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世界 > 要闻 > 正文

沙特与伊拉克破冰触动伊朗利益 中东“三国志”如何演变

2017年08月22日 17:33 来源于 财新网
可以听文章啦!
逊尼派大国沙特与什叶派人口居多的伊拉克修复关系,究竟是想借机实现与伊朗的和解,还是想将伊拉克变成沙特与伊朗两方影响力的角斗场?
近年来,随着沙特与伊拉克高层互访愈发频繁,僵持数十载的沙伊双边关系逐渐“破冰”。图/视觉中国

  【财新网】(记者 王自励)中东逊尼派大国沙特和什叶派人口居多的伊拉克,同属于阿拉伯世界,历史文化渊源相近,政治与经济利益休戚相关。然而,由于意识形态和伊斯兰教派纷争上的矛盾,两国关系长期处于僵冷状态。

  近年来,随着沙特与伊拉克高层互访愈发频繁,僵持数十载的沙伊双边关系逐渐“破冰”。2017年2月,沙特外交大臣朱拜尔访问伊拉克,是2003年以来沙特首次派遣外长级别高官访伊。6月和7月,伊拉克总理阿巴迪、伊内政部长卡西姆·阿拉吉也先后到访沙特。

  据《卫报》8月18日报道,沙特与伊拉克政府正在就一项新的协议展开磋商,旨在让沙特积极参与重建曾被极端组织“伊斯兰国”(IS)侵占过的伊拉克城市。据联合国估计,这项重建工作预计将耗资1000亿美元。

  与此同时,沙特与伊拉克之间关闭了27年之久的阿尔阿尔(Arar)陆路边境通道,也将很快得到开放。

  1990年海湾战争爆发后,沙特开始在外交上制衡萨达姆治下的伊拉克对海湾国家的潜在威胁,阿尔阿尔边境也随之关闭。此后,该边境每年只在穆斯林朝觐活动期间临时开放,以方便伊拉克穆斯林前往沙特麦加朝觐。

  据沙特当地媒体报道,沙特与伊拉克两国官员已于8月14日前往阿尔阿尔边境视察。沙特驻伊拉克使馆代办Abdul Aziz al-Shammari 8月15日表示,“即将开放的(阿尔阿尔)边境通道,将专门用于贸易运输。”

  据路透社报道,沙特开放与伊拉克边境的决定,源自于不久之前,沙特王储穆罕默德·本·萨勒曼与伊拉克伊斯兰教什叶派领袖穆克塔达·萨德尔(Moqtada al-Sadr)之间,一次颇为罕见的会谈。

  7月30日,在伊拉克底层什叶派民众中极具声望的萨德尔,突然造访由逊尼派主导的沙特,并获得了沙特王储的热情接待,令国际社会大感惊讶。

  萨德尔来自于伊拉克当地一个相当有影响力的什叶派家族。他曾因公开反对沙特的主要盟友美国,遭到美方追捕,随后在伊朗流亡长达3年。2003年伊拉克战争期间,萨德尔曾组建一支私人民兵组织“马赫迪军”,号召伊拉克人拿起武器,将美军赶出伊拉克。

  据萨德尔办公室发布的声明,萨德尔此行是“应邀”到访沙特。此次访问后,沙特政府承诺向伊拉克政府捐资1000万美元,并同意在伊拉克中南部的什叶派核心地区投资。开放阿尔阿尔边境以促进沙伊双边贸易,也是此访预期促成的目标之一。

  “我们对沙特和伊拉克关系取得的积极突破,感到非常高兴。我们希望,这将是阿拉伯─伊斯兰地区走出教派冲突的一次开端。”萨德尔办公室的声明写道。

  新加坡国立大学中东研究所资深研究员Fanar Haddad在《华盛顿邮报》撰文称,萨德尔此前一直被外界视为一名“得到什叶派平民和好战分子支持的、激进的宗教人士”;但近年来,他已逐渐将自身形象塑造成温和的、拥护变革的伊拉克民族主义者。萨德尔沙特之行背后的政治意图,因此格外引人瞩目。

