中产阶级文法学校中,科尔宾是仅有的两名工党支持者之一。17岁时,科尔宾就加入英国最大的反核运动组织“核裁军运动”,并且成功担任该组织副主席。另外,科尔宾长期以来,也是其他典型左派议题,如反战、反法西斯主义以及支持巴勒斯坦运动的踊跃支持者;他同时也是社会主义运动团体、国际特赦组织以及反战联盟成员。科尔宾还曾经作为海外自愿者组织一员,到牙买加做志愿者工作长达两年。

  顽固坚守左翼 抵制工党转型

  立志从政的科尔宾,在1974年获选进入北伦敦哈林盖自治市议会,时年25岁。1983年,他当选成为伊斯灵顿选区的下议院议员,并在这次选举中再次连任,在这一职位上任职时期已长达34年。

  在上世纪70年代末和80年代初,工党面临内部分裂时,科尔宾坚决地站在类马克思主义的“硬左派”一边。他是上世纪70年代工党领袖Tony Benn的坚决支持者,他们都相信基层工人的力量,以及由政府规划经济发展、单边进行核裁军和让爱尔兰统一。但科尔宾从来不是Tony Benn那样的演说家,他以勤奋工作闻名。

  从1983年工党输掉大选,英国开启撒切尔时代开始,工党内部就开启了转向“中间化”的进程。但从那时以来的30多年中,科尔宾一直以左翼保守顽固派之姿,抵制工党从政菁英们逐渐抛弃激进左派政策和价值观的“转型”。他尤其憎恶布莱尔对于自由市场经济的支持态度,长期与布莱尔针锋相对。尽管,布莱尔当时在工党内的高支持率,让科尔宾的抵制行动无疾而终。

  在担任党魁之前,他也是工党内最为叛逆的议员,曾经对工党的高阶党工提出500多次反对意见。在这一情况下,科尔宾在工党内部,也面临着越来越严重的孤立;而虽然身为资深议员,但他的观点在议会中,也往往被主流媒体和大部分工党成员所忽视。

  但走出华丽的议会大厦后,在群众中,科尔宾的影响力不减。在社会活动中,尤其是在左派年轻人之中,科尔宾拥有很强的吸引力。他是反战联盟主席、也是反紧缩运动的领导人,这一运动在卡梅伦执政时期吸引了大量年轻人加入。

  苦行僧式的个人生活

  科尔宾曾经有三次婚姻经历,但他一直避谈此事。科尔宾第一任妻子是工党党员、大学讲师Jane Chanpman,但两人由于科尔宾太过专注于政治活动,忽略家庭生活而离婚。在五年的第一次婚姻中,科尔宾没有带妻子外出就餐过一次。他的饮食习惯,是直接从罐头里吃豆子填饱肚子。他也几乎每晚都要出门,没有会议就在工党总部加班。而在1999年与第二任妻子Claudia Bracchita感情破裂之际所接受的采访中,科尔宾认为,两人婚姻走向末路的原因,是妻子坚持要将孩子送到伊丽莎白女王文法学校念书,而非地方上的综合中学(科尔宾一直是英国王室的反对者,要求废除英国王室制度)。科尔宾的第三任妻子Laura Alvarez则是一名主业为公平咖啡贸易的墨西哥人。

  将私人感情生活和自身政治信仰密切串联的科尔宾,个人生活习惯也同样“左派”,不尚奢华。

  他是素食主义者,很少饮酒。他最喜欢的餐厅是伦敦西区的Gaby’s diner,他的习惯是,在伦敦的特拉法加广场参加游行示威活动之后,去这家餐厅吃鹰嘴豆泥。他的业余爱好是跑步、板球和阿森纳足球俱乐部。他会用自家土地上种的水果做果酱。他没有私家车,骑自行车上班。和很多左派青年一样,科尔宾也爱好文艺,爱尔兰诗人叶芝和尼日利亚殖民主义主题作家Chinua Achebei的作品,是他书桌上的最爱。

  另外,西班牙语流利的科尔宾也喜欢拉美文学。电影方面,科尔宾中意《了不起的盖茨比》和《卡萨布兰卡》。

  和不少西方左派青年放任自流的生活习惯不同,科尔宾朴素严格地恪守自身原则。他承认,自己从未吸食过大麻,而这在科尔宾成长起来的左派圈子中极其罕见。他的日常开销,是英国所有议员中最低的,节俭成为他传奇式的标签。