  另一方面,随着近年来国际油价的持续走低,沙特经济结构单一的弊端凸显,王室财富缩水严重。而在外交上,曾多番驱动中东地缘博弈的沙特,也不可避免地受到叙利亚战争、也门战争等地区冲突局势的牵制。

  分析者指出,沙特在这个“内外交困”的时间节点上,开始调整对伊拉克的政策,并主动拉近与伊拉克什叶派人士的关系,或许意味着,这个中东逊尼派大国在外交战略上,尤其是对待以伊朗为首的中东什叶派群体的政策立场上,已开始发生微妙的变化。

  沙特与伊拉克修好各有所图

  自20世纪末以来,沙特与伊拉克之间一直龃龉不断。1980年两伊战争结束后,军事力量急剧膨胀的伊拉克,开始被沙特视为威胁。1990年伊拉克萨达姆政权进攻科威特,令包括沙特在内的整个海湾地区国家都感到了冲击。应对萨达姆强人统治下的伊拉克的威胁,也成为沙特当时的一项外交政策重点。

  中东地区根深蒂固的教派对立,同样深刻影响着沙伊关系的历史发展。与沙特东北部接壤的伊拉克,主体人口为什叶派阿拉伯穆斯林。2003年美国发动第二次伊拉克战争、推翻逊尼派萨达姆政权的统治后,占人口多数的什叶派人士开始主导伊拉克政治,这让自视为逊尼派阵营领导者的沙特一直颇感忌惮。

  沙特历来怀疑,如今由什叶派人士掌权的伊拉克政府,受到了它的什叶派邻国——伊朗的幕后操纵。沙特与伊朗,一个自诩为逊尼派“老大哥”,一个自称“什叶派共主”,两国之间的冲突近年来愈发白热化。在此背景下,伊朗与伊拉克之间政治、经济、军事、宗教文化联系的日益增强,更令沙特感到担忧。

  “就算不说伊朗是伊拉克最主要的外部势力,那它也是对伊拉克影响最深的邻国之一。”新加坡南洋理工大学拉惹勒南国际研究院资深研究员多尔西(James Dorsey)对财新记者表示。

  多尔西有多年驻中东报道的媒体经验,曾两次获普利策新闻奖提名,目前的研究方向是中东北非地区的宗教与民族冲突问题。

  在他看来,正是因为伊朗与伊拉克和沙特两国之间,均具有颇为复杂的利益纠葛;才使得近期伊拉克什叶派领袖萨德尔的沙特之行,显得如此不同寻常。

  多尔西指出,萨德尔代表的,正是伊拉克国内一个“数量不断增长”的什叶派群体,他们既不愿意“完全拥抱伊朗”,也不想“与伊朗撕破脸”。而此次萨德尔突然造访沙特,便是希望通过与沙特等海湾地区的逊尼派国家拉近关系,制衡伊朗对伊拉克施加的影响。

  长期以来,伊拉克境内有多个由伊朗支持的什叶派民兵组织,他们与伊拉克政府军并肩作战,一同打击“伊斯兰国”(IS)的残余势力。随着曾被“伊斯兰国”占领的伊拉克第二大城市摩苏尔迎来解放,外界普遍认为“伊斯兰国”大势已去,萨德尔等部分伊拉克什叶派人士便开始主张,伊拉克政府应解散国内有伊朗背景的什叶派民兵组织,“显然,伊朗对此很不乐意。”

  而在叙利亚问题上,伊朗长期支持被外界指责“血腥镇压叙利亚人民”的叙利亚总统巴沙尔·阿萨德,也让以萨德尔为代表的部分伊拉克什叶派人士颇有微词。

  萨德尔本人更在今年4月公开呼吁称,阿萨德应“做出历史性的英勇决定”,主动放弃总统之位,以避免让叙利亚陷入更多战乱。这番言论,使得萨德尔成为第一个发声敦促阿萨德下台的伊拉克什叶派政治领袖。

  多尔西向财新记者指出,萨德尔看似与伊朗“对着干”的言谈举止,也应放在伊拉克即将在2018年迎来全国性议会选举的背景下来看。

  他说,“与沙特修复关系,显然将有助于伊拉克稳定国内政局,并推动伊拉克境内逊尼派人口的社会整合进程;但同时也存在风险,可能让伊拉克变成沙特与伊朗两方影响力对垒的另一个角斗场。”

  此前,由萨德尔领导的什叶派政党“萨德尔运动”(Sadrist Movement)曾透露称,该党将在2018年的竞选中,寻求建立一个能够团结伊拉克什叶派、逊尼派和库尔德人士的新政党联盟,以试图扭转在2003年萨达姆政权垮台后,伊拉克国内作为人口少数派的逊尼派阿拉伯人和库尔德人长期以来被边缘化的局面。

  多尔西称,作为什叶派宗教领袖的萨德尔,在公开言论中常以“民族国家”这样的世俗概念指称伊拉克,而避免采用“乌玛”(umma)这类指代穆斯林共同社区的宗教性词汇。这个细节或能进一步解释,萨德尔为何愿意不计教派矛盾,而争取与逊尼派的沙特进行合作。

  “‘乌玛’是一个跨越国界的广泛概念,而将伊拉克定义为民族国家,则意味着它有固定的边界。从这个意义上来说,他(萨德尔)提出的是一种民族主义的诉求。”多尔西表示。

  沙特对伊朗态度扑朔迷离

  谈及萨德尔受邀访问沙特,前沙特国务大臣Saad al-Jabri对《卫报》评论称,“这次访问是确保伊拉克重返阿拉伯世界、并得到友好伙伴支持的重要一步……同时,这也意味着,采取行动,限制伊朗长期以来试图主导伊拉克事务并传播教派主义思想的意图,已经成为必须。”

  在多尔西看来,沙特修复与伊拉克关系的努力,究竟传递出怎样的政策信号,目前尚不明朗。他向财新记者指出,地处两河流域的伊拉克石油储备丰富,即便经历过2003年战乱与“伊斯兰国”势力的肆虐,它在中东域内的地位依然举足轻重,“对于自视为伊斯兰世界领导者的沙特来说,与伊拉克拉近关系天然地符合其利益。”

  但同时,伊拉克也是一个以什叶派人口为主体的国家。而作为中东逊尼派大本营的沙特,即便是对待本国的什叶派人士也并不友好。2016年1月,沙特处死了本国知名的什叶派教士奈米尔,引发伊朗国内什叶派民众强烈抗议,最终导致沙特与伊朗断绝外交关系,两国关系至今尚未恢复。

  “沙特与伊拉克交好,究竟是想通过成为对伊拉克具有建设性作用的一支外部力量,最终实现与伊朗的和解;还是想全面击退伊朗在伊拉克的影响力?在此过程中,伊拉克会否变成与伊朗角力的新战场?这是真正重要的问题,但目前答案还不得而知。”多尔西表示。

  沙特近期被媒体爆出的一系列动作,已然引发了众多猜测。卡塔尔新闻网站“中东眼”(Middle East Eye)8月14日爆料称,据该媒体获得的数封阿联酋驻美大使Yousef al-Otaiba与三名前任美国官员之间的往来邮件显示,沙特与阿联酋或一直在寻求缓和与伊朗之间的紧张关系。

  据邮件信息,今年5月左右,沙特王储穆罕默德·本·萨勒曼曾向前美国驻以色列大使英迪克(Martin Indyk)和前美国总统国家安全事务助理哈德利(Stephen Hadley)“明确表态”称,他“希望(沙特)退出”此前由沙特牵头介入的也门战争,并且“能接受”(ok with)美国与伊朗接触,只要美国事先同沙特协调相应政策。

  但同样在5月,沙特王储在高调接受多家沙特电视频道采访时表示,由于什叶派企图“控制伊斯兰世界”的野心,沙特与伊朗之间并无对话空间。在此一个月之后,以沙特为首的中东多国便于6月5日突然宣布与另一个海湾逊尼派国家卡塔尔断交,起因便是卡塔尔国家元首据称在一次讲话中支持并赞扬了伊朗。