  BBC甚至用“苦行僧式的”(ascetic)来形容他的生活方式。在被问及他最喜欢的饼干是什么的时候,他回答:“我在健康的基础上反糖,所以很少吃饼干。但如果必须要接受的话,那一块黄油糖酥饼也许更好。”这在喜爱高糖度甜食的英国人中,可谓难得。

  对于科尔宾这样的坚定左派看来,马克思是怎样的人?他说:“马克思是一个伟大的人物,他观察到了许多,我们可以从他身上学到很多。”

  当选工党党魁 激辩政策路线

  在2015年9月的党内选举中,科尔宾依靠基层党员支持,以压倒性优势首次当选工党党魁,成为最大黑马。当时,他其实遭到绝大多数工党议员和从政菁英的反对,却广获工党基层支持者─特别是产业工人和年轻人的支持。当初反对他执掌工党的,包括两位前首相布朗和布莱尔。科尔宾的“民主社会主义”革命立场,和典型的激进左派作风和政策,让他在工党显得尤为特别,身影孤立。

  从上世纪80年代中后期开始,工党领导层就已逐渐偏离传统左派注重社会基层人群的路线,削减建立福利国家的理念,转而走向布莱尔所倡导的“新中间路线”,并越来越接受市场因素在公共政策中的作用。

  科尔宾的反对者认为,如果科尔宾当选工党党魁,将导致工党政策极端化,而无法在大选中获胜。但是科尔宾却未受影响。在2016年的党内选举中,科尔宾再次击败获得大部分工党议员支持的Owen Smith,连任工党领袖。

  而此次他率军应战提前3年举行的议会大选,在选前一片看衰声浪中,科尔宾又成功领导工党,冲破保守党单独过半的优势局面。外界普遍预计,科尔宾将在未来数年之内,继续影响工党的政策走向,以及英国政坛的整体局势。

  批评科尔宾的人认为,科尔宾过分看重左派意识形态的纯洁性,却在具体政策和政治角力中显得薄弱。布莱尔曾预言:“如果科尔宾成为工党领袖,下一次大选时,工党面临的不会是1983年或者2015年那样的失败,而是一次崩溃,一次毁灭。”当时,科尔宾则回怼布莱尔称,布莱尔可能将因为在伊拉克战争中的角色,面临战争罪的审判。

  而他的支持者则认为,科尔宾是当前英国政坛中,唯一诚实、正直的人,可以激励新一代的左翼政治运动者,与代表新自由主义的撒切尔主义者竞争,让英国政治走上另一条道路。

  英国著名歌手以及社会运动者夏洛蒂·澈奇说:“科尔宾有一种内在的高尚性,这是一种能够团结众多支持者──尤其是能团结很多年轻人的品质。”

  一般而言,左派青年随着阅历和生活环境的变化,自身意识形态也将逐渐保守化、右倾化。但已经66岁的科尔宾仍然坚决维持其左派立场。《每日电讯报》记者Robert Hardman曾经这样形容科尔宾:“在他的大部分兄弟都已经软化自己的政见、丢掉自己的灯芯绒夹克和灰裤子,刮掉大胡子、退出反战和反核相关组织的时候,他几乎没有改变。他是伦敦N1区的菲德尔·卡斯特罗。”

  摆平党内争议 冲击首相高位

  在2015年竞选期间,科尔宾的演讲广受欢迎,最终让他以跌破许多观察家眼镜的黑马姿态胜出。他的胜利,不得不说是得益于他一向秉持的左派基本立场和朴素的个人形象;这股科尔宾旋风,当时也冲破了英国国内对于现行政治环境的不满和沮丧。

  当选之后,科尔宾继续坚定激进的左派进步立场,反对社会不平等、要求重新国有化工业和公共设施,对富人征税、强力打击企业逃税和避税、取消大学学费,恢复学生助学金;在经济上,他主张采取量化宽松政策,反对公共财政紧缩;在军事上,他主张英国应单方面核裁军,取消三叉戟核武器计划,退出北约。

  但是工党内部对科尔宾的不满依旧存在。2016年的脱欧公投让科尔宾面临新一轮危机。曾经作为欧盟反对者的科尔宾,即使在表面上和工党全党一致,呼吁英国留在欧盟;但他的实际表现,却被指责为在英国留欧运动中心不在焉。对于英国脱欧的震撼性结果,也表现出漠不关心的态度。

  一些工党议员将此视为让科尔宾下台的时机。工党议员还发起过党内对科尔宾的不信任投票,大量工党影子内阁成员也纷纷辞职。党内菁英要求科尔宾也引咎辞职,但科尔宾却以工党议员们的投票行动没有“宪法合理性”而拒绝辞职。随后,在2016年9月的党魁选举中,科尔宾成功连任工党党馈一职,依靠基层党员的力挺,他获得的票数比例甚至还高于2015年。

  在政坛起伏的几十年中,科尔宾一直穿着同样的开领白衬衫,口袋上别着一只钢笔,留着被视为社会主义者代表的大胡子。但是他能否以这样的形象和立场,从出身政坛边缘,到最后跻身英国首相的高位?除了等待保守党的执政失分之外,针对英国所面临的脱欧、移民、投资撤出、人口老化、公共事业改革和国家安全等一系列棘手问题,工党也必须拿出实际可操作的主张。

责任编辑:徐和谦 | 版面编辑:邱楠添
文章很值,赞赏激励一下
赞 赏
2人已赞赏
赞赏是一种态度
  • 1
  • 3
  • 6
  • 12
  • 50
  • 108
其他金额
其他金额(元):
赞 赏
财新传媒版权所有。
如需刊登转载请点击右侧按钮,提交相关信息。经确认即可刊登转载。
推广

财新微信

2017年10月23日    13:53
【锂离子动力电池高容量硅/碳负极材料取得突破】科技部发文称,国家重点研发计划“新能源汽车”重点专项支持的北京大学项目团队设计制备出一种高比容量的自体积适应性硅/碳负极材料,这一工作为开发能量密度达到400Wh/kg的锂离子电池奠定了基础。
2017年10月23日    13:50
【上海成规模房企投身长租公寓主试验场,碧桂园计划3年开1万间】碧桂园首家长租公寓最快将于今年年底在上海西虹桥地区亮相,明年一季度则有上海宝山店和南翔店的开出,3年内计划在上海开出10000间房。碧桂园上海区域总裁高斌透露,碧桂园希望做长租公寓的中高端产品,平均面积30-40平米之间。(21世纪经济报道)
2017年10月23日    13:46
【高送转概念股午后走强】截止发稿,杭州园林涨8.20%;启迪设计涨超7%;长信科技、恺英网络涨超4%;长海股份、平治信息,久远银海等股均有不错表现。
2017年10月23日    13:35
【阅文展开香港IPO路演 拟最多募资10.66亿美元】腾讯旗下网上文学数字阅读平台阅文集团10月23日在香港开始路演。根据财新记者取得的初步招股文件,阅文计划于今年11月8日在香港挂牌,计划募集资金9.31亿美元至10.66亿美元,高于此前市场预期的6至8亿美元的原计划。(驻香港见习记者 尉奕阳)
2017年10月23日    13:33
【保监会:恢复保险代理人资格考试纯属谣言】保监会10月23日提示,微信、互联网等媒体上出现“保监会恢复保险代理人资格考试”的消息不实,纯属谣言。
2017年10月23日    13:27
【河钢集团出台10月下旬建筑钢材销售价格政策】盘螺下调100元/吨,高线、螺纹钢维持上期基价不调整。
2017年10月23日    13:12
【工信部公布2017年重点实验室名单】2017年工信部24个重点实验室名单公布,其中包括可视计算与人机智能工业和信息化部重点实验室、基因编辑系统与技术工业和信息化部重点实验室、人工智能关键技术与应用评测工业和信息化部重点实验室等。
2017年10月23日    13:09
【工信部组织第一批智能制造系统解决方案供应商申报】工信部装备工业司组织开展智能制造系统解决方案供应商申报工作,申报单位应为从事智能制造软、硬件装备和系统的设计、生产、安装、调试业务,并具备系统解决方案供应能力,主营收入在5000万元以上的产品供应商、服务提供商和系统集成商。
2017年10月23日    13:03
【特斯拉全球最大超级充电站上海揭幕】全球最大的特斯拉超级充电站10月23日在上海浦东新区丁香国际商业中心正式开启服务。该超级充电站配备50个超级充电桩,可同时为50台特斯拉充电。目前,特斯拉已在华设立了超过700个超级充电桩,覆盖全国170座城市,并计划2018年前在华超级充电桩数量扩大到1000个,贯通全国各大区域连接线、自驾出行线路。(中国证券网)
2017年10月23日    12:07
【工信部:组织申报第一批智能制造系统】工信部装备工业司组织开展智能制造系统解决方案供应商申报工作。申报单位应为从事智能制造软、硬件装备和系统的设计、生产、安装、调试业务,并具备系统解决方案供应能力,主营收入在5000万元以上的产品供应商、服务提供商和系统集成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