  更让外界对沙特的政策立场感到困惑的是,8月14日,伊拉克电视台援引伊拉克内政部长卡西姆·阿拉吉的说法称,沙特政府正在寻求伊拉克总理阿巴迪的帮助,希望通过他来帮助修补沙特和伊朗的关系。卡西姆说:“我们向伊朗方面转述了这一想法,伊朗方面对此持积极态度。”

  但消息传出后,沙特外交部立即于8月15日发表声明,否认有关沙特请求其他国家帮助斡旋与伊朗关系的传闻,称其对伊朗的态度“坚定不变”,沙特不会与“无视国际法和外交关系基本准则、干涉其他国家内政、不断散布谣言和破坏国际安全与和平的”伊朗进行任何形式的接近。

  多尔西称,“一直以来,沙特对伊朗的政策立场都是十分清晰的,那就是绝无对话的根基。直到最近,沙特的一系列举动,以及沙特领导人的言论,突然有了进行不同解读的空间。”

  他对财新记者表示,虽然作为旁观者,外界将难以获知上述变化的真正内涵;但沙特言行表现出的矛盾本身,也值得中东政情的观察者持续保持关注,“我们可以静观事态发展,但不应对此轻易下结论。”

责任编辑:徐和谦 | 版面编辑:刘潇
文章很值,赞赏激励一下
赞 赏
首席赞赏官虚位以待
赞赏是一种态度
  • 1
  • 3
  • 6
  • 12
  • 50
  • 108
其他金额
金额(元):
赞 赏
财新传媒版权所有。
如需刊登转载请点击右侧按钮,提交相关信息。经确认即可刊登转载。
推广

财新私房课
好课推荐

2017年10月20日    23:51
道指涨百点,金融业ETF创十年新高,美国参议院通过预算议案提振债券收益率。
2017年10月20日    23:37
在岸人民币兑美元夜盘收报6.6195,跌25点。
2017年10月20日    23:24
比特币涨逾5%,突破6000美元。据CNBC调查,近半数受访者认为比特币将超过一万美元。
2017年10月20日    23:03
螺纹钢、热轧卷板收跌1.8%、0.8%。
2017年10月20日    22:48
【对冲基金Third Point的丹-勒布看好美股】投资者信写道:“放松监管发生的很快,尽管税改仍在进行中,我们预计股市将继续走高,消费者、企业信心上升以及全球经济同步增长将推高股市。”勒布解释称经济增长改善原因是美元走弱、今年美联储货币政策较预期更为宽松。结果是,他尤其对美股感到乐观。Third Point旗下两基金今年前三季度收益分别为14.5%和23.0%。据对冲基金研究机构,行业收益均值为5.92%。
2017年10月20日    22:32
平安银行三季报显示,陆港通北上资金首次新进该股十大流通股东,持股市值约为17亿元。(中国基金报)
2017年10月20日    22:27
中国人民银行近日公布了2017年9月份金融机构存款数据显示,个人存款一个月回流银行1.04万亿元,整个三季度个人存款回流银行超过近5500亿元。(中国基金报)
2017年10月20日    21:58
摩根大通股价涨0.8%创历史新高;美银股价涨1.7%创2008年10月以来新高。
2017年10月20日    21:58
【证监会核发9家企业IPO批文,筹资总额不超过40亿元】分别为:江苏苏博特新材料股份有限公司、珀莱雅化妆品股份有限公司、宁波乐惠国际工程装备股份有限公司、上海剑桥、山东大业;陕西盘龙药业、广东海川智能机器、江苏怡达化学、江西新余国科。
2017年10月20日    21:46
中航黑豹:重大资产重组事项获证监会通过,10月23日复牌。
财新微信

热词推荐
宋卫平 非洲象 陈小鲁 东江环保 谢伏瞻 王珉 吴英 华兴资本 启东事件 马家辉 宏观调控 赵晗 胡和平 引力波 去杠杆